萨苏:中国炮兵击伤日本亲王之战 下

作者:easternstar 阅读(3469)

浦东中国炮兵部队的总指挥官,就是蔡中笏。

炮二旅在浦东前线出动了六门炮,淞沪战役打了三个月,回来一数还是六门炮,除了炮弹送给日本人了,毫发无伤,一号功臣就是这个蔡中笏。对日本人来说,这个对手实在让自己丢脸,哪怕是六门炮打掉一半呢,日军历次“全歼中国捣乱炮兵”的报告,也算是有个交待不是?偏偏是一门没少,这日军战报里头的水分可就大了去了。

日军的损失,可是板上钉钉,自己军报都承认的,挨了揍的有仓库,有军舰,有电台。。。还有亲王。说起来国军一般部队在淞沪战场损失极大,这种只占便宜不吃亏的部队堪称凤毛麟角,不由人不称奇。其实国民党军损失大很重要的原因是战术就不对,用射程,精度都不如三八式的汉阳造和日军打阵地战,还是在日军舰炮射程内(其实何应钦白崇禧陈诚多次劝要把阵地转移到预定的吴福锡澄国防工事去,蒋委员长咬死了一个“国际观瞻”是死活不肯撤啊),当然损失惨重了。炮二旅这个营怎么能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打出这个战果呢?和老蔡的战术对头,机动灵活,大有关系。

老蔡的招数其实很简单,就是“隐蔽出击,打了就跑”这八个字。

说来简单,做到可不容易,这背后正透出了蔡中笏的炮兵专业功底。“打了就跑”还好说,训练得好些,加快发射速度就可以了,反正博福斯山炮射击上就是易于搬运的家伙。而“隐蔽出击”可就不容易了,这炮兵阵地是那样好隐蔽的么?你一放炮人家还不会看到?何况日军还有侦察机助阵呢。老蔡有办法,他的炮布置十分分散,而且发射阵地和隐蔽阵地不在一个地方,平时把大炮隐藏在竹林,沟渠之中,任你狂轰滥炸,我不还击,你就找不到目标。等要打了拉出去就打 – 那你进入阵地不用试射么?老蔡还真不用试射。理由很有意思,第一是他训练出来的炮兵的确非常熟悉这种炮,训练有素,但这还不是主要的,关键是离目标近,黄浦江宽度很多地方只有三四百米,老蔡的炮都放到最前沿去打。离得近了,好的炮手的确不用试射命中率也不低。这就有点儿土八路大炮上刺刀的味道了。

点击看全图
博福斯山炮雄姿


那你放到那样前沿的地方,日本人不会发现么?嘿,老蔡还有绝招呢。他选择的炮阵地,都是日本人觉得特别别扭的。第一是老蔡选阵地必选附近有租界建筑的,日本人怕打了中立国的房子惹祸,跳着脚骂也不敢放开手脚还击 -- 这种事日本人骂得很厉害,意思是中国人狡猾狡猾的,不仗义,其实,他们自己也是这样干,日本海军在上海的旗舰出云号的泊位,就藏在英美烟草公司大楼的后面,让中国军队攻击它特别困难,利用中立国的大树乘凉,对各国军队来说,都是“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金科玉律;第二,就是老蔡选择的炮阵地都是日军看来人畜无害的地方,他绝不选对面就有日军目标的地儿 – 那种地方都有日本兵盯着呢,他选的炮兵阵地都是和要打的目标隔个山包大楼什么的。您说这样怎么打阿?又不是魔术师大卫克伯菲尔,难道能把山或者楼变跑了再打?这就是专家的能耐。博福斯山炮,偏巧就是一种弹道弯曲的武器,也就是说,打出去的炮弹是划一道抛物线,刚好绕过建筑物或者山包,落在日军头顶上开花 – 这还有个好处,要是对面有人朝你打炮,你肯定很容易发现敌人在哪儿,要是从脑瓜顶上掉下来个什么玩意儿,这是谁从哪儿扔出来的,可就难猜了。当年在大学宿舍喝酒,多次发生过有人往下扔酒瓶子误中各种目标的纪录,据萨所知,还没一个苦主能找到是谁干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往往是老蔡已经往人家脑袋顶上扔了一堆铁西瓜跑了,这边日本炮兵除了骂街以外还不知道朝哪边还击呢。

但是,您说就算扔篮球,也得知道篮筐在哪儿啊,隔着山,怎么看得见?

这就是老蔡另一个绝招了,他的炮还就是打得特别准。

原因是当时中国军队在黄浦江对面有一个秘密的炮兵观察所。

在哪儿?

就在刚才说过的那个掩护出云舰的英美烟草公司大楼里 – 谁叫它最高,看哪儿都一目了然呢?国民党军在黄浦江底下拉了一条水底电缆,在这大楼里悄悄放了一个炮兵观察组,专门给蔡中笏修正射击误差的。那边一开炮,这边的电话就过去了 – 偏左两个密位。。。偏右一个。。。中了,接着打。。。快走,鬼子军舰来了。。。 -- 这个损招到打完了仗日本人都没想明白。

倒不是蔡中笏故弄玄虚,他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日军炮兵开炮都是水上侦察机或者气球跟着校射的,中国炮兵可没这个指望,只好动脑筋了。

其实要是日军抓一个中国炮兵来问问,这个戏法也就没戏,不过,过江来抓老蔡的手下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右翼兵团司令长官张发奎上将爱死了这支炮兵,一个营的炮兵愣派了一个团的步兵掩护 – 而且这个团还不是一般的团,这个团是五十七师的主力团。五十七师何许人也?熟悉抗战史的朋友可能知道,后来余程万大战常德的“虎贲”部队啊!要说这个您可能还觉得陌生,整编七十四军,张灵甫,孟良崮,有印象没有?国民党军五大主力的七十四军,就是后来由五十七师,五十一师,五十八师组成的!这绝对是国民党军王牌中的王牌,就派来干个警卫的活,还能让你日本人偷走我的炮兵弟兄?

要说张发奎对这点炮兵,那可是发自内心的爱护。张上将有清晨看报纸的习惯,一天看到一条新闻,马上拍案而起,让人通知蔡中笏立即转移阵地。原来,这是一个记者采访“神炮”部队,居然拍了照片放上头版,张将军马上反应过来 – 如果日本人看了这张照片,肯定会按图索骥来炸我的炮阿!果然,刚刚转移,日军轰炸机和重炮就发飙了,一时黄浦江右岸所有的竹林几乎被荡平 – 这都是因为那记者的照片上用了竹林作背景的缘故,可见日军队这支中国军队何等恨之入骨

咱们自己说 – 这皇军好煞气阿,照片上有竹子就把竹林都给炸了,那要是照片上有个厕所,还不得把整个上海的粪坑都给崩了阿?

总之,摊上蔡中笏这样一个“老炮”,再摊上张发奎这样一个鼎力协助的上司,浦东的日本兵要有好日子过,那才没有天理了。

说了半天,这蔡中笏到底何许人也?淞沪战役,中日双方投入兵力数十万,蔡中笏一个小小的旅长,似乎也快赶上“芝麻绿豆大的官儿”这种水平了。不过,这个旅长可不同于一般的旅长,说起来,国军在淞沪战区的实际总指挥官陈诚上将,还是他的老部下呢。

蔡中笏,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炮科,堪称国民党军炮兵元老,先后追随过黄兴,孙中山,黄埔军校成立时任少校教官,是北伐军炮兵部队总指挥官。此人虽然资格老,但一生大起大落,忽而当中将师长,炮兵司令,忽而离开部队去教书摆摊,而且这种起落都不是因为政治上站错队之类的大问题,境遇之奇,也算天下少有了。前面说到他教数学,就是在许崇智军中干得不快,二一年干脆去当了教书匠的事情。这一次击伤伏见宫,可说是他布的局,但是遗憾的是真正开打的时候,他已经被调回南京做炮校高级研究员去了,又开始了新的一轮起落轮回。

如此老资格的人物,为何屡次失意呢?据说是人缘不好。蔡本人性格极为随和,很受学生爱戴,在家里也是好丈夫一流,为何会人缘不好?

起因是酒。蔡中笏做了将军,却无酒不欢,是国民党军中典型的酒鬼。要说好饮倒也不算大毛病,叶挺也能喝,而且和蔡中笏还是不错的酒友,人家就是国共两党都抢着拉的,问题是老蔡还有个毛病是没有老叶的酒量,经常喝醉误事,而且一旦喝多就会胡说八道,口中无德,专爱在这种时候讨论上司的祖宗。这种人要是能被上峰喜欢那才奇怪呢。据说这次淞沪前线被解职,就是因为总长何应钦来视察的时候老蔡喝得不省人事,而何蔡一直心有芥蒂 – 蔡不喜欢何,是因为记恨黄埔军校成立时何嫌老蔡个子矮,硬要给他降级使用,蔡酒后经常大骂何应钦挤兑自己;何不喜欢蔡,倒不是因为他骂人,而是因为他和自己的政敌陈诚交好。老蔡是个搞技术出身的,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犟脾气,一跟别人吵架就撂挑子脱军装,自然大起大落多些。

那么,为何老蔡又能屡次东山再起呢?起因是他的技术好。在炮兵专业说起来陈诚的技术不错,有三炮起家之说。陈在东征军中担任炮兵连长的时候,营长就是蔡中笏。要论起放炮的技术来,陈诚还真比不上这个学长兼顶头上司。陈诚三炮起家,不过是炸死几个陈炯明的敢死队,蔡中笏呢?照孙元良的回忆,则有一炮炸死敌军师长的传奇经历。孙的回忆是这样的 – “红鼻子的蔡忠笏老师成为全军崇拜的明星……他使用火炮决心迅速,放列快而命中准确。我们在火线上的战士只要听到他的炮声,不由得不齐起欢呼,争先前进。反动的滇军师长赵成樑在广九铁路上与我们作战时,被蔡老师一炮轰死!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一整师滇军就被打垮了。”那个时代内战外战不断,这样一个炮兵专家,自然是让人捏着鼻子也忍不住要用喽。所以蔡降职以后,想出山的时候,只要上军中逛两圈,就自会有人抱着将军服找上门来。

有资料记载,蔡中笏曾参加过抗战后国民党裁编人员组织的“哭陵”活动,后来“穷困潦倒而死”。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蔡虽然参加了哭陵,但主要是为自己失业的学生们请愿,他本人的生活并不困难。蔡中笏在解放后历经镇反等活动,因他军中人脉极广,共产党对他也并未赶尽杀绝,一直活到一九六一年辞世。蔡的外孙女吴楚,则作了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的教授。

要说,蔡中笏好酒的确是军人不应该有的毛病,但怎样能用好这样有毛病的人才,也真是一门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