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这么怕犯错?

作者:万维钢 阅读(207)

我最近看到有人发了这么一条推特。他说 2010 年底的时候,凯文·凯利的《失控》这本书在中国特别火,大家都在讨论,但是他觉得流行的东西都可能名过其实,于是当时他就给十年后的自己发了一个提醒消息,说如果到时候这本书还是很热门,他再读。今年他收到了这条提醒,结果他感觉《失控》、包括凯文·凯利果然都已经过气了,很庆幸自己当初没读这本书。

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读书观念。

《失控》其实是本好书。凯文·凯利是个思想家,他根本就不存在过气不过气的问题。而且就算是一本流行一时就过气的书,也可能反映了当时的一个时代精神,而你错过那本书就可能错过了比如说九年前的一个机会。更何况思想是积累出来的。如果你十年前读过《失控》,以那本书为起点,也许今天你的思想已经在当初凯文·凯利的基础上再提高了一大块 —— 可是因为你没有读,你连起点都没达到。

这不是具体哪一本书的事儿,是这个人的读书系统不行。真正的读书人不能只想读好书,不能害怕把浪费时间在“坏书”上。

因为如果你不敢读坏书,就不能确保读到好书。

*

这里我想对比两种思维模式,也可以叫两种心态。

只想做“对”的事儿,可以称之为“优等生心态”。这种思维就好像学校里那些好学生一样,希望在每一门功课都取得好成绩,害怕有短板。这样的人做十件事,他指望把其中至少九件做好,然后还会为没做好的那一件表示道歉。

生活中的确有大量的工作岗位需要优等生心态。如果你是一个客机飞行员,你必须把每一趟都飞好,不容有失。如果你是一位老师,你得把每堂课都讲好,你得善待每一个学生。如果你是个厨师,你也得尽量让每道菜都体现高水平。

优等生心态害怕犯错误,认为所有的失败都应该接受指责,所有的浪费都应该反省。

但优等生心态其实是职员思维。你做的事儿都是安排好必须做的。那如果现在不知道该做哪件事儿,不知道每一件事的后果会怎样。如果你是一个企业家、投资人或者领导者,你得从一大堆可能有好处的事儿中挑选几件,这个职员思维就不行了。

你需要“寻宝者思维”。

我们继续讲摩根·豪泽尔的《金钱心理学》。这本书的主题比较松散,有的说怎么赚钱,有的说怎么花钱,有的说怎么省钱,有很多思想你可能早就熟悉了。我们不全讲,挑选几个最有意思的。

这一讲的主题是如果你不想靠固定工资致富,那你需要换一个系统。你需要把职员思维换成寻宝者思维。

*

做投资的人都知道,投资组合都有强烈的尾部效应。往往你投的项目大部分都不成功,但是有少数会是极端的成功,而你几乎所有的收益,都来自那些极端成功的项目。这个效应是投资中的“80/20法则”。而且这个“投资”是广义的,并不限于股票交易。

比如艺术品。你可能觉得那些买卖艺术品赚了大钱的人成功的关键是眼光好,知道哪个艺术家将来会红,买古董专门捡漏,其实不是。艺术品投资的关键不是捡漏,而是走*量*。

你得在毕加索这样的人还没有如此出名、作品还没有如此值钱的时候,就买入,等到特别值钱的时候再卖出。可是既然当时毕加索还没有那么出名,你又怎么知道他能不能出名呢?所以你只能多买。你的策略是把看着差不多、感觉有前途的都买下来 —— 历史会证明这些作品大部分都不会成为什么“爆款”,但是只要其中有那么几个成了爆款,对你就足够了。

寻宝者思维的关键就是要广撒网。你估计这一片矿山中可能有宝石,那你能说我只探索其中有宝石的那个地方吗?你能说我只买有宝石的那个坑吗?你必须把这一大片都控制起来才行。足球学校、明星经纪、版权代理、IP改编,全都是这个思路。

你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我敢打赌,你一定低估了这个效应有多么强烈。

*

比如风险投资。我们设想你投了 100 个项目,你能不能估计一下,其中成功和失败的比例大概是多少?豪泽尔列举了一项研究。统计从 2004 年到 2014 年间 21000 个风险投资项目,发现其中 ——

65% 的项目是赔钱的;

2.5% 的项目增长了 10-20 倍;

1% 的项目增长超过了 20 倍;

而有 0.5% 的项目,也就是说 21000 个项目中有大约 100 个,最后赚了超过 50 倍。

这才是风投的真实情况。你想要抓一个能赚 10 倍以上的项目,概率只有 3.5%。你要是万一运气不好,正好错过了那几个特别成功的项目,你的风投事业就会惨败。当你看到别人一个项目赚了几十倍的时候,你得知道他别的项目可能都赔了。

*

那你说风投的风险太大,我不投创业公司,我只投那些成熟的、已经上市的公司行不行?情况其实差不多。我们专栏前面讲了,成功上市并不能让一个公司从此长治久安,该失败还是会失败 [1]。JP摩根资产管理选了 3000 家优秀公司,弄了个“罗素 3000 指数(Russell 3000 Index)”。它统计了从 1980 年到 2014 年间,这些公司的表现,结果是 ——

其中 40% 的公司,市值下跌超过 70% ,而且再也没缓过来,等于彻底失败了;

罗素 3000 指数几乎全部的收益,来自于其中 7% 的公司。

这是同样的故事:极少数特别成功,给你带来所有的收入;其余的要么不挣钱,要么就是赔钱。

请注意这 3000 家公司已经是优选出来的了,仍然有这么高的失败率。而这个高失败率可不仅限于新兴行业。高科技公司的失败率是 57%,电信公司的失败率是 51%……而且就连最稳定的、那些从事电力、供水、交通的公用事业公司,也有 13% 的失败率。

失败是普遍的,成功是罕见的。

*

那你说,不对,这还是眼光的问题。精英日课专栏不是讲了吗?要想提高优异数,最好的办法是提升均值,把正态分布的曲线往右端移动一点 [2]。没错,但是别人已经这么做了。

比如我们不看指数,我们看巴菲特。巴菲特绝对是选股高手吧?巴菲特在 2013 年的股东大会上说,他一生之中大概拥有过 400-500 支股票,而他的大部分钱都是从其中 10 支股票中赚的。查理·芒格马上补充了一句,说如果你把我们伯克希尔最成功的几笔投资拿掉,我们投资成绩就是非常平庸的。

“眼光”是有上限的。最终你还是得靠放量。

*

即使在那些已经是优中选优、最成功的公司内部,也有很多不成功的项目,成功的项目也是极少数。

在标准普尔指数的 500 家公司之中,亚马逊一家贡献了整个指数 6% 的回报率,苹果则贡献了 7%。那你说是不是亚马逊和苹果公司的大部分项目都是成功的?不是,他们的大部分项目都不成功。苹果公司的收入大头来自 iPhone 这一个项目。亚马逊的收入大头来自 Prime 用户和网络服务这两个项目。

再比如说迪士尼。迪士尼早期是非常艰难的,创始人华特·迪士尼对电影品质超级讲究,喜欢搞大投资、大制作,结果他制作的绝大部分电影都赔钱。1930 年代,迪士尼拍了超过 400 部动画片,几乎全都失败了。

但是其中有一部大获成功。

那就是《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这一部动画片,就在 1938 年的上半年给迪士尼带来了 800 万美元的收入。这些钱足够挽回前面所有的损失,并且大赚一笔,而且让公司升级扩容。

现在我们固然可以说,华特·迪士尼是个天才!他的理念是对的!正因为有这样大制作的理念公司才大获成功!

……可是,华特·迪士尼也许不敢想象,如果没有《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他的公司会是什么样子。

一部。

成败就差这一部。

*

我们这是一个“好东西”分布非常不均匀的世界。

在你的一生之中,对你影响最深的可能就几本书。决定你前途的可能就是一两项技能。改变你命运的可能就那么几件事。对你最重要的也许只有几个人。

错过他们,是你不可接受的损失;可是你非常容易错过他们。那你怎么办呢?

一方面当然你要提高判断力和把事做好的能力。你首先得能选择那些潜在的好东西,并且要努力去做好。为了提高平均成功率,你需要学习和模仿,需要请高手给你推荐。但是这些都是有限的。世界上并没有选择好东西的固定算法,这就是为什么巴菲特选股也大多不好使。而且就算别人说好,也不一定适合你。你是独一无二的,只能自己选择。

百货业之父约翰·沃纳梅克有句名言:「我知道在广告上的投资有一半是无用的,但问题是我不知道是哪一半。」套用这句话,我们大约可以说,在你面对的所有选择之中,也许只有 1% 是最好最适合你的,但是你不知道是哪 1%。

所以你必须放量。别指望奇迹,没有量就没有一切。查理·芒格为什么一天到晚都在看报表?他没办法。他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只看不买,他得看过很多很多才能选中一个。我们讲过巴拉巴西的《成功公式》 [3],那些最成功的科学家为什么能做出特别重大的发现?并不是因为他们多聪明,更主要的是因为他们尝试得足够多。

我还看过 2015 年的一项研究 [4],说那些特别能产生创造性想法的人,为什么那么有创造性呢?研究考察了他们大脑的思考方式,结果最关键是他们的想法多。因为想得多,所以才容易想到最有创造性的那一个。是数量,带来了质量。

我为什么知道这个研究?因为我看的研究多。我就跟查理·芒格整天看报表一样整天都在给精英日课找选题。而这个研究还不够自己做一个单独的选题,只能放在这里做个辅助的证据。

事实上我挥霍掉了很多潜在的好选题。但那并不是浪费,那只是没有入选。这其实也是演化思维,所谓失败其实应该叫尝试。你就得广撒网、多尝试、扩大搜索范围,不怕浪费时间和金钱,才能确保找到最好的那几个。

如果你只想做对的事、做被历史证明可行的事,你的路会越走越窄。Netflix 的 CEO 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有时候会故意砍掉一些明知道能收回成本的大制作影片。这样的片往往是成熟的题材,只要你投入足够多,收看率就能保证。但是同样的题材拍得太多就会重复,观众迟早会厌烦。Netflix 的策略是宁可少拍几部大制作,把钱省下来去投资一些探索性的、冒险性的项目。一些观众可能会不喜欢,可能看了之后会一怒之下取消订阅 —— 但是哈斯廷斯恰恰希望能激怒一些观众,他认为现在取消订阅的人太少了。

抓好东西往往还意味着出手要快。有时候不能想太多、不能指望谋定而后动,而应该“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再说”。

我的感慨是人们搜索好东西的主动性太低。体制化的学校教育和按部就班的工作把人驯服得太老实了。你不能等着好东西来找你,你得主动去找它们才行。就好像打游戏一样,到任何地方都要先搜索一番,看看有没有宝物!

这不仅仅是投资的事儿。一个小说好不好看、一个游戏好不好玩,有时候就取决于其中有没有宝物。真正的宝物往往不是一分钱一分货买来的,而是你搜寻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