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丝红牛家族的隐秘大案:撞死警察逍遥法外,撕毁50年合约牟取暴利!

作者:光环财经 阅读(227)

2012年9月3日凌晨,一个叫格兰普洛斯的泰国警察,骑着警车,在曼谷的市中心道路上巡逻。

格兰普洛斯是泰国农村的穷孩子,凭个人努力考上大学,当上了一名警察。

父母的养老全靠他一人,他还有一个患癌症的姐姐要他出钱治疗;此外,他还要供一个侄子念大学。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格兰普洛斯是一家人的希望。然而,这个希望,即将被一个豪门太子扼杀。

在格兰普洛斯的警车正后方,27岁的沃拉育驾驶着一辆黑色的法拉利,以170码的速度,疾驰而来。

一瞬间,电光火石,格兰普洛斯车毁人亡。

法拉利车头撞坏,但沃拉育并没有停车,而是将格兰普洛斯拖行100米,待尸体脱离车底后,扬长而去

第二天,警察根据路上留下的油滴,寻迹而来,找到了泰国红牛家族的豪华庄园。

庄园的司机被许家交给了警方,但从前言不搭后语的笔录中,警方看出了破绽。

万般无奈之下,许家交出了沃拉育,警察抽血检测后,发现了过量的酒精和可卡因。

“红牛太子爷”:沃拉育

于是,泰国检方以超速、危险驾驶、肇事致人死亡后逃逸对沃拉育提出指控。

但是,没多久,沃拉育被他的父亲以50万泰铢保释,然而坐着私人飞机,逃到了英国伦敦。

沃拉育开始了海外流亡(潇洒)生活,整个泰国的公检法系统,拿他丝毫没有办法。

全因沃拉育是红牛帝国创始人许书标的长孙,泰国天丝集团的第三代传人。

然而,就在沃拉育肇事逃逸6个月前,90岁许书标与世长辞

许书标去世没多久,就拉开了红牛家族的两个惊天大案!

一、

1922年,许书标在海南文昌出生。

当时旧中国的海南一片破败,时局混乱,为了生存,许书标的父亲不得不下南洋谋生。

1924年,许书标的父亲在泰国站稳脚跟,于是托人将2岁的许书标,以及一家人,带到了泰国。

许书标一家人,就靠父亲和母亲养鸭子,顺带贩卖点水果为生。由于兄弟姐妹众多,许书标很小就参与到父亲的生意之中,从小就锻炼了经商头脑。

20岁的时候,许书标出来工作,找了一个份公交车售票员的工作。

这份工作许书标没干多久,就去到曼谷的一家药店,做销售员。正是这份工作,让许书标熟悉了医药行业,并积累了一笔创业资金。

1962年,40岁的许书标自立门户,成立了天丝制药厂。说是制药厂,其实就是一个家庭小作坊。

像天丝制药厂这样的工厂,泰国有很多,由于门槛很低,竞争异常激烈,许书标的生意并无太大起色。

许书标一直寻求突破口,一款独一无二的产品,是他梦寐以求的。

虽然许书标文化水平不高,但他善于学习。开了药厂,就自己研发新药品。

1978年,56岁的许书标,用维生素B、咖啡因、糖和水等原料,研制出了一款滋补性饮料。

许书标将这款饮料命名为"Red Bull“,翻译成中文也就是后来的红牛,但当时并没有”红牛“这个中文名。

许书标

红牛的主要客户是上夜班的工人,还有卡车司机,可以帮助他们提神。

但起初顾客都不相信,也不愿意花冤枉钱购买,许书标就一瓶一瓶免费送给他们。

顾客使用后,感觉效果奇好,成为了忠实用户,形成口碑之后,红牛很快就风靡泰国了。

于是,许书标趁机扩大生产规模,迅速占领了东南亚市场。

许书标50多岁创业成功,算是大器晚成,但这不是结束,而他的创业故事才刚刚开始。

在两个男人的帮助下,许书标的红牛,将风靡全球。

二、

1982年,奥地利商人马特施茨去香港出差,由于倒时差犯困,他就买了一瓶红牛。

红牛独特的口味,优秀的提神效果,让马特施茨为之一振,他看到红牛在香港卖得不错,于是萌生了将红牛卖往欧洲的想法。

马特施茨来到泰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许书标。

两人见面之后,马特施茨口气很大,说要帮助许书标,把红牛卖向全世界。

许书标打量着这个外国商人,说自己能搞定亚洲市场,苦于欧洲市场无法打开。

马特施茨立马表态,可以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迅速打开欧洲市场。

聪明绝顶的马特施茨,并不想只做红牛在欧洲的代理,那样极有可能在品牌做大之后,被厂商一脚踹开。

在马特施茨的游说之下,许书标同意成立合资公司。

奥地利红牛创始人:马特施茨

1984年,红牛集团成立,许书标和马特施茨各占49%的股份,还有2%归许书标的儿子许书恩所有。

许书标依然是红牛配方和商标的所有人,负责经营合资公司的亚洲市场,欧洲市场则由马特施茨全权负责。

然而,欧洲人刚开始并不待见红牛这款饮料,耕耘了几年,欧洲市场依然没有起色。

1987年,马特施茨重新将红牛定位为高端饮料,开始赞助欧洲的一些极限运动。

真正让红牛走红的,是马特施茨找到了一个法拉利车队的好友,让好友拿着红牛外出跑步。

这一幕被媒体拍到,并在各大电视台播出,红牛正式出圈,一炮走红。

红牛由此打开欧洲市场,销量与日俱增,马特施茨后来凭借着红牛集团的股份,以200多亿美元的身家,成为了奥地利首富。

许书标日后也曾凭借红牛的盈利,坐上过泰国首富的宝座。

然而,一罐小小的红牛,不仅造就了两个首富,还将在中国打造一个超级富豪。

三、

1954年,山东莱州有一个叫严彬的娃娃,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族出生。

严彬从小就开始放牛,天天饿肚子,初中毕业后,不得不辍学参加工作。

为了谋生,为了填饱肚子,严彬下南洋来到泰国,只求能找到一个收留他的工作。

严彬到一家餐饮店做了学徒,手脚勤快,获得老板赏识。

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严彬攒下了一笔资金,在30岁那一年,在曼谷买了一套房。

随着曼谷的房价暴涨,严彬卖掉手中的房产,获得了创业的第一桶金。看到泰国房地产行业兴起,严彬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公司,也就是后来的华彬集团。

经过几年的发展,华彬集团成了泰国知名的房地产开发商。

中国红牛创始人:严彬

功成名就之后,严彬开始回国投资,在国内房地产低迷之际,在北京买下一栋烂尾楼,升级改造后成为了知名的华彬国际大厦。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许书标带着家人,第一次回到家乡海南,并投巨资成立了海南红牛。

但是,许书标在中国没有任何根基,也没有人脉关系,红牛的功能饮料在中国没有标准,拿不到生产许可证。

怀着一颗回报家乡的心,没想到却铩羽而归,这让许书标意兴阑珊

机缘巧合之下,严彬找到了许书标,愿意帮他拓展中国市场。

两个人一拍即合,对许书标来说,中国市场一直打不进去,有人愿意打前阵再好不过。

1995年,严彬在中国做生意也算是长袖善舞,为了获得产品批文,他引入两家国企作为股东,并与许书标成立合资公司中泰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后称中国红牛),和天丝集团签订了一份长达50年的合作协议。

这份协议对许书标来说,是稳赚不赔。泰国天丝集团可以向中国红牛收取原料和配方费用,旗下的海南红牛可以作为代工厂,而且他们还占有中国红牛的股份。

获得了在中国销售红牛的唯一授权,在严彬的努力下,通过多次调整配方,红牛终于拿到了国家的生产许可。

但在注册商标的时候,严彬发现两头牛斗牛的图案已被注册。不得已,严彬个人垫款30万,经过多次谈判,买断了这个商标的所有权。

1996年,中国红牛正式投产、开业。

为了打开知名度,严彬在当年的央视春晚,投放了广告。然而,仅仅一句“红牛来到中国”,并没有引起亿万中国人的关注。

上市前两年,严彬投入了2亿元的广告费,但红牛的销量依然不见起色。

两家国企股东熬不住要退出,严彬抵押了个人所有资产,以3.5倍的估值,全部接盘。

严彬孤注一掷,中国红牛成,他就成;中国红牛败,他就回到解放前。

四、

中国红牛的转机,来自于一次全面的升级和营销转变。

为了迎合中国消费者的喜好,严彬将红牛的包装换成了金色罐子,并且在营销中回归功能饮料的本质,打出了“渴了要喝红牛,累了困了更要喝红牛”的广告语。

升级前后红牛包装

在新一轮铺天盖地的宣传中,红牛的知名度渐渐在中国打开了,销量开始迅速上升。

此后,中国红牛又推出了一系列经典的广告语,“有能量无限量”、“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彻底让红牛火出天际。

2003年,红牛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了惊人的3亿元,坐上了中国功能饮料的头把交椅。

随后,中国红牛的销量一骑绝尘,2004年达到10亿,2010年突破50亿,2012年突破100亿。

严彬赚得盆满钵满,以780亿的个人财富,登上了中国百富榜。

许书标的天丝集团,同样获利颇丰,仅仅通过出售原材料和提成费用,就赚到不少于30亿元。

这次的合作,完全超乎了许书标的预料。

许书标一直与严彬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投钱得钱,投气得气。

然而,这种互利共赢的默契合作,随着许书标的健康每况愈下,悄然发生变化。

2012年3月17日,90岁的许书标因年老体衰与世长辞

6个月之后,许书标的长孙沃拉育,酒后驾着法拉利,制造了文章开头所述的追尾命案。

泰国警方还原事故现场

一向躲在媒体聚光灯后面,信奉闷声发大财的许家,居然以此丑闻,被迫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

事故发生后,沃拉育被父亲保释,然后送往英国伦敦。沃拉育在国外照样开着豪车,住着豪宅,过着奢侈的生活。

此外,许家还找到了一个关键证人,他可以证明沃拉育行驶的速度为79码,而且是由于警车非法变道,导致事故的发生。

在这名证人的作用下,沃拉育的车速被修改为79码,从而可以逃避超速驾驶的指控。

许家还聘请了最强大的律师团,将沃拉育血液酒精超标的原因,说成是发生事故之后,沃拉育回到家里,为了镇定喝下了父亲的酒。

至于沃拉育血液中的可卡因成分,则被律师说成在事故几天前,他刚刚看了牙科,是医生使用了麻药。

对于泰国法庭的传唤,沃拉育则以各种奇葩理由,包括生病、人在海外、诉讼时效性已过等,进行花式拖延。

一直拖到2017年4月28日,沃拉育第8次拒绝出庭,泰国法院批准了针对沃拉育的逮捕令。

4个月后,国际刑警组织应泰国警方的要求,发布了针对沃拉育的“红色通缉令”。

然而,没多久这份红色通缉令就被撤下了,泰国警方也是一脸懵逼,不知道为什么会撤下。

2020年7月,泰国警方证实,在总检察长的批示下,泰国当局撤销了对沃拉育的一切指控。

没多久,已经没有存在价值的那个关键证人,在一次车祸中离奇丧生。

种种巧合凑在一起,让人浮想联翩

许家的这起惊天大案,引起了泰国人民愤怒,他们发起抵制红牛的运动,反对富人用钱开道,躲避法律的制裁。

这是许书标死后,许家的第一大案,另外一个案子,则发生在中国。

五、

许书恩接手天丝集团之后,没有了许书标与严彬的情谊,眼看中国红牛成为一颗参天大树,分外眼红。

中国红牛成立之初,限于当时的政策,外资参与的企业营业期限只有20年。

2016年,天丝集团宣称与中国红牛的合作到期,并与广州曜能量展开合作,通过后者拿到了保健品批文。

2019年5月,天丝集团通过广州曜能量,正式推出了“红牛安奈吉饮料”。

6个月之后,天丝集团又向中国市场,推出原装进口的”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

为了与严彬血拼,天丝集团挖走了跟随严彬十多年的高层团队,与中国红牛针锋相对,甚至要求零售商,将“红牛安奈吉饮料”、“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必须与“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摆在一起,以让消费迷惑。

从左到右:泰国进口、中国红牛、红牛安奈吉

为了置中国红牛于死地,天丝集团作为大股东,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强制停产清算。那是因为中国红牛的经营期限,只有20年。

然而,这一请求,经过多次诉讼,最终被北京高院驳回。

中国红牛逃过了被清算的命运,但其背后的危机并没有解除,后续还会有打不完的官司和商战。

中国红牛是严彬一手做大的品牌,金色的外包装设计也是出自严彬之手。

曾经在中国名不经传的“瑞德步”(RedBull),被严彬打造成品牌价值500亿,年销售额228亿元的巨牛之后,股东之间的天平开始倾斜,谁都想在这头牛上多分一点肉。

然而,多年的诉讼,让中国红牛的市场占有率不断下降。

天丝集团的进口红牛以及红牛安奈吉,已经与中国红牛兄弟相残;

此外,天丝集团参股的奥地利红牛,也已经进入到中国市场,不做营销、不开发渠道,只为占坑,虎视眈眈

他们像野兽一样,当中国红牛这头巨牛倒下,就会一哄而上,在中国红牛身上狠狠地咬下一块肉。

中国红牛的命运走向,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