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俞闲话丨活成大先生的境界

作者:老俞闲话 阅读(129)
 (本文内容节选自2021年5月23日晚“抖音”APP上直播文字实录)

  我谈一谈本周去世的两位院士老人,我们也把他们叫国士。两位老先生,一位是袁隆平,一位是吴孟超,两个人同一天去世。这两天我们也看到了全国人民和长沙人民自动自发纪念袁先生的各种视频报道,包括灵车走过的时候,大家自发地在马路边上送行,途径的汽车一起鸣笛表示敬意。

  我想通过这两位老先生的平生,来谈一谈一个人大概一生应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和状态?

  袁隆平、吴孟超两位先生都是拥有家国情怀和使命感的人。一个拥有使命感和家国情怀的人,经过自己的努力,几乎必然能够做出超出一般普通人的贡献。从原来的两弹一星的元勋,到袁隆平、吴孟超这些人的成就,都可以看出来,一个人拥有使命感,觉得应该为国为民多做点事情。有家国情怀这样的人,一般来说内心的动力比较充足。

  因为从心理学上来说,一个人要取得成就,通常两种感觉,一个叫使命感,就是从小给自己赋予使命的人,从小对自己赋予使命的人,更加容易做出有成就的事情来。第二个就是内驱力,一个人有了内驱力,自己就是发动机,自己就是一团火,往前推动自己生命前行,就会变得比较容易。外在的推动力都是难以持久的,最终都会熄火,或者说最后都会停止。但是如果有内驱力,而且自己不断能够加油,取得成就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凡是取得大成就的人,一般来说都是使命感加上内驱力所带来的结果。所以从培养孩子的角度来说,我们家长从小对孩子如何培养他们的使命感和内驱力,真的特别重要。所谓的一个有着成长使命的人,必然能够让自己愿意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

  凡是有使命感和内驱力的人,通常会带来另外一种能力。这种能力是什么呢?就是遇到困难、痛苦、挫折一般不会退缩,因为他的精神力量超出了困难本身。这有点像孟子所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很多取得成功的人,他们会认为,眼前碰到的挫折和困难是为了让自己实现更好的目标所设置的考验,这种力量能够鼓励他们风雨兼程,继续前行。

  一般的普通人,如果没有一个使命和目标,很容易就会被当前所遇到的困难、挫折或者痛苦给拖垮。你会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全部,这就是自己的命。但那些有远大抱负的人会觉得,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使命,只有经过苦难或不幸才能达到更高的境界,有点像为了信仰苦修一样。袁隆平在文革的时候也受了不少苦的,但是他觉得自己的使命就是要让中国人民吃得更饱更好。

  最近我在研究苏轼。苏轼伟大的诗文、散文、诗词,都是在他遇到苦难以后写出来的。比如我们比较熟悉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前后《赤壁赋》,基本上都是苏轼因为乌台诗案被贬到黄州,人生遇到了巨大的挫折以后,激发了抒发自己人生的情怀。

  所以当你生活中遇到困难、挫折的时候,如果生命中没有另外一种力量支撑你,这个困难和挫折就会被你无限放大。但如果你有更远大的目标和更伟大的理想,那苦难和挫折在你看来就不算是让你生命难受的事情了。当你远行,有一个明确的远方的目标,你在路上摔一跤,不会停下脚步。当你的目标是爬上山顶,你不会在登山的时候遇到一点点困难,就停下脚步。

  人生一辈子其实是做不了几件大事的。所谓的人生有一件大事足矣。当然,我们可以做两件、三件、四件,但是主要的就一件。袁隆平一辈子研究水稻的栽培和杂交,吴孟超是中国肝胆外科的顶级专家,他永远专注在这个领域中,并且在这个领域达到前人未曾达到的境界和成就。这就是做大事的人所拥有的特点。

  在日常生活中做生意都是这样的,如果一个企业这个也做那个也做,什么地方来钱,什么地方可能有发展前景就去做,把原来最重要的事情都忘了,就做不到专注,也不能把事业做到极致。如果一个人能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那一定是在一个方面超级专注进行努力的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也建议朋友们能非常专注来做自己人生中所认定的大事。大事的概念有两个维度,第一是你认为这件事情对你的生命很有意义,而且你从心底里希望把这件事情做成。第二,你认为这件事情对于社会有进步意义,也就是说你做成了以后会被社会所认可。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不是完全为了个人利益去做。这两个并不矛盾。

  上个礼拜,我刚好回家乡参加“徐霞客旅游节”的活动,徐霞客当时旅行全国,不会想到自己留下一部《徐霞客游记》,后来对后人会产生那么大的影响。他当时最主要的就是旅游,通过旅游来舒展自己的身心。中国的古代文人,都有习惯把见到的事情,看到的事情记下来。你看我刚才讲到的苏轼,在监狱里面被人整得半死了,原因就是写东西,文字狱,最后出来以后,到黄州不久就又开始写东西,而且写出了《前后赤壁赋》那样不朽的作品。所以文人习惯于记录。

  当时徐霞客内心肯定最想完成的是自己行走的心愿:要到全国各地去看一看,同时把看的东西记录下来。最后记录下来的这本东西,无意中就变成了时代的伟大作品。徐霞客也因为这个记录,被认为是伟大的旅游家、地理学家、地质学家。所以人生一辈子就干一两件大事,自己看来也觉得值得干,别人看来这件事情也有意义,就足够了。

  这两位老人去世的时候,一个是91岁,一个是99岁,都活得挺长寿的。同时还有媒体报道,另外两位老先生,一个中国眼科医学界的泰斗夏德昭先生,去世的时候是享年104岁,另一个故宫博物院的原副院长、文博专家,杨伯达去世的时候享年94岁。你看这些老人都特别高寿。

  上个月我也刚好为我的老师许渊冲先生过了100周岁的生日,杨振宁先生今年也是99岁,他们俩在西南联大是一条板凳上的同学。你看这些专注于自己热爱事业的人,很有可能会变得更加长寿。为什么呢?专注于自己热爱的事业,更加容易让身心的其他方面放下,不再去做蝇营狗苟的事情,不再纠结世俗的名利和烦恼,也不再去做让自己身心极其不愉快的事情。

  这样,也许就让自己获得更加简单、明了、单纯的人生状态。一个人获得更加简单、明了、单纯的状态,也许就更加容易长寿。想想我自己,各种各样的压力,各种各样的应酬,各种各样的检查、规范,各种各样的不如意的事情,但是不得不去做,其实挺让人烦的,挺折寿的。回头看真的有点后悔做了这么多事情。现在做了,自己也无奈,甩又甩不掉,这种感觉超级难受。看看这些老先生们,专注于自己热爱的事业,一辈子活得那么的纯粹,活的寿命还那么长,真有点羡慕。我不知道多少人有我这样的感觉,我是真有这样的感觉。

  面对这个现实社会,我们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应该向这些老先生们学习。因为坦率地说,这个时代真的很逐利,大部分人都在逐利,因为逐利也出了很多无聊的事情,给人生带来了本来没有的麻烦和烦恼。很多聪明人,包括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不少真的变成了钱理群先生所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样“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关注的都是自己的收益,个人怎样赚更多的钱,怎样让自己获得更好的地位,如何让自己有更多的好处,而不是说拥有更多的家国情怀,去关注社会的进一步成长和完善。

  一个人了解自己最难,对于自己的负面,一般也不愿意承认。中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如何造就像这些老先生们一样的真正利他的人,或者说济世救民、创造出伟大成就的人,为社会进步做出贡献的人。这些人也被称为大先生。

  大先生,现在是一个大家常用的词,人们把民国初期和当时西南联大那么一大批老先生们,都叫做大先生。这些大先生,就变成了我们学习的榜样。如何为这个时代多做点事情,如何让自己不要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前一阶段我给新东方人讲课,新东方有人问我:俞老师我们怎样度过自己的一生?我送了八个字:修炼自己,造福他人。修炼自己,就是让自己变得越来越纯粹,越来越有眼光,越来越有胸怀,越来越宽容,越来越仁慈,越来越不急功近利总而言之,修炼自己就是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好。

  修炼自己,一定不是想方设法赚更多的钱,想方设法投机取巧。这不叫修炼自己,修炼自己一定让自己变得人格上越来越好。但是一个人光修炼自己是不行的。真正重要的,是在修炼自己的同时,也要造福他人。因为人生的意义,真的是在你为别人做事情的时候获得的。赚了更多的钱,不太会有太持续的成就感。但是,假如你跳到河里救了一个人,你内心的成就感和充实感立刻就会大很多。所以造福他人,这件事情并不仅仅是为了别人,也是为了让你自己的生命变得更加的充实和美好。

  当然,造福他人不需要损害自己。你在对自己好的同时,可以对别人好。而且造福他人这件事情,也不一定说你要有了多少钱,有多少社会地位才去造福他人。实际上即使你一无所有也可以做的,比如平时帮同学打打饭,帮同事干点工作。我在大学的时候,作为一个农民大学生,一无所有,但我还是可以帮同学打打水,帮宿舍扫扫地。反正是能帮到别人的时候就帮别人,这也是造福他人。当然事情做大了,能力强了以后,你可以做更多造福他人的事情。新东方现在每年为几十万农村中小学生提供完全免费的教学服务,这个是做大了以后可以做的更多地去造福他人。人的一生如果想让自己的航向比较正确,我觉得主要就是这八个字:修炼自己,造福他人。

  因为袁隆平先生的去世,袁隆平先生写给他母亲的一封信,又被重新发表出来了。我对我母亲的感情也很深的。去年12月27日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也写了一篇悼念我母亲的文章。袁隆平先生的信,标题叫《妈妈,稻子熟了》,特别感人。你读了袁隆平先生的信,就知道为什么袁隆平是袁隆平了。

  他妈妈实际上是一个大户人家的闺女,有着很好的文化基础,从小就带着袁隆平学英语,对孩子的教育特别好。我们常常说家教,家教主要在母亲,这个说法还是有点道理的。为什么家教主要是在母亲呢?因为母亲对孩子的影响是更加长久的,而且母亲跟孩子待在一起的时间是更多的,母亲的一言一行对孩子产生的影响就特别大。我建议大家去读一读这封信。

  我今天就着两位老先生的话题,讲了一些我的感想,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

=========

袁隆平给妈妈写的信

稻子熟了,妈妈,我来看您了。

  本来想一个人静静地陪您说会话,安江的乡亲们实在是太热情了,天这么热,他们还一直陪着,谢谢他们了。

  妈妈,您在安江,我在长沙,隔得很远很远。我在梦里总是想着您,想着安江这个地方。

  母亲怀抱1岁的袁隆平,哥哥隆津坐在旁边。

  人事难料啊,您这样一位习惯了繁华都市的大家闺秀,最后竟会永远留在这么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还记得吗?1957年,我要从重庆的大学分配到这儿,是您陪着我,脸贴着地图,手指顺着密密麻麻的细线,找了很久,才找到地图上这么一个小点点。当时您叹了口气说:“孩子,你到那儿,是要吃苦的呀……”

  我说:“我年轻,我还有一把小提琴。”

  没想到的是,为了我,为了帮我带小孩,把您也拖到了安江。最后,受累吃苦的,是妈妈您哪!您哪里走得惯乡间的田埂!我总记得,每次都要小孙孙牵着您的手,您才敢走过屋前屋后的田间小道。

  安江是我的一切,我却忘了,对一辈子都生活在大城市里的您来说,70岁了,一切还要重新来适应。我从来没有问过您有什么难处,我总以为会有时间的,会有时间的,等我闲一点一定好好地陪陪您……

  哪想到,直到您走的时候,我还在长沙忙着开会。那天正好是中秋节,全国的同行都来了,搞杂交水稻不容易啊,我又是召集人,怎么着也得陪大家过这个节啊,只是儿子永远亏欠妈妈您了……

  其实我知道,那个时候已经是您的最后时刻。我总盼望着妈妈您能多撑两天。谁知道,即便是天不亮就往安江赶,我还是没能见上妈妈您最后一面。

  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我真的好后悔。妈妈,当时您一定等了我很久,盼了我很长,您一定有很多话要对儿子说,有很多事要交代。可我怎么就那么糊涂呢!这么多年,为什么我就不能少下一次田,少做一次实验,少出一天差,坐下来静静地好好陪陪您。哪怕……哪怕就一次。

  妈妈,每当我的研究取得成果,每当我在国际讲坛上谈笑风生,每当我接过一座又一座奖杯,我总是对人说,这辈子对我影响最深的人就是妈妈您啊!

  无法想象,没有您的英语启蒙,在一片闭塞中,我怎么能够阅读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文献,用超越那个时代的视野,去寻访遗传学大师孟德尔和摩尔根?无法想象,在那个颠沛流离的岁月中,从北平到汉口,从桃源到重庆,没有您的执著和鼓励,我怎么能获得系统的现代教育,获得在大江大河中自由翱翔的胆识?无法想象,没有您在摇篮前跟我讲尼采,讲这位昂扬着生命力、意志力的伟大哲人,我怎么能够在千百次的失败中坚信,必然有一粒种子可以使万千民众告别饥饿?

  他们说,我用一粒种子改变了世界。我知道,这粒种子,是妈妈您在我幼年时种下的!

  稻子熟了,妈妈,您能闻到吗?安江可好?那里的田埂是不是还留着熟悉的欢笑?隔着21年的时光,我依稀看见,小孙孙牵着您的手,走过稻浪的背影;我还要告诉您,一辈子没有耕种过的母亲,稻芒划过手掌,稻草在场上堆积成垛,谷子在阳光中毕剥作响,水田在西晒下泛出橙黄的味道。这都是儿子要跟您说的话,说不完的话啊……

  妈妈,稻子熟了,我想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