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趾在地上抠出一套三室一厅

作者:和菜头 阅读(52)

昨天有朋友发给我一张南京大学的招生广告,在网上也看到一些熟人在转发,赞美广告中女同学的美貌。我看了却觉得非常尴尬,但人家又是真心赞美,只好默默地用脚趾在地面上抠出了一套三室一厅,外带家具电器。

我觉得这种招生广告并不好。南京大学很好,青春靓丽的师侄女儿也很好,但是暗示上南京大学就可以得到漂亮女友,这就非常不好,因为涉嫌虚假宣传。南京大学我又不是没有待过,长成这样的女生在哪个综合性大学都是凤毛麟角,而且,最终你会发现她的青春99.999999%和你无关。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未来估计还是这样。
这就像是方便面包装,尤其是红烧牛肉面或者豚骨拉面。面条上面都是大块的牛肉,或者是大片的猪肉叉烧。但是你撕开包装,倒出配料,会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星星点点葱,加上星星点点肉,只有面条和包装上一样。我是花了很多年才醒悟过来,原来方便面的包装意思不是说泡出来的效果,而是说让你摊开来放在桌面上,看一眼包装上的图,就着下一口面。所以,漂亮女同学不会成为你的青春,你可以看着漂亮女同学成为别人的青春---这么说也不大好,你可以看着漂亮女同学和别人一起挥洒青春。如下图所示:

这个招生广告是个系列,内容都是男女同学拿着一张纸站在校园某处,纸上写了一段话。比如男生说你来了可以抚摸历史,背景是长满爬山虎的北大楼:

比如女生说想不想泡一碗方便面,哦,不对,是想不想和她一起泡全国高校藏书第三多的图书馆:

比如男生说想不想勾勒自己的梦想,这里大活说的是敬文学生活动中心,不是半夜出去扛麻包拉板车的意思:
从这些广告里看,感觉南京大学的男同学都很独立,无论是抚摸北大楼,还是在大学生活动中心里追梦,都是自己的事情,不牵涉到任何人。始终保持着一份彬彬有礼的冷淡克制---你想不想抚摸历史?你想不想勾勒梦想?自己去,地方告诉你了。南京大学的女同学就不一样,要不然就是要成为别人的青春,要不然就是没法自己一个人去图书馆温书,总得有个什么人在身边。不过胜在朴实,什么历史,什么梦想,这些大词一概没有,有的是共赴青春,联袂自习这种生活小事。
我感觉也不是很好,有一种寺庙的气息,耳畔不由得响起了网络小说里的经典台词:要什么女人?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而且,我看完之后对于师侄儿侄女儿们不禁忧愁起来,依着这些招生广告里的说法,莫非是在暗示进入南京大学之后,男生不是在摸楼就是在追梦,然后都是外校男生陪着她们去图书馆自习,一起挥洒青春?都是哪个大学的?东南?河海?南理工?南航大?我看门禁管理要严格起来,必须刷学生证才能进入校区,怎么得了?!
总体上这套招生广告给我的感觉很陌生。1994年的时候,我们宣传招生是从学校里抬了桌椅板凳,跑到珠江路摆摊设点,面对南京市民回答招生事宜,分发宣传册。那时候的南京大学没有现在的条件,也没有那么多宏伟的建筑。鼓楼校区已经爆满,浦口校区还在是个大工地。1993年入学之后,还等着我们扛起锄头上龙王山种树,在校门口挖荷花池。当时有一句在校报上和老师同学们中间很流行的话: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我觉得这八个字才是非常好的招生广告。学校没经费建新校区,教师学生就自己去种树铺路挖湖。新校区条件艰苦,老师们就每天乘班车往返长江两岸,每晚跑来开讲座。看到这样的教师,看到这样的学生,人们大概也会对这样的学校产生特别的信心吧?大概也会觉得这间学校和这里的学生有些不同吧?如今学校大到照片里都拍不下全名,学生志得意满地炫耀各种崭新建筑物,这和其他任何一所高校又有什么不同呢?谁家没有几栋新楼,谁家没有几个好看的学生,谁家不会做个招贴拿在手上,淘宝卖家还会漂亮的手写体呢。
这套广告让我回想起1997年毕业前夕,北大楼下的草坪突然用围栏给包围起来,不再允许教工学生在课余时间进入,也就没有了人们席地而坐做倾心之谈,或者点起蜡烛弹奏吉他的景象。很好的草,但是除了用来看之外,再没有了别的用处。当别人当着我的面盛赞绿草如茵时,我只能尴尬地以脚抠地。

禅定时刻

“世上没有什么比大学更美好。在那里,痛恨无知者可以努力求知,认知真理者可以帮助他人洞察是非;在那里,探索者和学习者们都在对知识的探求中携手前行,用更好的方式去崇尚思想,欢迎接纳那些受难或流亡的思想者,永远维护思想与学术的尊严并确立各种事物的准则。对于那些正处于可塑期的年轻人,大学帮助他们树立崇高的理想,形成合作关系,这种关系至死不衰:他们给予年轻人渴求的亲密友谊,提供机会去讨论那些无尽的话题。没有这些,青春似乎只是耗费时光。”

---[英]约翰·梅斯菲尔德《大学屹立闪光》
1946年被谢菲尔德大学授与桂冠诗人证书的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