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作者:互联网 阅读(860)

大刘(刘慈欣)在《三体·黑暗森林》中使用“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这句话的背景是在大低谷时期后的第二次文艺复兴时使用的一句口号,是人类技术爆炸后回顾大低谷时期而产生的一个警句。如果因为未来的末日,就出于恐惧而陷入混乱和残酷的社会状态,等于是放弃了我们建立起来的文明的特征。可我们之所以恐惧末日,不就是因为无法延续我们的文明了吗?这是舍本逐末的做法。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这句话是大刘化用了帕斯卡的“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原文是:To the time to life, rather than to life in time .

“给时光以生命”重点生命,时光是永恒的、死寂的,是生命给时光带来了活力带来了色彩,带来了生机,它在告诉人们让自己的每一天都过的有意义,有生机,无所谓生命的长短;而“给生命以时光”的重点则在时光上,为了让生命继续存活下去而丢掉了生命本该有的生机与活力,这句更像是人们常说的“为了活下去而活下去”,这样的生命即使有了时光,也不过是活着的死尸。

给岁月以文明,重点在文明;给文明以岁月,重点在岁月。

拿一个人的人生做比喻可能比较清晰:给岁月以文明,是一个人好好地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度过自己认为值得的一生,而无所谓能活多长。注重的是人生的内容;给文明以岁月,是一个人整天啥事不干,只管求仙问药,以求长生不老,哪怕活得乱七八糟苟延残喘,只要不死就行。注重的是人生的长度。


另外两者也可以是相辅相成的。“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这话放在现代世界里可以说充满了人文关怀,岁月的本质是生存,文明的本质是思考。

生存和思考,这是人类文明永远的议题。这两者其实没有侧重点,两者互为倚重。思考需要生存来提供持续的动力,所谓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而生存也需要思考来发现事物,克服困难,创造条件,决定方向。生存和思考就像阴阳鱼的两半,互为因果,不断旋转。我们不了解这个持续了亿万年的旋转是为了什么,也许宇宙也需要它的观察者,正如人类需要AI。

岁月和文明,理想状态下这两者应该是相辅相成的,侧重哪一边从来不是一个问题。不断的发展文明,你的岁月才有意义;不断努力生存,你的文明才能存续。

然而在三体里这句话却有一个沉重的背景——危机纪元。因为三体人的入侵,人类文明失序进而陷入了长达几十年的动乱,进入了大低谷时期,文明急速倒退。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三体人锁死了地球的理论物理研究。人类无法观察世界,就不能进行更深刻的思考。不能进一步思考,文明的末日也就不远了。

所以这个时候选择侧重岁月还是文明才显得值得探讨。因为400年其实很短暂,这就相当于是一个近在眼前的已经注定的结局,差的只是中间没啥意义的过程。所以在经历了惨痛的文明倒退的时期之后,人类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就是沉溺于现有文明。确实之后人类的科技、文化得到了大发展,但是在整个文明无法进一步思考的前提下,等待人类的还是一个注定晦暗的未来。

大低谷以后的“文明的岁月”本质上是另一种失序。大刘用赛博朋克的风格来描述那个世界我觉得再适合不过。充满未来感的技术充斥着所有人的感官,哪里都是显示屏,整个人类社会充斥着大量的虚拟信息,最绝的是城市都搬入了地下,天空变成了一整块显示屏……人类制造了这么多的屏幕把自己包围,时刻显示着各种纷乱的信息到了一种泛滥的程度,这哪里是科技的进步,简直就像是在发泄无处施展的好奇心和麻痹本该关注别处的注意力。人类的地下城市,就像是把头埋在地里面的鸵鸟,嘴里说着要给岁月以文明,其实是再无法产生更先进的文明伴岁月流逝,何其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