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巴以:正能量也是会内卷的

作者:帅呆的sixgod 阅读(108)


今天聊聊巴以冲突。这几天看国际新闻,非常热闹,也再次印证了一个看法,就是正能量是会内卷的。

比如哈马斯干以色列那事。最近哈马斯向以色列爆火箭弹,活像过年一样射了几千发窜天猴。明明效果不显著,为什么还干这么过火呢?有一个哥们叫西塞罗的说了一句话把人看乐了:

“哈马斯其实是在用激烈的行动证明自己的“业务能力”,以便日后越过竞争对手法塔赫,直接从国际金主那里接单。换句话说,“反以”这项事业,在巴勒斯坦也内卷了。”

当然了,事情不会完全这么简单,哈马斯此举有美帝政策出现摇摆的原因,也有内部其他因素。但这个话还是点到了一些问题:“反以”,在巴勒斯坦是正能量,而正能量是会内卷的。


我们通常有一个误会,就是正能量是会合流的。大家都是一个目标、一个人设,怎么不会合流呢?湟水洮水汾水渭水,不都要并到滚滚黄河,共同奔流入海吗。天地会是正能量,沐王府也是正能量,陈近南和柳大洪惺惺相惜,他们应该会合流一起战斗的吧?

然而事实上却不是。咱们的侠士做得到,那些老外可做不到。为啥呢?因为哪怕再大的事业,对正能量的需求总也是有限的。或者再说准确点,对正能量的需求可以无限,可是对正能量的代表的需求总是有限的。这话有一点绕,但相信各位能听明白。

“反以”是大事业,但国际社会的需求是有限度的,不需要那么多家来反以。尤其是不需要那么多反以的代表。承受不起啊。好比反清复明,陈近南代表了,柳大洪就不能代表了;鳌拜只有一个,天地会给杀了,沐王府就没得杀了。这就注定了正能量之间往往是竞争关系,必然要内卷。

你看《鹿鼎记》一开始天地会和沐王府不就内卷了么,还打死了人。金庸高明啊。


内卷一旦开始,便永不停歇。看看国外那些事就知道了。怎么卷?三种卷法:年轻的正能量要替代年老的正能量,激进的正能量要替代次激进的正能量,纯粹的正能量要替代驳杂的正能量。

年轻的要替代年老的,这是必然。《鹿鼎记》里蛇岛上就是典型,不用赘言,老的战士再正也逃不过被年轻的卷。你看这个例子多么哈马斯。

激进的要替代次激进的,也很好理解。《天龙八部》里不是有个段子么,你说师父放屁时徒儿要大声呼吸,本来是很激进的了。可旁边忽然冒出来一个同事,说错了错了,师父放屁时要大声吸、小声呼才对,否则你是嫌师父的屁不够香吗。你看你就稀里糊涂被内卷掉了,活该当法塔赫。

第三点纯粹的正能量要替代驳杂的正能量,这是什么意思呢?可以多解释几句。这就涉及它的一个基本属性了:正能量是永远可以被无限提纯的。读读国际闹腾史,大家都是正能量的玩家,那些注意面面俱到的玩家,就没有一竿到底的纯;长袖善舞的,就没有不顾一切的纯;苦心孤诣的,就没有挺鸟日天的纯。

猪八戒其实已经挺忠心了,干了多少脏活累活,用鼻子去拱烂柿子山,一般人但凡有点洁癖的能做到?但在沙和尚眼里他就是投降派。所以为什么有句话叫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呢。

回到主题中东问题。阿拉法特够坚定了吧,可是你和拉宾握过手。保证有后来的小将说他是杂的,不坚定嘛,否则怎么会和拉宾握手,会签什么奥斯陆协议呢,这是出卖巴勒斯坦利益的铁证嘛。


正能量一旦内卷起来,那也是不讲情面的,是非常现实的。

比如有的人在巴以前线对付以色列,辛辛苦苦和以色列周旋,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好容易缓一缓坐下喝口水,可保不齐就被屁股后面的人给卷了,他们牙尖嘴利不顾情面,指责你怎么能接飞猱呢,应该刺飞猱、捅飞猱,你有问题,你是以色列那边的,你不是哈马斯你是哈士奇。

搞得你气不打一出来,老子自发和以色列干那么多年,怎么突然变成以色列了?于是回身怒斥:“草根懂什么!……形势需要……技巧策略……劳苦功高……绝非以色列……”可是身后的人不管那些,咬定你是以色列,踏马的你还说你不是以色列,整个巴勒斯坦现在还有比你更像以色列的人么?

他们是完全不懂么?也不是。他们只是不在乎你而已。他们无心化验你衰迈的躯体了,无心检验你的成分了,他们只是急于要吞噬你。

内卷的本质就是吞噬。正能量要吞噬正能量,才能破壳而出,成为更大的更纯粹的正能量,就像哈马斯要吞噬哈士奇。战斗不息、内卷无穷只是加沙的表象,其实质则是一次弑父,潜台词其实是一句话:爹,其实我是你的孩子啊,让我吃了你吧,我要变得更强大,让以色列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