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人生目标,应该瞄准变成一个值钱的人

作者:懂懂 阅读(367)


老家的公事,我很少参加。

除非是,要紧的,白事。

整个游戏的本质是礼尚往来,为了切断这种游戏,我结婚没有邀请任何人,我生娃也没邀请任何人,就是你们当我是个不肖子孙就好,不来往。

没意思。

除了我自己的婚宴,我貌似没参加几次。

去年,球友娃结婚,我们俩是男双搭档,又是老铁,我去坐了全程,我还感叹了一句,现在婚礼是这个样子的?

他们觉得我矫情。

我是真不参加……

没时间!

我同学若是邀请我呢?

一律200块钱,我也表达的很清楚,只是表示祝贺,不需要记账,不需要还人情,你若是觉得心里是个事,就给我包喜糖,这一页就算翻过。

折腾来,折腾去,你们不累吗?

你看,我每天做这么多事,为什么很少中断?

就是因为我的时间,几乎全部自己说了算,人情世故我爹全替我挡了,要上的坟要烧的纸要随的份子,我爹就帮我搞定了,我基本不过问,就是我几乎是一个没有生活琐事的人。

别人看我,可能觉得是个变态。

我看他们?

也是如此。

我会觉得,你看看,你们为什么每天碌碌无为?就是没有守护核心精力,都浪费掉了,跟朋友聚餐,各类家庭聚会,跑各类手续,甚至拿个快递都要浪费一上午,而我?

从来没有这些烦恼!

球友背后嘲笑我,说我是巨婴。

这无所谓。

我觉得我们要想做出点成绩,一定要把可替代的工作全部交给别人,同时要主动切割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琐事,若是我爹是原财政部部长,我家亲戚全是达官贵人,那是可以聚聚的,相反,都是跟我爹一样的农民,我跟他们走近的结果就是,他们整天找我,问工地上缺人不?问能不能帮娃找个媳妇……

我宁愿被他们背后骂,也不愿意打成一片

5号,我爹我娘去喝喜酒,我四姨家添了个小孙子,这种事我是不会去的,我爹我娘直接没告诉我,但是会给我随份子。

我四姨一家是城里人。

我爹我娘对他们一直是景仰模式,还有一点,就是我姐当年毕业回来,我四姨提供了一个信息,一中缺个老师,你去考考试试,因为这个信息,我姐每年春节都去我四姨家拜年,过去我们还在农村住时,我爹都会提前装一桶花生油给我姐,让给带上。

还不完的恩情了。

还人情是假,抱大腿是真,生怕人家忘记了咱。

我四姨之前在医院工作,我四姨夫在执法部门,对于我爹我娘而言,这俨然就是贵族亲戚,我记得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四姨夫单位就有司机了,那种北京吉普212,有次我四姨夫跟司机到我们乡镇办事,我爹还要求司机师傅拉着我们几个娃去田野里转一圈,司机师傅说了一句话,让我记到现在,他说:我家那娃,听着坐车就够了……

而对于我们呢?

坐一次吉普车,跟上一次天差不多。

直接过了年!

我四姨家只有一个娃,叫国庆,比我大几个月,我记得我们读初中时,他有次考试考的很好,具体多好咱也不知道,咱在乡下,他在城里,只是说我四姨夫带着他去青岛坐飞机转了一圈,当时咱的理解就是飞机在天上飞半个小时再落回青岛,现在想想,应该是飞到了某地,又飞回来了。

一出生,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跟国庆,理论上是表兄弟,其实也没有交集,偶尔有大的公事见个面,也基本不说话,人家是城里娃,咱是地瓜蛋,只记得他比较胖,那个年代胖是家庭富有的象征。

什么时候,我们又有了双向的走动呢?

我爹我娘进城后。

我爹我娘进城之后没事干,我让他们去读老年大学去了,他们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另外孩子们也混的不错,久而久之咋了?就是我爹我娘对我四姨一家不是那么崇拜了,看看自己住的房子,再看看他们住的,看看我们家的车子,再看看我四姨夫的那个破迈腾,觉得一切,不过如此。

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我四姨四姨夫春节时竟然主动到我父母家拜年。

但是,这个东西就跟拆迁户一样,我爹我娘内心还是没适应被城里人尊敬,反而觉得是两家感情更好了,动不动就夸我四姨一家。

牛哥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小藏獒跟成年京巴生活在一起,京巴动不动欺负小藏獒,等小藏獒长大后,依然怕这只小京巴,这就是恐惧定律。

我比我爹我娘他们要觉悟的早,因为我骑行、打球,接触了很多我四姨夫这个级别的人,可以这么说吧,非绝对权力部门的一把手,日子过的都很紧巴,只是在不熟悉这个领域的人眼里,觉得很有身份、很有能量,看车子就行了,多是十万左右的车子,前几年谁能买辆途观都要被议论好几天。

就是,我在内心深处,早就知道,不过如此。

特斯拉问题,为什么都在喊打?

因为,中国网民的核心构成群体,就是县城居民。

特斯拉,县城很少,我在我们本地一共没见过几辆。

一线城市比较多,特别是长三角,前段时间我去浙江爬山,路上遇到N辆,甚至跟我们一起爬佘山的队友就是开特斯拉去的。

当你,很多事想不明白的时候,你就这么想,中国社会的主流群体,还是县城消费水平,你自然就有答案了,请客吃饭人均一百都是很高的门槛。

曾经有个交际花在我们家餐厅过生日,两桌消费了1600元,但是她卡里只有1200元,就是缺400元,但是我们最低充值标准是1000元,就是她需要再付1000元,凡是能成为我们家会员的,还算消费力可以的,从来没有人计较过这些,而她的意思是只想充400元,店长的意思是我们这边会员制度就是这么设计的,要不,您先不用付了,我请示一下老板。(充值选项只有1000的倍数)

她就暂时没结账,走了。

因为这400块钱,她差不多找了半壁江山给我打电话,而且要求也升级了,就是希望我给优惠一下,最好是不用补这400块钱了。

当时,我还在文章里含沙射影的把这群人嘲笑了一番,你说你们贱不贱?为了400块钱,而且是为交际花求情,其实他们也不知道求的什么情,也不知道来龙去脉,我都是统一答应,这400元给抹了。

若是有人让我帮着打个电话,为了优惠400元。

我直接就把这个人拉黑了。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钱?!

她呢,也很好搞定。

结果就是,来者不拒,名声也臭了半边天,破鞋、公交车都是赞美她的,既然都知道她是这样的货色,为什么还靠近?天资的确出众,就是长的漂亮,175的大个,要腿有腿,要胸有胸,据说还会瑜伽,能一字马,据过来人讲,她喜欢在上面……

我真正佩服她的地方是,没啥文化,但是认识的,全是县城版的达官贵人

青春饭,能吃多少年?

就是时刻被男人围着、宠着。

差不多是20岁到45岁。

能吃25年!

过了45岁,就很难再有人围着转了,光交际花的故事,我能写一箩筐,本地三大交际花都是我们家会员,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就是再牛B的男人,在女人方面也很肤浅,一见了交际花说话语调都变了。(对这个群体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李薇”)

交际花若是再有文化或事业,那就成了名媛。

名媛跟交际花略不同,交际花还是偏年轻、姿色,而名媛呢?偏社会身份,偏才华,偏气质,县城版的名媛有什么特点?

一般是隐形的,就是表面很正经,天资很好,身材好、五官端正,有社会身份,例如有正式编制,就是谁见了第一眼都觉得很有气质、想搞定。

甚至最好有自己家庭的,仿佛很少有外遇的……

这才是抢手货!

这类女人都是加特林,就是我们写出来或者听说时,都是不屑一顾的,觉得这些人咋这么肤浅,但是,倘若,你能遇到,能面对面时,瞬间就沦陷了。

注意,是瞬间!

那气质、那才华、那能力、那言谈,你内心知道她不缺追求者,你也不断的自我暗示:绿帽子我不介意,若是没人喜欢她,不说明我没眼光吗?!

级别越高的名媛,颜值要求越低、格局要求越大,真到了大BOSS级的,都是大爱大格局类型的,就如同有部电影叫《恶人传》,里面黑帮老大遇到了在等公交车的高中生,自己主动把伞送给了对方,我觉得这才是符合老大气质的,靠打打杀杀是成不了老大的,老大跟古惑仔是两类人,老大是需要脑子的,是需要有爱的,任何群体的老大,都是靠爱登顶的。

我遇到过最丑的名媛,是个胖大姐,某个领域的一把手,跟她相好的几个都不是等闲之辈,据说还争风吃醋,就是她喝了酒跟我说的那句话:也就是绿帽子看不见而已,否则不满天飞?!

言归正传

5号,我四姨家喜宴,我没去,我四姨夫从我爹那弄到了我的手机号码,给我打电话,说中午必须过去吃饭,你又不是去了外地,就在家,也没什么事,咋能不来呢?一家人聚聚多好……

我急忙答应!

我急忙赶去,一共没开多少桌,也就是十五六桌,多是农村亲戚,我先找到四姨和四姨夫报个到,都老了。

然后我去我父母那一桌。

我问我爹,我四姨夫退休后现在干什么?

我爹说,在机械厂给人当副厂长。

我说,那也不错。

我爹说,一个月六千多。

我问,国庆现在干什么?(国庆,就是我四姨家我表哥,虽然同在一个县城生活,但是也几乎没有交集,我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他20来岁的样子,其实他已经快四十了,这些年我几乎没关注过他。)

我爹说,在XX局上班。

我说,也不错。

我爹说,考了好几年才考上。

我问,他媳妇呢?

我爹说,在XX银行。

我问,家是城里的?

我爹说,据说是。

吃的差不多了,老两口、小两口挨着桌敬酒,怎么说呢,单看打扮,国庆已经是个非常普通的县城居民了,媳妇可能是刚生过娃的缘故,少说160斤,脸跟球似的,略邋遢……

我问,我姐咋没来?

我爹说,开学了。

我心想,是今非昔比了,什么开学了,若是我四姨夫依然在上班,就是请假我姐也来了。

回家时我捎着我爹我娘。

我说,不是说国庆学习挺好吗?小时候还坐飞机啥的。

我爹说,好个P,搞的高考移民,就是因为这个一直考不了公务员,后来没办法自学又重新考的本科。

我说,我一想起我四姨当年那高傲劲,就觉得挺有意思的,说让国庆去美国留学,以后他们老两口去美国看孩子……

我爹说,人家现在也不孬,老两口一个月接近2万元,小两口1万多,房子好几套,车子也有,不比咱强?你真中用,咋连公务员没考上。

我说,我不屑。

我爹说,你若是能考上,我跟恁娘帮着看着孩子,帮你们做着饭,帮你们买上房子,多好。

我说,累的你们跟狗似的。

看到国庆的现状,我在想,对于我四姨一家而言,只能算是维系住了基本阶层,就是县城普通家庭,过去我们仰望他们是因为我们太低了,而不是他们太高了,他们原本就是整个社会的中低阶层,子女也没有实现越级。

能做到延续,已经是不错了。

哪那么多家族逆袭?

我们镇上理发最牛的老头,儿子干理发了,现在孙子也在学理发,每个人看似很能蹦跶,但是很难蹦跶出家族所处的阶层,即便是把当年的偶像给超越了,回头一看,依然是井底之蛙

就如同,我们家。

我们看我四姨家,基本就是屌丝家庭,可是,在大城市人眼里,我们又何尝不是县城小屌丝呢?

基于这一点认知,我一直都觉得鸡娃是投资回报率很低的事,哪怕你把所有精力全身心用于孩子教育上了,那么产出比也是很低的,因为他的原始跳板太矮了,这里面还有一些根本性的基因问题,智力基因、家教基因、卫生基因、饮食基因……

就是贵族还是需要贵族来培养。

屌丝家庭只能培养屌丝。

逆袭者?

那都是亿里挑一。

有天,我看了一篇文章,作者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人生的每一次升阶都需要更换操作系统,在A阶段适用甚至是美德的习惯,在B阶段可能就是反义了。

例如,家务事,亲力亲为。

还有穿着打扮

A阶段,认为简朴是美德,尽量的素颜,特别是在山东,70后化妆的比例极小,80后也要到85后,90后就普遍开始化妆了,在我们那个年代,化妆是贬义词,对衣服也是如此,追求朴素,以此为美。

B阶段呢?那么衣品可能就很讲究了,最典型的一点,就是没人再去歌颂简朴了,例如说某公司老板,腰带断了都不舍得扔,又找工匠给接上了,在B阶段看来,这人也太邋遢了吧?

AB,才是最痛苦的。

左右摇摆

若说这次出去爬山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就是一句话,我觉得,人应该好好穿衣。

也就是,衣品要在线。

我们太土了。

真的土,小包包拍了我一张爬山的照片发到群里,有群友接着给我买了衣服,就是嫌我土、没品味……

小包包一直建议我摸索一下奢侈品。

其实,我内心也是在摇摆,就是根深蒂固的成长基因,觉得奢侈品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是浮躁的、浮夸的、不道德的。

内心没有接受它。

前天早上,我去学校门口买包子,遇到了一位年轻老师,也就是25岁左右,非常的阳光,身材也很好,细高挑,戴个眼镜,脸蛋也很好看,就是单纯从天资来讲,85分以上,我仔细看了看她的衣服,感觉色彩搭配的不是很恰当,鞋子也很廉价,款式也不是很好看。

用的OPPO手机。

我盯她看了很久,我接着给小包包发了个信息:我仿佛一瞬间领悟到了奢侈品,什么是奢侈品?就是美的、前卫的、引领未来的。

我们应该把奢侈品理解为,前沿、美学!

小包包给我回了一句:是不惜一切设计代价的美!

我们应该朝上学。

怎么学?

内心告诉自己一个声音:要看高我们一阶的人怎么选的、怎么做的。

他们为什么会选奢侈品?

绝对不是虚荣那么简单,我们可以延伸理解,我们用苹果手机就是虚荣吗?我记得当初推荐我哥用苹果手机时,他拒绝了,理由是太高调了,那时应该已经是苹果6时代了,我觉得不可思议,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觉得用苹果手机很高调,后来我去工地玩耍,我发现大家果然会问我,你这是苹果几,多少钱买的,好不好用,甚至还有人调侃我,说用苹果手机的人没有兜,意思是总是拿着显摆。

我心想,就是个手机而已。

车子也是,他们也说我虚荣,说我装B,甚至贷款买车,这都是民间传言,我0负债,我只是单纯的喜欢,没想过什么车标,没想过耀武扬威

都说新款的奔驰S太丑了。

我又在想,一定是一代更比一代强,至少从设计更迭是如此的,奥迪A6刚改为流线造型时,都说丑,你现在再回头看看20年前的奥迪100,那才是丑,而且你看老一代A6,越早的越丑。

这就是美学更迭。

我们觉得新一代丑,只有一个原因。

我们的审美系统,没跟上节奏。

一些高端车型,你会发现,它就是艺术品,越看越漂亮,国产车也一直在进步,但是更多是功能上的进步,汽车工业真正发展到巅峰状态,一定是美学、稳定性的竞争,贵的往往就是美的,有些车子,咱也不知道多少钱,但是你看一眼就知道很贵,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我读大学时,遇到过两个很个性的车子,一个是甲壳虫,一眼就觉得不便宜,那时一辆甲壳虫要接近40万,一个是牧马人,拆了顶篷在青岛的八大关,据说还是明星的座驾。

好的东西,咱哪怕不懂,也能感受到它的质感。

所以,当我们从A阶段到B阶段,总是反复纠结时,可以用这个理由来抚慰自己,我是在追求美学,追求美的东西。

不要在意别人给你贴个装B的标签,说明我们该换朋友圈了。

换句话说,我们在一场聚会里,若是穿的太土了,其实是给朋友们减分,人都是视觉动物,你不能攀比莫言、马云、乔布斯,为什么?

他们是超级IP

本身已经是奢侈品了。

我们一辩论,人要不要追求名牌,追求美学,大家就喜欢把这些人拉出来,你看人家马云打扮过吗?你看人家乔布斯穿过名牌吗?

我们都是普通人。

普通人,还是要讲究的。

有钱人比没钱人更理性,更追求性价比,他们为什么会买我们眼里虚荣的、性价比超低的商品呢?

这里面一定有我们没有GET到的逻辑。

换句话说,当一个想法,我们与有钱人的相悖时,应该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他们是对的,我们是错的。

否则,我们会越来越拧巴。

我们衣品上去了,审美也上去了,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最值得模仿的,其实是一线城市。

物价会不会越来越高,理论上肯定如此,我们是八线县城,八线县城与一线城市之间不仅仅有物理距离,更有时间距离,就是一线城市现有的物价,可能就是十年后县城的物价,例如体面吃饱一顿饭需要50元。

在上海,你就是不体面吃顿饭,也要50元吧?

那,既然如此,是不是可以借未来的钱放在今天投资呢?

这是很多房产大V普遍的建议。

我没有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我属于保守派,就是尽量追求0负债前行,我的观点是,尽量一步一个脚印,不折腾,不浮夸,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对未来的判断都是基于过去二十年发展的惯性。

但是,你要是纵观历史,你就会明白。

我们今天的风平浪静,具有很强的偶然性和阶段性。

整个历史进行中。

我们属于幸运儿,正好抽到了风调雨顺,那么房价会不会一直涨?通货膨胀是不是一直继续?大家都是在猜,在赌,只是大规律会赢。

都是在赌概率!

时代在日新月异发展,每天都在变,在不断的颠覆我们的认知,前段时间我找车行老板咨询个业务,就是我在抖音上看到有人开美版奥德赛,这个是3.5V6的发动机,尺寸跟GL8差不多,我很喜欢,而且这类稀有车型很保值,我问他能弄到不?他说帮我打听打听,我们的猛禽之类的都是在他那边团购的,光我们这群车友在他那买了几十辆车,光我就买了好几辆。

我们都是油车派。

一直都觉得电车没有灵魂。

结果这次碰头,我们俩竟然都变了,认为电车是有机会的,我的观点是,要趁乱时代,看看有没有机会能拿个有潜力的品牌的临沂总代,例如4S店之类的,你看特斯拉都进军临沂了。

他也是这个观点,只是他觉得电车太乱了,因为没有限牌的需求,所以还是以低端市场为主,主要是靠补贴,而特斯拉、理想、蔚来这些呢?还是比较小众的需求,纯粹是粉丝消费。

他说,研究了一段时间,感觉错综复杂

我说,还是要研究,这是趋势,当年电动两轮刚出来时,很多品牌想去蚕食传统的摩托车品牌代理,发现他们都不屑,觉得你们都是杂牌子,什么爱玛,什么小刀,而我们代理的是什么?铃木、五羊本田、嘉陵、力帆……结果,没几年,这些摩托车代理全失业了。

他说,我们这个行业,现在就是如此,岌岌可危

我说,但是,我的直觉,电车领域还是特斯拉的天下,若是不能卖特斯拉,最终还是陪跑的,顶多是喝个汤。

他说,所以我想依然是我们现在车行的玩法,做个电动车展厅,什么车型都有,谁喜欢什么,来类比,有需要我们就接单,等于我们做他们的分销。

我说,建议把二手也做起来。

他说,好,可以研究。

什么都会变的,没有绝对的确定性,包括物价会一直涨吗?从2000年开始,两样东西就没跌过,一是油价、二是金价,就是从来没人怀疑过这两样东西上涨的确定性,就是油价破8时大家都坚信破10只是时间问题,结果呢?!

年轻人,要远离一切“炒”,会坏掉我们的心性,就跟我媳妇似的,听深房理BB了半天,张嘴闭嘴的千万、亿万,从而干什么都没心思了,整天在研究各类杠杆,办信用卡,注册公司搞金融贷,跟人合伙买房,口头语就是:先拉满个人负债1000万……

拉不动我,就拉我儿子一起听课,跟我儿子讲,你知道吗?理财知识要从娃娃抓起,你爸那种理财方式都是错的,拿自己的钱去投资别人,这不是傻瓜吗?应该拿别人的钱来成就自己。

当年有个更疯狂的人,叫段绍译,走到哪都跟皇帝巡游似的,他不是教人怎么炒房,而是教人怎么放贷,他经常到我们山东来,山东的学员很疯狂,一聚会就跟车展似的,什么宾利迈巴赫一排一排的,我还跟他们玩的很密切,只是我铁石心肠,没玩过这些,当时牛哥跟我讲,玩资本游戏的普通人(非机构、非团队),最终几乎没有人能够全身而退。

最终?

我熟悉的那些学员,全消失了。

都联系不上了,坐牢的坐牢,跑路的跑路。

我们要远离赌“人性”的资本游戏,想赚钱?就脚踏实地的赚点,别指望什么超级杠杆……

我们的人生目标,应该瞄准变成一个值钱的人。

而不是一个单纯的有钱人。

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和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