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外卖小哥:我是如何加入卢克文工作室的

作者:丹凤眼 阅读(418)

一个月前,我是一个外卖骑手,一个月后,我成为了卢克文工作室的创作者。

和卢克文一样,我也是山里的娃。他生在湖南,我长在贵州。比较卢克文的工头父亲,和动辄拿菜刀砍人的叔叔们,我的父母是更加老实巴交的农民,家境也更加窘迫。窘迫到直到我15岁初三,才第一次吃到了方便面,那已经是2004年。而第一次打电话,是在高二,第一次吃肯德基,那是大学以后的事了。所以,和卢克文一样,看书成了我唯一的消遣。

2007年高中毕业,过了重本线,却因为完全不懂报志愿,只考上了一个二本院校,来到大城市,第一次见到了几十层的大楼,也见识了城里人多彩的生活。用201卡在公用电话跟家人报着平安,没忍心告诉他们的一句话是,“自己前十几年真是白活了”。

很快我就发现自己真的是个土包子,我从室友的电脑里第一次看到了美剧——原来在遥远的大洋彼岸,还有比这城市还要美好几百倍的地方。每个人都那么风趣幽默、彬彬有礼、爱意满满,他们住的房子又宽敞又好看。那里的人自由到可以随便骂自己的总统,只要他做的不好,甚至可以朝他吐口水。

喜欢看书的人一般都喜欢思考。我总是思考,为什么我吃盐水拌饭的时候,人家可以过上这般美好富足的生活。而《XWLB》和中学的政治课,却依旧天天在粉饰太平

我开始成为一个愤青,对这个社会的不公愤愤不平。不过我没法像其他人一样成为键盘侠,因为3块钱一小时的网费对我而言是极为奢侈的,拥有自己的电脑更是不敢想的事情。

我开始打工,在学校食堂端盘子,到工地搬砖抬混泥土,到海底捞去做服务员。

毕业后,我进过只有几十人的小工厂,也去过几万员工的富士康。被最信任的同学兼兄弟骗进过传销组织,也曾经踌躇满志放弃高工资回乡创业搞新零售。生意还好,行业前景也不错,但是几个合伙人经常因为各种事情吵得不可开交

混了10年社会,到了拖家带口的年纪,上有老下有小的我耗不起啊,咬牙及时止损,净身出户,钱没挣到还欠了一屁股债。听说跑外卖很挣钱,于是成了一名外卖小哥。

这些年我换过很多工作,经历了很多,整个人也变了很多,唯一不变的,还是喜欢看书,喜欢思考,喜欢观察这个世界。

我依旧关注甚至向往那个自由民主的国度。但获取信息的渠道多了,不再是几个大V在微博里自说自话。原来他们的生活也并不都是那么美好,不是每个人都有大房子,也会有很多人露宿街头。他们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素质,也会跑到周围贫穷的国家寻欢作乐,也会跪在黑人的脖子上让他窒息而亡。他们也会冲进街边的店铺打砸抢,拿着枪冲进校园扫射。

而普通中国人的日子越过越好却是事实。

老家的小山村竟然通上了水泥路。我小时候就受够了那条坑坑洼洼的山路,一到下雨天根本没法走,想着等以后有本事了,就给乡亲们修条水泥路。只是我一直没本事,政府却已经帮我们把路修好了。

家里也通上了4G网络,母亲也玩起了微信,每天就和她的那帮姐妹们在微信群里唱山歌。而家乡曾经遍地的青瓦房甚至茅草房已经绝迹,家家户户都建起了小洋楼,也开起了小轿车。村里年轻的小媳妇们就在家里带孩子,这让母亲感慨万千,她说当年就是在牛圈里喂牛时生的我,生下我的第二天就去田里插秧了。

似乎,世界变了,我们的国家也没那么差!但我不知道怎么去表达。

直到我看到卢克文的文章,《文在寅的复仇》,《走向存量残杀的危险世界》。卧槽,这个世界的底层逻辑,原来是这样子的。看着看着,我也有写文章的冲动了。

送外卖很辛苦,想要多挣钱,就要付出比别人多得多的努力。一般来说我们外卖骑手晚上12点下班,但是为了能多跑点单,我一般都会主动跑到两三点,因为深夜里人少单多,适合跑单,就是有点累。

我在跑外卖的空闲时间看新闻,构思文章,但是不动笔,因为写文章需要灵感,一旦打断了很难把感觉找回来。所以只有两点多下班以后回来用手机写文章,经常写到四五点才睡觉。

我开始给卢克文投稿,想着把我的经历、我的思想变化让更多人知道。但我一开始并不抱什么希望,因为我高考结束以后就没有正儿八经的写过文章,这么多年不写文章,文笔也退化了很多,写的像个小学作文一样。

直到我的《独山传》,终于得到了卢克文工作室的回复。我问,你们看上我啥了?他们回答,和卢克文一样,来自底层生活的撕裂感,让我的文章有着最质朴的情感。比较知识储备和笔法,这才是最打动人的。

我成了工作室外部合作写手,当自己的观点被上万人看到,那种幸福,无与伦比。再后来,我接到了卢克文工作室的电话,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工作室希望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大家一起讲好中国故事,发出中国声音。被西方垄断了500多年的世界话语权,是该打破的时候了。

要离家千里到东莞工作,想想老婆孩子,很是纠结。但我还是决定来到这里。据说绝大多数人为了糊口而工作,只有不到5%可以做真正喜欢的事情。

虽然只是个欠着外债的前外卖小哥,不敢奢谈什么家国情怀,但能让更多曾经和自己一样茫然的朋友,了解我们的国家和世界的真相,这就是我发自内心喜欢的事情。

而加入工作室之后,我才知道,每个伙伴,都跟我一样,顶着极高的机会成本,因为喜欢,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分享自己的所思所想。

真心希望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加入我们,让我们一同记录这个伟大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