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独身文化”的崛起

作者:新浪科技 阅读(414)

就在十年前,许多日本人还羞于被人看见独自一人在学校或办公室吃饭,甚至宁可躲在厕所隔间里吃。没有朋友是绝对的禁忌,所以才会出现benjo meshi这一现象,即“在厕所里吃饭”。

但如今许多人都认为,日本在这方面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调酒师Miki Tateishi就是其中之一。她在东京新宿区一家名叫“Hitori”(意为“独自一人”)的酒吧工作,酒吧环境舒适温馨,是专门为独自喝酒的人设计的。

“有些人只想一个人待着,还有些人则想建立起一个全新的群体。”Tateishi指出。她认为这家酒吧“只限独客”的政策可以帮助到那些被一般群体拒之门外的客人。这家酒吧的环境悠闲而懒散,可以同时容纳十几个人。顾客们可以自由自在地相互聊天。酒精和狭小的卡座也可以让人们更容易地进行互动。

“我觉得这挺罕见的,”现年29岁、在一家制造业公司工作的Kai Sugiyama表示,“我感觉日本更习惯成群结队,所以人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想和别人一起。独自行动的文化在这儿不太流行。”

然而,越来越多的行业正在发生改变,开始为想要独自活动的人做出相应的调整。从餐饮、夜生活到旅游,专为个人提供的消费选择近年来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这种现象被称作“ohitorisama”运动。人们开始大胆地选择一个人行动,全然无惧他人的眼光。

独自一人的力量

“ohitorisama”一词可以简单地翻译为“一个人的聚会”。如果在日本的Instagram上搜索这个词条,能搜出几十万张照片,比如在餐厅一个人吃饭、电影院的大门、露营地的帐篷、突出“独自探险”的旅途照等等。在最近18个月里,更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在新闻中和社交媒体上表达了自己对“ohitorisama”式的独处时光的热爱。

“单人日式烤肉”也是近几年新出现的一种就餐形式。一般的日式烤肉会有一群人坐在餐桌旁边,一同烤制鸡肉、牛肉或猪肉。但在享用单人日式烤肉时,烤肉和吃肉的都只有你一个人。

就连卡拉OK这种经典的日本娱乐方式也在向单人化发展。“对单人卡拉OK的需求量大大增加,如今约占卡拉OK消费者的30%至40%。”东京单人卡拉OK公司1Kara的销售经理Daiki Yamatani指出。在日本,卡拉OK可谓随处可见,一般都是由好几层楼构成的大型建筑,里面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房间,适合不同规模的群体。但人们对独自唱歌的需求也在与日俱增,因此1Kara公司将适合多人唱歌的房间换成了电话亭大小的个人“录音棚”。

在日本,喝酒和夜生活传统上都是与同事或朋友们一起进行的,日本的饮食文化也习惯采用聚餐制。因此ohitorisama运动无疑是一次重大的转变。但究竟是什么因素驱动了这种变化?这种变化又为何被看得如此重要呢?

社会压力

在许多国家,一个人独处并不会显得很奇怪。例如去年12月,美国演员克里斯蒂娜•亨德里克斯就发布了自己独自参加一场音乐会的照片。英国演员艾玛•沃特斯最近也表示自己很享受单身生活,“做自己的伴侣”。西方报刊上会发表在酒吧独自喝酒和看书的指南。许多社交媒体网红也以独自旅行作为自己的职业主题。

但在一个提倡顺应大流和融入群体的国家,独处可不是件小事。日本人口约1.25亿,国土面积却还不及美国加州,更何况其中五分之四都是山地、不适宜居住。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国家,人们自然很重视集体精神。

“日本是个小国,每个人都要学会与他人和谐共处。”日本最大的经济研究公司、东京野村研究所高级顾问Motoko Matsushita指出。“因此人们面临着很大的同辈压力,不得不成群结队地行动。”

Matsushita表示,随着社交媒体越来越普及,你在社交媒体上的关注者数量或获得的点赞数量也可以决定你的价值高低,这导致独处被进一步污名化,受到的同辈压力简直大得令人窒息。她指出,ohitorisama现象的崛起正是对这种观念的反击,全天候不间断的交流文化也对此起到了一定的助长作用。

就拿“在厕所里吃饭”这一现象来说,大阪大学社会学家Daisuke Tsuji发现,在厕所隔间里吃饭的学生并不是因为喜欢独自吃饭才这么做的,而是因为不希望同学认为自己找不到一起吃饭的人。

不过Matsushita认为这种情况正在改变,社会针对一人独处的负面压力已经有所减轻。“‘你必须结婚生子’,诸如此类的社会压力正在不断减小。”她开展的一项有一万人参与的研究发现,从2015到2018年,人们对独立性、以及“家庭灵活性”的倾向不断增加。例如,越来越少的人认为人们必须结婚生子,并且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即使有了孩子也可以离婚。在已婚人群中,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对配偶保密是可以接受的。

“超级独身社会”

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之一是,日本社会正在经历一次人口统计学上的剧变。出生率正在不断下降,去年仅有86.4万个新生儿,创下了1899年有人口记录以来的最低值。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由单人组成的家庭数量也在不断攀升,从1995年的25%增加到了2015年的35%。结婚率不断降低,再加上日本老龄化程度严重、鳏寡人数不断增加,这两点都导致了独居人数的上升。在这种新的人口统计学背景下,消费者行为、以及企业为迎合消费者提供的服务,都在不断变化之中。

“独居人群的购买力如今已不容小觑。”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博报堂”研究员Kazuhisa Arakawa指出。他针对日本这种“超级独身社会”的经济写了几本书。据他预测,等到2040年,15岁以上人口将有一半会独自居住。“我认为,假如不重视这些独身消费者的需求,市场就无法继续发展。”

现年22岁的东京IT从业者Erika Miura就是一名ohitorisama主义践行者。她说自己在朋友中是个“异类”,因为她有很多事都只想自己一个人做,比如一个人滑雪、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唱歌。她表示,一个人做事可以更自由,而且东京有很多提供给独自一人的服务。1Kara公司的顾客Go Yamaguchi则表示,如果和朋友们一起唱歌,必须等轮到自己才能唱。“而且如果我唱得不好,我会感觉很丢脸。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就能随心所欲地唱歌了。”

专家指出,Ohitorisama运动也给“传统家庭”的成员提供了新机会。Arakawa在2018年开展的一项研究发现,有三分之一的已婚人士喜欢单独做点事情,比如偶尔去独自旅行等等。已经结婚生子的Matsushita对此表示赞同:“我也喜欢时不时一个人去唱唱歌。”

至于老年独身人群,Matsushita指出,这一群体对于别人看见自己独自一人“在心理上较为抵触”,女性尤其如此。但她认为,随着年轻一代不断打破界限,特别是随着市场意识到老年独身消费者的重要性,这种情况也会有所改变。

“世界在变化”

正在经历这类社会变化的国家显然不止日本一个。随着出生率骤降、结婚年龄提高、人口逐渐老化,许多国家的独居人数都在不断增加。伦敦市场调研公司欧睿国际去年发布的一项研究预测,全世界单人家庭的数量在2000至2030年间将增加128%。

“不仅仅是日本,所有国家未来都将成为‘超级独身社会’,主要由不愿结婚的年轻人、以及丧偶后恢复独身的老年人构成。”Arakawa指出。“如果某个行业依旧仅以家庭为重点,将是很不切实际的做法。”

当然,在人们对独自吃饭喝酒见怪不怪的国家,ohitorisama运动的影响并不会那么显著。但在日本,这项快速兴起的运动则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

Arakawa表示,他相信大多数日本人骨子里都是很独立的。“我们不该将人们简单粗暴地划分为‘能接受独处的人’和‘不能接受独处的人’。”他说道,“大多数日本人其实生来都喜欢独自行事。”他发现,参加音乐会或音乐节的人有一半都是独自前去的,希望通过共同爱好结交新朋友。

人口结构的变化、再加上人们开始用更加灵活的态度看待不同的生活方式,ohitorisama现象得以在日本蓬勃发展。“仅仅10年以前,人们还会嘲笑‘在厕所里吃饭’这种做法,” Matsushita指出,“而如今,我们已经有了许多针对一个人的服务。人们看待独处的心态也变得更加积极正面了。”

在文章开头提到的Hitori酒吧里,一位又一位独自前来的顾客在这里与他人会面、交际。而调酒师Tateishi对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因为在成为这里的员工之前,她也一度是这家酒吧的常客。

“对那些之前只爱宅家的人来说,如果能走出家门、建立起一个新的群体,他们也许就会变一个人,”她指出,“他们会发现,这个世界正在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