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雾:这个世界,欠湖北人、武汉人一声道歉

作者:老雾 阅读(189)

(01)

每个人都受到了疫情的影响。

被禁足、被隔离,以及自己或家人染患新冠的人。所有的人,都受到影响,甚至一生命运被改变。

——但可能任何人所受到的影响,都比不了吴佳。

(02)

吴佳,湖北天门人。

29岁。

善良、勤劳、质朴,达天知命。

去年,吴佳在广州打工。

年底,有朋友介绍他到晋江,在家工厂做工。

吴佳去了。他是个很能吃苦的孩子,连春节都没回家。

大年三十,疫情爆发。

各地封城封社区,举国禁足。

吴佳很小心,躲在出租屋里,足不出户

——可万万没想到,晋江有个人从武汉回来,却谎称是从菲律宾回来。然后他频繁参加大型宴饮场所,宴饮人数多达3000,他在酒场上极为活跃,各种狂吼划拳,各种唾沫星子狂喷。

然后他就确诊了。

确诊了。

这就是晋江毒王事件。

晋江毒王,导致当地多人被隔离,也带来极度的恐慌。

恐慌蔓延,房东发现吴佳的身份证,是湖北的。

就要求吴佳离开。

吴佳只好搬离出租屋,到处找酒店。

可当地所有的酒店,都不容纳他。

又赶上全国封路,连车都找不到。万般无奈,吴佳就用两只脚走——从晋江,走到了泉州。

到了泉州,仍然找不到允许他入住的酒店。不得已,吴佳找到派出所求助。

派出所把吴佳,安排到当地的欣佳酒店隔离。

虽说是隔离,但好歹有个地方住了。

吴佳在欣佳酒店隔离了17天,他真的很想继续隔离下去,可是酒店不允许,他只好出来。

出来还是没地儿住。

他想找份工作,但经济停摆,根本找不到。

走投无路之际,欣佳酒店的大堂经理,生出恻隐之心,安排吴佳在酒店做前台。

终于有个落脚之地了。

吴佳松了一口气。

他在酒店工作了10天。

第10天,是2020年3月7日。

那天夜里一声巨响,举国震惊。

泉州欣佳酒店垮塌。

吴佳是埋在废墟之下的遇难者之一。

这就是疫情对他的影响。

他是那么的努力,什么也没有做错。但疫情带来的变化,让他的生命,定格在29岁。

也让他的家人,陷入一生的痛。

(03)

吴佳的遭遇,堪称这个时代的写照。

所有人、所有人的人生啊,其实都能在吴佳身上找到共同点。

区别是他已经休息,在建筑物轰然垮塌的刹那,休息了。

而我们还在苦撑。

(04)

美国有位中年男,叫尼古拉斯。

年轻时——15年前——他和一位叫詹妮的女室友,在纽约曼哈顿合租。

15年后——也就是现在,詹妮要结婚,要退房。尼古拉斯也要搬到女友玛丽家,就把纽约的房子退了。

这时中国疫情爆发,尼古拉斯根据他丰(武)富(断)的记者经验,在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谣言!

百分百谣言!

即便不是谣言,也跟他没半毛钱的关系。

——不做任何调查和思考,用脚趾头做判断而不是用脑子,这就是尼古拉斯的职业素养。

你能拿他怎么着?

然后美国疫情爆发,这货躲在女友玛丽家,感觉很安全——可是女友玛丽从未承受到过如此大的焦虑,崩溃了,就温柔的对尼古拉斯说:滚!

shit……尼古拉斯怒了:谁稀罕住在你这儿?

滚就滚!

尼古拉斯扛起行李出了门,挨个朋友打电话,求收留。

然而疫情时期,谁敢收留他这么个中年油腻男?

尼古拉斯这才傻眼,只好再找前室友詹妮,只要求在詹妮家的院子里搭个帐蓬,让他跟狗一样睡在帐蓬里就行。

詹妮答应了。

但尼古拉斯没在帐蓬里住几天,詹妮突然给他发了条短信:你住在那里我好紧张,滚出去好咯?

又得滚……尼古拉斯无奈逃出纽约。

他在火车站和荒野流浪了段时间,最后在一家关闭的滑雪场,找到个废弃的宿营地——截止目前,这货还住在那儿呢。

(05)

比较一下美国的尼古拉斯,和中国的吴佳,就会发现:

在各自遭遇上,尼古拉斯的个人责任更大,美国的富足生活养出了他这种经典米虫,人到中年还没有生存能力。而中国的吴佳,个人是极努力的,但是残酷的环境压碎了他的努力,让他的人生归于沉寂。

我们中国人,生活环境中的财富,太稀薄了。

中国人生存,一定要把自己和环境牢牢的夯在一起,筑成一个稳固的生态圈,才能做到旱涝保收——但这次疫情,直接摧毁了富有者的生态圈,和贫寒者的生存圈。

吴佳就是典型的生存圈被摧毁。看看他生前走过的路,环境中任何微小的变化,对他来说都是坏消息,都近乎灭顶之灾。他顽强的与艰苦环境做斗争,从未放弃从未言败,他遭遇了现实中几乎所有的、对湖北人、对武汉人的不友善。唯一好心帮助他的人,却把他带进了那座终将垮塌的劣质建筑。

人啊,真是走不得背字。

一旦走背字,就会接二连三,倒霉的事儿一桩桩一件件。就是因为我们的环境太差了,空气中的财富太稀薄。许多人只是活着,就已经耗尽了力气,再有点疫情这类的风吹草动,神经真的吃不消。

所以需要点人生幸运管理,无非不过是:

第一:不能像尼古拉斯那样漂着,要有点事业根基。

你得有个技术、或是经过长期夯实的行业积累。你所积累的外围资源构成你的生态圈,避免让你陷入被动。

第二:有了事业根基,你还需要像尼古拉斯那样漂。

疫情之前,一个行业或产业,能活十年就算侥幸了。所有的技术和行业,都处在迅速淘汰之中。疫情之后会有大量的行业产业复活,但其淘汰率只会更高,淘汰周期更短。所以我们的生态环境需要虚实结合,经济高走时,三分实七分虚追求扩张。经济萎缩时,七分实三分虚,守住底盘。

第三:徜若事业有波折,还需要吴佳的坚忍与执著。

顺势时不狂妄,逆势时不焦虑。只有做到前两步的人,才会做到这第三步。

第四:尽人事,听天命

一切都做了,没犯任何错误——但在疫情这样的变局面前,仍是无理可讲。老天爷就像个孩子,总是要掐走人间最美丽的那朵花。我们只要确保每一天入睡之前,都是自己的认知与努力,达到最高峰的时候,这就够了。

向死而生,砥砺前行。这是对我们自己的个人态度。

——但是武汉人、湖北人与中国人,为抗击疫情付出了那么惨烈的牺牲,全世界都欠我们一个道歉。

所有信守善念之人,都会遭遇忘恩负义的背叛。所以,疫情之后的中国,必须要秉持开放的态势,必须要把注意力放到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上来。这就要求我们所有人,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创造的社会财富再多一些。天门人吴佳,与美国的尼古拉斯相比,让我们看到的是美国何等的富庶,富到了能让一个不费心思不动脑子的人,活得仍然像个人样。而吴佳遭遇垮塌之楼,说到底就是我们太穷了,社会财富的配平也太畸形了,我们没钱,买不起更优品质的公共服务。此后如果吏治能够得到整肃,开放的步子也不要慢,假以时日,期以流年,我们也能创造出让每个人中国人,都能活出尊严的社会财富。唯此我们才能对得起武汉人、湖北人与中国人在今天所遭受的苦难。

雾曰


《易经》说,世间有阳,就有阴。有光明,必有黑暗。有雅致,必有污浊。有台面上的衣香鬓影,也有洗手间的马桶哗哗响。

要牢记,是我们对非常事情的处理能力,决定我们的幸福,而非那些表面上的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