嬉笑怒骂话非洲

作者:小二胖 阅读(89)

黑哥:

看见这颗树没有?

我踹一脚,果子能把我淹死。

非洲自然物产丰富的程度,是没去过的人难以想象的。

老天爷赏饭,木薯枝子插地上就能活,饿了树上踹一脚就掉果子,又饿不着又冻不着的。

海边的螃蟹十几分钟就可以弄一桶,还都是壳宽十厘米左右的。

暴雨过后水退下去,河滩上都是一坨一坨的,不是泥,全是大甲鱼。

朋友开玩笑,这么好的土地,这么好的气候条件,我们的祖辈咋就没把他们打成自古以来呢?现在打也来不及了。

1

胖爷小时候听过一句顺口溜,“吃饭靠上树,身上三块布,政府靠援助,说话不算数。”

工作后,好些朋友都派到了非洲常驻,每次回国述职后,我们都要找个地方聚聚,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那些见闻能屡屡刷新你的三观。

在那,我们习以为常的价值观、各种底线,都不适用。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没酒喝凉水。

基本上国内刚过去的人,第一个礼拜接触当地人,就像看到了人性阴暗面的大集合,然后就习惯了。

懒:刚到那的时候,工地招人干活,一月4000(当地币)招不够,开不了工。后来请教了其他公司才知道,招聘改为:一天100,日结。

跟三和大神们差不多,做一天耍三天,只接受工资日结,如果第二天他还出现,那一定是花完了。

而且各种各样让我们无法理解的花式花钱,买箱啤酒然后一口气喝完的,几个人凑钱买一堆一号电池,放在巨大的收音机里音量最大在海滩上跳一晚上舞的。

基本没见过管老婆小孩的,在他们大部分人的意识里,老婆要自己养活自己和孩子。

有个朋友在非洲东部某国家待了两年。他们那倒是每月底发一次工资,然后就放假3天。

反正你不放假也没人来上班,这三天基本上白天睡觉,晚上在工地的酒吧里玩通宵,喝酒,跳舞。

网上视频看到的黑人磨洋工是真的,现场真就那么样,扎个简单的钢筋20多个人,还有20个围观的。

偷:各种偷,偷工地的建筑材料,偷厨房的食材,偷衣服,偷鞋,偷汽车配件……基本上就是偷一切能拿到的东西。

孔乙己的偷书不叫偷差不多一个意思吧,脑子里没有"小偷"的概念,而且全民皆兵

出去办事需要带一个人看车,车停在视线以外的地方,超过五分钟一定会丢东西。

一开始,如果丢了东西就派小黑人去黑市上买,后来发现这个小黑人根本没去买,钱揣自己兜里,而是去印度人那偷。

贪:官员大都是胖子,有钱了之后往死了吃,各种以权谋私,当地警察还是比较巴结中国人,不是罚款,就是索贿,刚果金热衷敲诈。

要是出差去西非,在喀麦隆机场转机被翻了几次行李,带到警察局待了2个多小时。

刚果金,在机场每见到一个官员都得想办法从你身上弄点小费,否则就没完。

当地有一项费用叫“出差费”,不是我们正常理解的员工正常出差给报销的出差费,而是当地政府官员外出办事儿相关公司要支付的费用。

没来过的人可能不相信,但这是真的。

这不是个别现象,也不是普遍现象,而是全部现象。

2

中国也不是没有落后愚昧的村子,但中国有传统文化。

大部分人没读书也有传统道德文化的熏陶和约束,而且特别重视教育。

知道什么叫居安思危、什么是未雨绸缪、什么叫自力更生,穷什么不能穷教育… …

但这些,对于黑哥们来说,不存在的。

九十年代北京市粮食局组织过一批援非的,就是到那边去教黑人种地、加工粮食、建粮食厂。

当地黑人的工资得分两部分,钱和玉米面。每周领工资的时候,黑人工人的老婆就会拿着口袋来领玉米面,钱是老黑领。要是都给钱,后几天指定吃不上饭了。

去之前,由于传统教育,大多对黑人还是同情和包容的,毕竟我朝宣传了三十多年“亚非拉兄弟姐妹”,回来之后,个个恨得牙疼。

还有国内援助农场的,十几个中国人过去,盖房子,打井,修水渠,雇佣一帮小黑人,教给他们种地,操作水泵… …

两年之后,中国人走了,把农场移交给小黑人,想象着他们以后就能自力更生,带着下一代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了,多开心。

真的,你想多了,不存在的。

这些小黑人用一周的时间,把所有能拆的东西全拆走卖钱,花式花钱,几天花完继续上树摘果子,吃木薯、玉米、木瓜。

一个好端端的农场,一周之内除了井里的铁管弄不走,其他都空了,门窗都能拆走。水利设备上面的法兰盘都能弄下来。

都看过《战争之王》吧,一群小黑人拆了一架运输机,那么大的一架飞机,顷刻之间嘛也没有啦。

经常有小黑人守在路边,欧洲佬来自驾,体验自然风光的,被大象撞到,或撞到大象,出了车祸的,一拥而上,瞬间车就给拆的一干二净,有时候连大象也给拆走了。

咱们初中政治课都学过,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只能说那里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不适应。

胖爷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比起民主,还是奴隶制度和封建制度更有利于那边的生产力发展。

3

非洲土地是真的肥沃,芭蕉、木薯、木瓜、猴面包树,饿不死,吃饭太容易了,就是人不行。

黑哥们还没有来得及到达尔文的物竞天择的进化论,基因还没有经过筛选就直接进入到现代社会了。

咱们中国人勤奋、聪明,那也是五千年发展筛选的结果,品行不好的早就没后代了。

但欧洲殖民者登陆非洲的时候,黑人还处在原始部落氏族阶段。

黑哥们昨天还踹树捡果子吃,今天就是现代人了。

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这两个文明进化必须要经历的阶段全部跳过。

直接从原始部落到现代,连个过渡时期都没有。

没正经的经过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又怎么知道民主社会的珍贵!

突然让他们进入民主社会,他们根本适应不了!

可能使用暴力反而是他们唯一听得懂的语言。

看过王小波的《椰子树与平等》吧?开头写诸葛亮砍树那段,颇为传神。

胖爷给你们念一念:

在三国以前,云南到处都是椰子,树下住着幸福的少数民族。众所周知,椰子有很多用处,椰茸可以当饭吃,椰子油也可食用。椰子树叶里的纤维可以织粗糙的衣裙,椰子树干是木材。这种树木可以满足人的大部分需要,当地人也就不事农耕,过着悠闲的生活。
诸葛亮南征来到此地,他要教化当地人,让他们遵从我们的生活方式:干我们的活,穿我们的衣服,服从我们的制度。这件事起初不大成功,当地人没看出我们的生活方式有什么优越之处。首先,秋收春种,活得很累,起码比摘椰子要累;其次,汉族人的衣着在当地也不适用。当地天热,搞两片椰树叶把羞处遮遮就可以了。至于汉朝的政治制度,对当地的少数民族来说,未免太过烦琐。
诸葛先生磨破了嘴皮子,言必称孔孟,但也没人听。于是他下了一道命令,一夜之间就把云南的椰树砍了个精光;免得这些蛮夷之人听不进圣贤的道理。没了这些树,他说话就有人听了。

胖爷的理解是,一是没了椰子树,自然物产没了,你要吃饭,就得听我的,二是砍树用的刀斧也可以用来砍人,手下的人够多,刀斧也够多,当地人就怕了。

欧洲人也是一样的招数,殖民非洲的时候,用枪、用火炮锤得他们疼到了骨头里,直到现在对白人还是怕。

民主不是不好,但是这本身是个奢侈的玩意,只有国家发展水平到一定程度,人民的素质和教育程度较高时,才能推行得好,否则适得其反

所以,一定要用历史和现实的眼光来看民主,而不是迷信般的闭着眼睛套公式,教条主义害死人呢。

4

常驻的哥们说,如果能狠下心来,那么大部分时间,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黑哥们还会对你点头哈腰

但是极大部分中国人心肠都软,他们就是看中这一点,肆无忌惮的向中国人讨要好处,完了还不感谢你,他们会说,这是上帝的恩赐。

永远、永远不要给黑人一点好处,不管这好处是钱、是关照、关心、还是任何你能想到的好处,这是他接触这么多黑人以后的经验。

在非洲待久了的人都不会相信黑人,莫桑比克彭巴省有位老华侨,收养了一个七八岁的黑人孤儿,把他当儿子一样让他接受教养给他工作。

这孩子长到二十岁左右,一天晚上把老华侨绑起来洗劫了家里的财物人间蒸发,在莫桑华人圈好多人都知道。

今天你对他好,他不感谢你而感谢上帝,明天你没对他好,他不恨上帝而是恨你,脑回路异常清奇。

也有很多去中国留学回来的黑人给中资企业当翻译,在当地都算家庭条件算比较优越的,他们跟中国人的关系也都很好。

但是,所有黑人都一样,包括接触的当地大公司的上层,政府官员,国防部长,真的不论家庭、出身社会地位如何,都一样。

你给他点好处或者用他办点事,他不会认为你在帮他,人家是有信仰的,认为这是主赐给他的。

底层跟上层的区别只在于,底层要1万非郎就很开心的回去骂你傻X了,上层可能张嘴就要10万美金。

有朋友外派,回来跟我讲,当地人醉生梦死今朝有酒今朝醉,没钱了或偷或抢,当地ZF基本等同于土匪。

动辄派军警来“查”你,或者要你配合调查案件,一去就一天,啥也别干了。

而且最恶心的就是挑中国节日聚会的时候来查,比如说中秋聚餐时,来了一卡车的黑兵。

当然你要是给递上Money,就啥事不会有,你说大过节的谁愿意跟他们耗个十几二十个小时?还不赶紧给钱免灾。

5

有个朋友在美国当码农,他跟胖爷说,他住的公寓对门是一个黑人教授,五十多岁了一个人住。给人的感觉挺文质彬彬的,后来得知他曾祖父那一辈就已经来到新大陆了。

他们关系不错,还讨论过对中国的看法,他说中国的崛起不是沾染着其他人(国家)的鲜血上诞生的,而是和平靠自身发展而成功的,和欧美不同。

听完让人挺意外的,没想到还有这么明事理的老外。

但是非常遗憾,去年圣诞节前夜,老教授死了,在购物回家的路上,被两个混混抢劫,胸口中了一枪。

后来凶手抓到,都是黑人。抓到以后警察说他们杀死的是一名大学教授,同时还是非洲援助的志愿者。

而他们的反应却是“我们才抢了20美元和一个手机,他都不愿意给我们,我们只好杀了他,省得他大喊大叫引来警察”。

毫无忏悔之意,令人发寒。

我想,黑哥们中间不是没有明白人,只是这些人很难活到能做出改变的时候。

引用美国民主党黑人民权领袖 Jesse Jackson的话,他说的话让我觉得比较悲哀。甚至他自己都觉得为当时有这种想法而难堪。

There is nothing more painful to meatthis stage in my life than to walk down thestreet and hearfootsteps and start to thinkrobbery’. then turn around and seesomebodywhite and feel relieved.

翻译过来:黑夜里,我(自己也是黑人)走在昏暗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忽然听到脚步声。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是不是来抢我的?等到走近了,我发现对方是白人,于是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胖爷估计当时那白人心里也慌得一匹。

想起《破产姐妹》里被劫店, 黑老爷子还打趣道:"抢人和被抢我都很有经验"。

美国做过统计,在不合理枪击致死黑人平民的案件中,75%是黑人警察开的枪。

看见了吧,就是这么狠。你琢磨吧,大部分黑人住在黑人区,黑人区犯罪率多高,从小见识了各种黑人犯罪,长大后当了警察,你说是不是会对黑人更加防备和忌惮?

6

胖爷提醒那些年轻的女孩子,千万别做傻白甜,有些话听听就行了,千万别信,保护自己才是是实实在在的。

各种无底线讨好夸奖,“你多么多么漂亮”,“你样子多么美”,”我多么多么喜欢你”等等,见到女孩就说,对一百个女生、一千个女生说,总有那么几个脑残的会相信。

我想和你学中文……他会和你学中文?你信吗?

我家里是酋长……,我家多么多么有钱……说白了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他那下半身的事。

总之,千万别和他们单独相处就好,尤其是傻乎乎的去他们宿舍,那是找死。

YouTube有两个粉丝较多的黑人频道,一个是娶了中国老婆在中国生活的美国黑人,内容几乎全是黑中国的。

另一个是个中国女朋友,做过如何泡中国女孩的视频,向他的黑人同胞传播经验。

胖爷看了视频下留言,肺都气炸了一边炫耀、一边交流经验、一边歧视辱骂中国男人。

但就是这种人在很多女孩眼里都是香饽饽啊。

有个哥们,曾经说自己不是个种族歧视的人,直到后来毕业到广州白云那边工作。

你去广州瑶台,一不小心公交车上就你和司机师傅两个中国人,恍惚间以为自己出国了。

巴黎貌似是黑人移民居住最多的国家了吧,但巴黎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

曾经的浪漫之都曾是胖爷儿时满怀幻想向往的地方,而现在,除了出差,真不是特别想去了… …

说实话我很为中国的将来担忧。

非洲常驻的哥们回来跟我讲,越出国越爱国,呆得越久就越觉得中国人伟大。

你要说遭受苦难,咱们国家自1840年以后遭受的苦难一点儿也不比别的民族少,但是咱就是能挺过来,而且一步步发展起来,你再看看他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2018年,中国为了改善环境并保护人民健康,宣布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2019年和2020年,禁止进口的范围还将进一步扩大。

胖爷觉得吧,有些垃圾,也得禁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