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一小学头环监测课堂走神:黑科技下的紧箍咒,到底是谁养在孩子身上的寄生虫?

作者:李一溪 阅读(102)

 

这个戴在学生脑袋上奇奇怪怪的东西,正是近日自称来自麻省理工和哈佛等研究机构的产品,它作为校友的爱心捐赠产物出现在了浙江名校孝顺镇中心小学中。据介绍,它是一种脑机接口头环,可检测脑电波,能监测学生上课时的注意力情况,给学生上课和写作业时的注意力集中情况打分,实时传输到老师电脑上,并像考试排名一样发到家长群里。

1

“这些头环到底是什么产品?这些产品会对孩子的身体健康产生什么危害?所收集的数据是否侵犯了学生的隐私?头环是否能够达到所宣称的目的,效果如何?以及让学生佩戴头环监控注意力,是否会让学生产生逆反心理?”这些由校友免费赠送学校的50个“赋思头环”,让浙江省金华市孝顺镇中心小学和相关机构成为公众焦点。

在孝顺镇中心小学官网有这样一篇题为“观赋思学堂风采,探赋思头环之秘”的文章,文章中写道,该头环不仅是学生之爱,也是教师之喜。无论是刚开始使用头环的老师,还是已有体验经历的老师都提到赋思头环能有效地提高他们对课堂的把控程度,实时了解学生的上课动态,并通过分析课堂报告,更有针对性地进行教学设计。孩子们谈起使用赋思头环的感受,都他们难掩兴奋之情,纷纷表示最喜欢课前用于放松的冥想环节和课堂上的注意力小游戏。而得到课堂评价“A”是他们努力的目标。

有老师介绍说,学生带上头环后,「上课回答我的问题, 他们的声音会比平常更响亮」,可以有效提高成绩。家长则表示孩子从一开始对黑科技感到新奇,到慢慢关注学习本身,注意力较之前更加集中。大多数学生家长的态度,不仅支持,甚至欢迎。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小学生带上这个设备后,传感器便会通过三个电极检测到佩戴者的脑电波,从而评判学生是否集中注意力并打分——上课专注就亮红灯,上课走神就会亮蓝灯,接触不良或者没联网就亮白灯。同时,“注意力分数”会像考试成绩排名一样,以每10分钟一次的频率被发到老师电脑和家长微信群里,以供他们掌控孩子的上课状态“好不好”。

在《Vista看天下》的报道中写道,相比于老师家长对于智能头环的一致好评,和“没有副作用”的结论,被戴上头环的孩子们则给出了不太一样的反应。一位五年级的小学生就表示:“如果自己被发现分数太低的话,回家后就会遭到远程监控的父母惩罚。”有学生说带上会痛,也有学生觉得带上之后感觉额头上有个印紧紧的压在头上。《华尔街日报》的视频中出现了很多学生“如释重负”地摘下头环的画面,称戴久了会有束缚和刺痛感;也有孩子在被批评 “上课不专心”后,默默叹口气。

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赋思头环的生产商BrainCo创始人韩璧丞说,赋思头环本身是一个专注力数据的量化仪器,可以通过分析采集到使用者的脑电波,客观地显示出其专注力数值,有点类似于体重秤称量体重。赋思头环是一个帮助学生提升专注力,提高学习效率的产品,数据反映的是一个真实客观的值。

在传统课堂中,老师没有办法得到学生注意力的反馈,容易让学生失去听课兴趣,借助赋思教育系统,老师们可以根据班级平均专注力报告,实时调整教学方案,研发出令学生更感兴趣的课程。孩子意识到提升专注力对他的好处之后,比如写作业时间缩短、成绩提升、受到老师夸奖变多了,才会喜欢上这门技能。专注力的提升,跟学游泳与自行车一样,是一门技能,掌握了这门技能有助于更高效学习和自我管理,从而赢得更好的未来。对于每个人来讲,我们应该更好地了解自己,才能不断改善提升自己。这有点像做体检,真实的数据不应该让我们感到恐惧,而是我们更好认识自我的开始。

被戴上头环的孩子,我见犹怜

是监控?是智商税?还是父母老师偷懒的法宝?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条新闻时,席卷我内心的情感既不是愤懑,也不是厌恶,更不是悲哀,而是剧烈的恐惧与荒诞的嗤笑。此头环治标不治本,完全没有解决根源问题,我要为这群没有自主选择权的孩子们鸣不平。

所谓头环不过只是想要参透孩子的思想,成为寄居在他们身体里的寄生虫。那么这些寄生虫是谁在给他们补给的养分呢?是企图把反人类黑科技带进校园的资本家,是那些觉得有了头环就可以不认真备课而沾沾自喜的老师,是那些孩子的纯真童年被黑科技侵蚀还不自知、认为头环可以代替他们进行家庭教育的拍手叫好的家长,是那些在网络上说“还好我毕业的早,不关我的事”的看客。

我们的教育是需要灵魂的,老师应该努力提高教课水平,提高课堂趣味性,而不是靠紧箍咒的咒语强行使孩子注意力集中。相信大家学生时代都有上过“水课”,不仅课程内容无聊至极,老师也是照本宣科没有任何教学激情可言,如此没有吸引力的课堂凭什么还要孩子们浪费专注力,时刻精神紧绷,片刻也不能走神游离,未免太过残忍。

对于中小学生而言,心智尚未成熟就进行监测意识,很可能影响其人格的独立发展,或者催生表演性人格。小学生的三观还没有完全建立成型,通常都是老师说什么做什么,这很有可能就造成在以后他们的观念里,接受监控是对的,无权反抗,并且还要为了自己不被批评而战战兢兢地应付体制下的一些规定,假装老师眼里的乖孩子,永远找不到真实的自己。

进一步说,单纯的孩子们没有阅历、三观尚未形成不知道自己有权利拒绝佩戴这种反人类的头环,孩子们的父母也不明事理吗?那些拍手称快的家长,试想你在上班时也被要求戴上这种头环,被上司监控,像个工作机器一样没有尊严、没有隐私地劳动,还能笑得出来吗?请问在上班时你们可以做到不去想午饭吃什么,还有多久才下班吗?你的个人绩效又是如何?自己做不到就请不要要求孩子。孩子是父母的镜子,长期上课不专注的孩子跟父母有没有进行良好的家庭教育并且以身作则有非常大的关系

来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Theodore Zanto博士表示,脑电波本就是一项尚不完善的新技术,如今多出现在医学研究中,能否大面积运用还有待商榷。更不要说,浙江小学的这款只用到3个电极的超级简易产品,除去电极的通信状况不好,处于好动期的孩子们在感觉痒、疼痛、不适、烦躁、误碰的状态下,数据又都会被干扰误读。虽然笔者不是神经学专业人士,但也质疑其此头环有交智商税之嫌。

相信大家在上学时都有被教室里的摄像头和站在教室门外窥视的班主任所支配的恐惧,我们不能否认的是,对于自制力较差的孩子来说,必要的监管是可以理解的,并且老师敲敲桌子提醒你“集中精神”和没收藏在抽屉里的小说杂志无伤大雅,但从个人意志层面开始监控就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每个人的自由意识关联着个体的尊严和隐私,任何企图读取我们大脑中的技术,都有可能成为控制个体思维的手段。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探讨的不是该不该用,而是滥不滥用。如运动手环来说,我们对其的使用仅仅出于个人意愿,相关数据也应该绝对地属于个人。意识是我们的私人领地,他人无权侵犯与干涉,可是对于“手无寸铁”的孩子来说,他们不知道他们有捍卫自己尊严和隐私的权利,他们也不知道那个戴起来有点痛和紧的东西除了让他们不敢走神之外,还有一个多么可怕的黑洞在向他们招手,让他们一点一点被吞噬,在身边形成一种可怕的氛围,给孩子带来“你只是个一切偷懒走神都尽在掌握之中的傀儡”的恐怖信号,让孩子手足无措

我们把此头环的初衷推倒重来再分析一次,假设此头环的目的真的是为了培养“好孩子”,那他们对好孩子的定义又是什么呢?上课强迫自己不走神的孩子就是好孩子吗?直接用单一呆板的指标去衡量人本该有的复杂属性就对了吗,科技与伦理之间的界限有考量过吗?还有,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永远高度紧张,发呆走神正是人体生理机制所要求的大脑休息。如果仅用一个集中注意力作为判定孩子有没有认真学习的标准,只会培养孩子慢慢地训练怎么样才不会让头环发现自己在走神的能力,除了应付学习,还要应付数据,会为原本繁重的学习压力雪上加霜,让人应接不暇。并且除去头环线路接触不好的情况下,处于好动时期的孩子们可以也会在痒、痛、烦躁等种种不适中误触,是否也会导致头环的数据不准确?用数据简单粗暴地判定孩子的专注程度,这件事本身就是武断的。

细想学生时代最快乐的事,不过是在老师滔滔不绝时思绪飘忽规划起这周末要和朋友们去哪里吃喝玩乐,不过是在全班安静地写着数学试卷时你走神回头偷看一眼喜欢的人然后满足地微笑继续埋头苦读,不过是趁老师回头写板书时戳一戳前桌的后背传个纸条和他说说隔壁班发生的八卦,不过是老师让大家背书时你偷偷用书本遮住脸,从抽屉里拿出零食迅速地吃上一口,转过头和同桌炫耀地比一个胜利的手势。这些美好的回忆不都来自于课堂的偶然一晃神。走神,是在高压的学习制度下孩子们唯一的偷闲时刻,没有“走神自由”,学生时代又该有多么的乏味空洞

《西游记》第八回中这样写道,“他若不伏使唤,可将此箍儿与他戴在头上,自然见肉生根。各依所用的咒语念一念,眼胀头痛,脑门皆裂,管教他入我门来。”紧箍咒是什么?是制服泼猴的定心真言,是后天精神驯服的产物,是对人原始生命力的导引和整合。观音菩萨给孙悟空戴一个“紧箍咒”,就是要以此来引导他的思想,用理性来操纵和导引这只野猴身上的非理性因素,强迫他接受文明的教化,藉以断除他身上的原始野性,促使他的“人化”和“社会化”,为的是让他能够融入文明社会。而反观这赋思“紧箍咒”,还是文明存在的保障,还是人成为“人”的必由之径吗?孩子和成人有何差异?成人就意味着人原始生命力的驯服,标志着“人化”和“社会化”的完成。而孩子是什么时候成人的?就是紧箍咒形成的时候。

课堂,应该教给孩子如何对知识充满敬畏与崇敬。学校,应该是帮助孩子健全人格,快乐成长的乐园,而不是让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戴上头环,成为等待着用一堆检测指标来做评估的机器的“质检”场所。教育应有的面貌是因材施教的尊重培养,而不是偷懒式的机械化知识灌输。孩子不应该被当成品相雷同的流水线产品。秩序井然一潭死水、情感冷漠不是我们需要的课堂。在我们讨论科技与伦理时,永远不要忘记一点,科技的诞生与发展是用来方便人,而不是束缚人的。与其费尽心思统计那些冰冷又无用的数据,不如想想如何靠近孩子们炙热纯洁的心。

目前,由于舆论发酵引起的热议过大,金华当地教育局决定暂时停用相关设备。但在某宝上还是能看到售卖的“赋思头环”,价格为3499元。销售页面上明确写有“技术来自NASA和哈佛”、“21天提升专注力”、“考试提分学霸”等字样。买家评论区更是有多达百条好评,有家长在评论区反馈:“孩子用完再也不敢走神了”、“用完头环,期末考试成绩提升了十几名”“平时上班忙,用了这个头环也不用像以前那么累地陪着做作业了”等。我想告诫各位家长,不要把孩子托管给科技,科技决不能让你卸下父母在教育中的责任,以身作则的陪伴和循循善诱的引导,才是最好的教育

王小波在《黑铁时代》中写道“他的脑子总是麻木的,不欢喜,也不沮丧。没有热情,也没有追念往事火一样的懊悔。他不向命运抱怨什么,当然也不会为什么暗自庆幸。不分析也不判断。没有幻想,也没有对往事甜蜜的沉湎。他的脑子是一片真空。”或许我们应该时刻反思与铭记,这样麻木的人生要怎么样才能避免重现在下一代身上。

摩尔根曾在《古代社会》中提到“管理上的民主,社会中的博爱、权利的平等,普及的教育,将揭开社会的下一个更高的阶段,经验、理智和科学正在不断向这个阶段努力。”

我相信,我们正在向这个阶段迈进,我也相信,“头环事件”只是科技与伦理间的小摩擦,初衷是为了让我们的教育水平更高。它并非一无是处,至少通过这个头环,我们警醒了,同时管窥到了成年人生活的深层奥秘,也让我们知道了,有些大人,忘记了自己曾经,也当过赤子心肠、坦率可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