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不群启示:当领导的说话要堂堂正正,不要阴阳怪气

作者:六神磊磊 阅读(142)

有一个问题:岳不群为什么要排挤他的接班人令狐冲呢?

在知乎上有一个高赞回答,站的是岳不群,认为令狐冲是败类,应该担责。

这个回答比较长,我节选其中一些关键段落: 我是岳不群,某一线城市的公安局局长……我与妻子以及一众干警不慎被黑社会所擒,我妻子几近受辱,这时候我的这位好徒弟忽地从腰间掏出一把他原本并没有的手枪,打伤了一众黑社会。
我让他把这帮人抓起来带到公安局去,他却不听,全然不顾我X市公安局的颜面,我问他枪支是从哪里来的他也不说……
令狐冲能称得上好人吗?他身为华山大弟子,不谋其事,是为不忠。欺瞒师尊,发现武学,隐瞒不报,是为不孝。未经师父同意,私学他人武艺,是为无礼。
好一个令狐大侠!好一个令狐冲!呸!看看铁中棠,看看郭靖,他也配是侠?

这个回答者没有名字,只叫“知乎用户”,不知道是不是原创。

我觉得他写得不错,角度很独特,能够站在岳不群的角度去思考。如果是考试作文,我会给高分。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是必须要说清楚的。

这个问题,对于岳不群和令狐冲后来的离心离德分道扬镳关系很大。

那就是,岳不群真的是“我问他枪支是从哪里来的他也不说”吗?

事实是根本没有。

回到当时的事发现场:华山派被蒙面敌人围攻,眼看要全军覆没,师娘都要受辱。危急之中,令狐冲使出“独孤九剑”,一剑退敌。

 敌人受伤跑了,令狐冲和华山派其他人都是死里逃生,瘫倒在地,躺在泥水里,喘息不定。

这时候,作为领导的岳不群说的是什么话呢?

他是“忽然冷冷的道”: “令狐冲令狐大侠,你还不解开我的穴道,当真要大伙儿向你哀求不成?

这是一句尖酸刻薄的话,或者说,是一句怪话。 这像谁说出来的话?对了,有点像柯镇恶的话。不像一方宗主、一派宗师该说的话。

令狐冲听了,当然大吃一惊,没想到师父这么猜忌自己了,强打精神要给师父解穴,岳不群却“怒道:不用你费心了!”然后自己运气冲穴。 结果冲了半天又冲不开……

岳不群此时此刻的言行,是非常不妥当的,也真的挺没水平的。至少有三点明显不妥:

第一,作为华山的最高领导,大家刚刚一败涂地,有的弟兄还遇害牺牲了。现在大伙儿都躺在雨水中、泥泞里,必须振作士气、凝聚人心,怎么说这种分裂的阴阳怪气的话? 你和令狐冲名是师徒,恩如父子,现在怪腔怪调叫“令狐冲令狐大侠”,是不是不伦不类就算要破脸,是不是也早了一点? 而且场合是不是也不恰当?全体员工都在场,大家听了会作何感想?意思是华山派要闹分裂了?这是其一。

第二,作为领导,要赏罚分明,不能感情用事、功过不分捣糨糊。 令狐冲一剑退敌,拯救了华山派,不然大家统统都要完蛋,你老婆和闺女要被迫上演岛国片,华山派要江湖除名。这首先是功,是不容置疑的大功。 有功者赏,岳不群作为华山领导,起码首先要肯定令狐冲的大功。“今晚多亏了冲儿”,这句话总会说吧? 至于令狐冲的武功来历,虽然也很要紧,必须调查,但是另外一回事,一码归一码 你看《神雕侠侣》里的忽必烈是如何赏罚分明的。他临阵处置一名百夫长鄂尔多,先斩首,然后宣布以阵亡之例抚恤,另赏鄂尔多妻子大笔黄金、奴隶、牲口。 诸将都不明其意。忽必烈说:此人跪拜郭靖,夸说郭靖厉害,动摇军心,当斩。但他奋勇先登,力战至最后一人,当赏。赏罚分明,所以诸将尽皆拜伏。 现在令狐冲明明刚立下大功,该赏还是改罚?如果该赏,你就先痛快表彰鼓励。如果该罚,你就干脆宣布把令狐冲抓起来,调查处理。都行。 可是你岳不群却不表态,反而抛一些酸不拉唧的话来噎人,这叫什么领导?

第三点,也是最最关键的,你怀疑令狐冲的武功来历,那么你作为领导,堂堂正正地问过他没有? 答案是从来没有。 何谓堂堂正正就是岳不群应该对令狐冲说: 冲儿,你过来。我问你,这门奇怪剑法是从哪里学来的?你是不是私吞了《辟邪剑谱》?我华山派的门规你懂的,从实说来。 如果岳不群这样问,那就是堂堂正正磊磊落落,走到哪里都说得过去。至于令狐冲是否撒谎,那是令狐冲的事。 作为一个员工,如果领导这样堂堂正正地来问了你,你却撒谎,然后被依规严处,那么这个员工不该有怨气,也多半不会有怨气。 可是岳不群从头到尾都不问,他把对令狐冲的所有怀疑、猜忌、嫌恶都装在肚子里烂掉,用他女儿岳灵珊的话说就是:“嘴上一句不提,就只管肚子里做功夫。 他还先入为主地大搞有罪推定,派人日夜监视令狐冲,防贼一样地防,当面却不明讲,只是拿尖酸刻薄的片汤儿话去甩人家。

令狐冲可是人才。什么人才受的了这个?

一个领导,这样的举止暴露了什么?我觉得暴露了没有信心,一是对自己的威望没有信心,所以不敢正面问;二是对公司的规则没有信心,所以要鬼鬼祟祟,说明了他没有信心在规则的范围内解决问题。 这样的领导,也不知道令狐冲看不看得上?反正要我我是看不上。

上述那位知乎博主说:未经师父同意私学他人武艺,是为无礼,并说让令狐冲去学学郭靖怎么当大侠。

其实很多大侠都在师父之外另学武功,也不报告师父的。郭靖自己就跟着外人马钰学内功,一直没报告江南七怪。后来他跟着洪七公学武功,攀了高枝,事先也没经江南七怪点头。

相比之下,令狐冲是跟着本门师叔祖风清扬学武功,师叔祖亲口命令他不可吐露。听老祖宗的话,没多大问题吧?至少不算比郭靖情节严重吧。

所以,和岳不群师徒龃龉,这个锅不能甩到令狐冲头上。真正导致岳不群和他崩了的,还是领导水平。

作为一个老板,领导风格是一回事,领导水平是另一回事。王重阳当教主当得庄重,洪七公当帮主当得随便,这是领导风格问题。可岳不群却是水平问题。 岳不群的启示,就是当领导的、当老板的,说话要堂堂正正,不要阴阳怪气

对于人才,可以笼络之,可以熬炼之,可以批评之,可以训诫之,甚至不排除可以果决清除之,但是一定不要阴阳怪气讽刺之。这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一下暴露了自己的格局,还露怯。

你能不能想象洪七公阴阳怪气地对鲁有脚说: “鲁有脚鲁大侠,你还不踢开我的穴道,当真要大伙儿向你哀求不成? 鲁有脚肯定崩溃了,七公,你拿错剧本了,快把剧本还给那个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