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大叔最风流 孤灯残月伴闲愁

作者:<P>楚桥</P> 阅读(391)

唐朝有位大叔,叫杜牧。除了喜欢作诗,忧国忧民他还风流,多情,有N个心上人。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杜牧曾在扬州为官三年,公务之余,常赴宴作乐,留恋于花街柳巷每天都是一手捧佳肴,一手摸细腰,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然后慢动作重播,快乐得手足无措

难得的是,他的顶头上司,淮南节度使牛僧孺,对此完全支持,经常派人暗中保护。

杜牧每次跟人争风吃醋,总会莫名其妙的胜出。他还沾沾自喜,以为寄几才华过人,气场过硬。却不知,若非牛大人安排周全,十个杜牧也玩完。

其迷恋风月,钟情声色,由此可见一斑

唐文宗大和二年,杜牧进士及第,同年闰三月,又被制科录取,一年中两度折桂,春风得意踌躇满志

第二年,杜牧来到南昌,成为了江西观察使沈传师的幕僚。

沈府有个歌女,叫张好好,年方十三,肤白貌美气质佳,精通音律善书画。风流倜傥的杜牧,尚未成家,一眼就看上了她。

一个貌美如花,一个名动天下,不发生点什么,都对不起爹妈。

自此每相见,三日已为疏。

龙沙看秋浪,明月游东湖。

眼看着就要成为一段佳话,生米即将煮成锅巴。没料到沈传师的弟弟也看上了张好好,发现势头不妙,立即纳她为妾,活活拆散了这对鸳鸯鸟。

无奈,杜牧只得离开江西。临别之际,张好好写下了这首诗,以表心迹:

孤灯残月伴闲愁,几度凄然几度秋。

哪得哀情酬旧约,从今而后谢风流。

六年后的洛阳,杜牧与张好好意外重逢。只不过昔日豫章名姝,已沦落为街头的卖酒女。

故友相见,执手相看泪眼。张好好纵有千般苦,却无法倾诉。杜牧几番启齿,却欲言又止,只得题诗赠之,写下了五言长篇《张好好诗》,这也是杜牧唯一传世的书法真迹。

不久,杜牧赴长安任职,再次与张好好分离。

山高水远后会无期

即使与张好好在一起,杜牧也未必能做到一心一意。同样是在洛阳,他又看上了另一位歌妓。

兵部尚书李愿赋闲在家,夜夜笙歌,大宴宾客,进进出出,都是名士鸿儒,唯独没有邀请杜牧。

可能是考虑到,杜牧身为监察御史,执掌法令,不适合作这里的客人。

杜牧听说李府美女如云,美腿如林,实在控制不住向往之心,便托人带话,示意可以邀请一下。

李愿无奈,只得照办。

宴会开始,众位歌妓便依次上场。杜牧饮着美酒,听着小曲,盯着美女,两眼放光,一副沉醉不知归路的模样。

李愿很是得意,杜大人,这些丫头可还行?

杜牧却连连摆手,没有特色,没有个性,张歆艺、张馨予、张雨绮、张艺兴,傻傻分不清。

李愿一愣,杜牧接着问,听说贵府有位叫紫云的,不知是哪一个?

李愿便指给他看,杜牧盯了很久,突然握住李愿的双手,李大人,此女色艺双全,果真名不虚传,请将她送给我吧!

李愿又是一愣,碍于情面,只得应承。心里却万马奔腾,一不小心,就损失了个大美人。

在场的歌妓,见杜牧如此随性,都回过头来笑成一片。尤其那位紫云姑娘,更是羞红了脸。

杜牧谢过李愿,又双叒叕饮了一杯美酒,拱了拱手,写下了四句顺口溜

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唤分司御史来?

忽发狂言惊满座,两行红粉一时回。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但是,能纳很多妾。

开成二年,杜牧担任宣州团练判官,一个钱多事少离家远的差事。

听说附近的湖州盛产美女,便专门请假过去游玩。

湖州刺史崔大人,向来仰慕杜牧的才情,也知道他风流成性,便召集了湖州城的所有歌妓,供他挑选。

杜牧却一脸的不情愿,别给我整娱乐圈,贵圈太乱,有没有小家碧玉,我想看看。这样吧,你在江边组织一次龙舟比赛,到时候全城的女孩都会出来,我肯定能找到最爱。

又不是端午,搞什么划船比武。崔大人心里哭笑不得,嘴上却说,好,我就喜欢你这么直白。

立即吩咐手下,张榜公布,三日后,湖州城举行龙舟竞渡,要求妇幼皆出,全民参与。

或许是因为阅人无数,比赛当天,从日出看到日暮,杜牧都没找到让他心动的小主。

眼看活动就要结束,人群里走出一对母女。

杜牧注视良久,兴奋得连连拍手,就是她,就是她,快到我的碗里来。啊不,快到我的床上来。啊呸,快到我的船上来。

母女上了船,崔大人就直言相告,旁边这位就是著名的诗人、散文家、书法家、社会活动家,享受朝廷特殊津贴的两性关系专家,宣州高级官员杜牧杜大人,意欲娶你家女儿过门,你可愿意?

官员提亲,妇人虽然高兴,却一点心理准备没有,迟迟不敢应声。

杜牧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别担心,孩子年幼,不是马上就娶,咱先把这门亲事定下来。

妇人担忧,世事难料,孩子转眼就长大,若你失信,女儿总不能一直等下去吧。

杜牧信誓旦旦的告诉她,请放心,不出十年,我定会来湖州当刺史。十年一过,你便可将孩子嫁与他人。

妇人应允,杜牧便送上聘礼,签字画押,送母女回家。

为了这个约定,杜牧在仕途上一路高歌猛进。大中四年,升任吏部员外郎,级别已经不低,但他仍然多次请求外放湖州刺史,连奏三章,才如愿以偿

到了湖州,杜牧尚未安顿下来,就派人去寻找那个女孩。几天后,手下终于将人寻来。

来了四个人,除了当初的母女俩,还有两个活蹦乱跳的小儿郎。

杜牧大怒,质问妇人,为何不遵守约定。

妇人拿出契约,大人请看,十年期限,已过四年,是你失约在先。

杜牧只得长叹一声,造化弄人,便赠送了祖孙三代诸多金银,派人护送返程。

夜里,杜牧感旧伤怀,久不能寐,便披衣而起,写下《叹花》一诗:

自是寻春去校迟,不须惆怅怨芳时。

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阴子满枝。

大中六年冬天,杜牧病死长安。

昔日的红颜知己张好好,听闻这个消息,伤心不已,便瞒了家人前去拜祭,想起当初的相知相爱,竟痛不欲生,在杜牧坟前自尽。

杜牧有两首著名的《赠别》,许多人都认为是写给张好好的,但除了年龄,时间和地点都对不上: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但我们都愿意相信,除了张好好,再也没有别人,可以让杜牧,写得如此唯美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