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翔咪蒙六神磊磊是如何训练出来的?

作者:陈鸣 阅读(672)

一、从媒体人到合伙人、创始人,

我一直在用的写作逻辑

9年前,我在《南方周末》通宵写稿子。编辑早上醒来,打开邮箱,会看到里面整整齐齐躺着12封邮件,这是我一晚上改了12个版本。

在南方周末编辑部

2009年,24岁,我做调查记者,因《碘盐致病疑云》一文,改变了国家食盐强制加碘的政策,被《南方周末》“年度致敬”,也被南方报业传媒集团评为“年度记者”。

这是中国新闻行业的最高权威致敬。那时,我刚毕业2年。

2011年,26岁,我关注小人物的故事,写了一篇《父亲的家谱》,被收录进高考语文题。

2012年,27岁,我写的《差生韩寒》和《方法》分别在《南方周末》头版头条发表,由于阅读者太多,导致官网被冲垮4次。

在很长的时间段里,我保持着南方周末头版头条年度发稿量的记录。

2014 年,29岁,我创办了新媒体品牌咋整How to,从单兵作战到团队作业,用戏谑的方式解读正经新闻,被纽约时报引用报道。

从纸媒切换到新媒体,对象变了,内容也跟着变了,但写作思维的内核没有变。

粉丝涨得很快,很快就达到了80万的体量。获得《城市画报》杂志评选的“ 85后传媒精英”称号。

当时咋整团队和粉丝们

写作的本质是把人类的网状思维,用树状的结构梳理,最后用线性的文字表达出来。

▲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这决定了写作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思维工具。它能帮我把奔腾杂乱的念头,沉淀成严谨高效的思维体系。

2015年,30岁,受李丰邀请,我参与了峰瑞资本的创办过程,从0搭建新媒体,持续输出品牌影响力。

我们曾经给做To B 业务的海峰科技写过一篇文章,给他们带来了十几个潜在客户。

我们也给三只松鼠写过一篇文章,阅读量达到100W+,这是他们不曾想到的。

在峰瑞资本,我们整理出了一套完整的打法,在新媒体的环境下,重新定义了VC建立品牌的方法和什么是好的标准。

写作成为我帮助团队的工具。我也被提拔为这家资本的投后合伙人,负责基金和被投公司的市场、品牌和招聘。

在峰瑞资本的时候出去演讲

现在我自己创办了一家管理咨询公司,一切从头开始,希望能将自己此前的经历融会贯通,服务更多的公司和个人。

我是陈鸣,一个原来靠写作吃饭,安身立命的媒体人,现在的创业者。

如果说在南方周末的经历,帮我打下了坚实的内容底子,那在峰瑞资本的经历,则帮我锻炼出了一种更多元的视角,养成了依赖团队取胜的习惯。

创业公司没有太多预算放在品牌上,我和团队就用最大的诚意运营新媒体。对我来说,新媒体“是一个建立品牌以及带来用户性价比最高的方式。”

只要有足够好的方式或者策略,在持续的传播中,你一定会在某个点打爆,一定会出来爆款,只要你的策略是对的。

我的策略也很简单,重视创业者,通过公众号,扎扎实实地输出对商业本质的理解,也输出对创业者的真诚。深刻的行业文章,也会打动创业者。

这套策略不仅帮峰瑞建立良性的循环,还帮助了很多的投资公司。

二、优秀写作能力的标准

过去传统媒体还很兴盛的时候,新手都会经历3-5年的学徒期,每天都在练习写作。老编辑们会分享各种技法,严格要求。

大家熟知的咪蒙、王左中右这些人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训练多年。

写作没有消失,只是换了个形式。什么越稀缺,什么就越值钱,这就是这个时代写作者越来越珍贵的原因。

黎贝卡是原《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

六神磊磊是原新华社重庆分社资深时政记者。

一条徐沪生是原《外滩画报》总编辑。

咪蒙是原《南方都市报》深圳杂志部首席编辑。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传统媒体出身的专业写作人。

优秀的写作能力,只有两条标准:一语中的,一语入心。

一语中的是指一个人使用文字的准确性。

一语入心是你充分考虑读者,把话说到别人心坎里去。


▲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所以,纽约时报最受欢迎的读物《rework》中有这么一段话:

如果你要从一堆人中决定出一个职位的合适人选,雇那个写作最厉害的人。无论这个人是营销人员、推销员、设计师、程序员,他们的写作技巧都会对此有益。

一个写作者,是在和人沟通,他一样需要准确地使用汉语,同时了解人们心中的热爱和恐惧。

人心,也是一套进化了数百万年的算法


一个习以为常的场景下抖出的荒谬包袱,会引发一阵爆笑。

历尽磨难的英雄再次归来,一定会让人热血澎湃。

一段曲折中开展的甜美爱情让人心生向往。

一个困顿中挣扎的父亲听到女儿说一声“我知道你这些年不容易”,一定会热泪盈眶

我们学习写作,不就是为了记录和传递这样的时刻吗?

所以抛掉那些担心,回归写作的本源,每一种表达背后,都有一系列前人总结过的技法

看看自己写的文字,是不是足够准确,是不是符合人心的算法,这样也就足够了。

在写作过程中,数字和比喻的运用,最容易让写作者陷入误区。

三、如何将数字转化为感受

我们总觉得数字是客观公正的,以为一篇数据翔实的稿件,就能把对手砸沉默,让群众都跪下。

数字的确不会撒谎,但是数字到底表达了什么意思,只有专家才能一眼看出来。普通读者看不懂数字的意义,这就导致数字失去了传播效果。

这是因为我们陷入传播的数字魔咒。

“数字魔咒”指的是数字越详实、越具体、越多元,就越难被理解、阅读和传播。

我们要做的就是打破这样的数字魔咒。

数字在不同领域具备完全不同的含义,比如说你账上长期有1个亿以上的现金,你就会多少了解,握有1个亿现金是什么感受,每天会生出多少利息。

但是1亿棵数是多少?1亿只可口可乐的瓶子堆起来有多高?1亿公里从你脚下出发,能抵达多远?

同样是1个亿,但是数字却形成不了同样的感知。

其次,数字是素材,而不是结论。

业绩增长了1个亿,算快呢还是慢呢?身高1米73,在人群里面算是高了还是矮呢?用户量每天增长0.1%,这算是增长停滞呢还是前景无限呢?

数字好比是船,过到对岸,完成表达才是你的目的不能帮助读者产生结论的数字,就像没有方向的船,哪个方向的风都是逆风。

▲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①使用数字的第一个技巧,对标法。

对标法就是通过和某件可感知的事情对标,使得数据具象化。

下面这段话是某一款葡萄酒的广告语:

十年间世界发生了什么?

科学家发现了12866颗小行星;

地球上出生了3亿人;

热带雨林减少了607万平方公里;

元首们签署了6035项外交备忘录;

互联网用户增长了270倍;

乔丹三次复出;

96354426对男女结婚;

25457998对男女离婚;

人们喝掉了7亿罐碳酸饮料;

平均体重增加了15%;

我们养育了一瓶好酒。


这段广告语,通过描述11个可能引起各种不同群体共鸣的事例,说明这十年的时间到底有多长,这个世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而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面,这一款葡萄酒它仅仅专注的做一瓶好酒。通过这样的对标和对比,呈现了葡萄酒的高品质和精工艺。

可见,对标法可以形成对数字更直接的感知,把数字代表的含义深深的印到读者的脑子里。

②使用数字的第二个技巧,比例法。

在心理学上面有一个叫比例偏见的现象,指的是在很多场合人们对比例的感知比对数值本身的感知更敏感

比如1000元的锅送50元的勺子,这个表达并不吸引人。加1元换购50元的勺子,这个表达就更容易打动消费者。

理由是前者的收益是成本的1/20,而后者的收益是成本的50倍。

形成比例的对象不同,人们对同一个数字的感知截然不同

通过使用比例,我们可以活灵活现地呈现数字,表达特定的含义,有效降低读者的理解成本。

比如我们想写一个身高2米的人在日常生活中有多么不方便,尤其在中国,开头你可以这么来写:

张三身高2米03,这让很多人羡慕,对他来说却意味着非常多的麻烦。

如果他直着要在室内走动,全中国有93%的门框会磕破他的头。

如果订酒店的时候他不做说明,98%以上的床需要他躺在斜对角上面,脚踝却依旧悬空。

你看,数字不但不是读者的负担,而且还是你表达的利器。在写作里面,我们需要根据表达的目的来确定如何使用比例,准确呈现数字的意义

四、一个好的表达者,

一定非常擅长用比喻

比喻能够瞬间同步认知,让一个不熟悉的东西和我们熟悉的东西建立起关联,让一个不熟悉的感觉瞬间传导到读者身上。

有一段时间,我身边的朋友纷纷转型做区块链。他们也都来劝我,赶紧一起创业吧,再不做区块链,你就会被同龄人狠狠抛弃。

我心中一阵恐慌,赶紧凑过去请教:“你们说的这个区块链,是个啥玩意儿?”

理科生们滔滔不绝地给我讲非对称加密、链式结构、拜占庭容错、分布式存储。还有人热情地掏出笔和纸,列了一堆公式。

我理解力也不算弱吧,虽然没上过蓝翔,好歹也读过北大。听他们讲了很久,我觉得我没有完全听明白,他们也没有完全讲明白。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一个人,他给我打了几个比方,他说:“区块链4个特征,很好理解啊,非对称加密就是躲猫猫,链式结构好比贪吃蛇,拜占庭容错就是狼人杀,分布式存储,就是你硬盘上的苍井空。”

这句话说完,除了苍井空是谁,我表示不知道,其他的我都秒懂。


一个好的表达者一定非常擅长用比喻。但是为什么有的比喻让你觉得很传神?有的比喻让你觉得很尴尬?

比喻的一个要领是神似,就是要在一个抽象特征上面找出高度一致。

如果你用一个圆的物体比喻另一个圆的物体,或者说用一种苦的感觉比喻另一种苦的感觉,这其实只是做到了“像”。

比如“眼睛大得就像天上的月亮。”眼睛和月亮只是形状上面接近,这只是像。

那怎么样能做到神似呢?我们看一下钱钟书是怎么形容眼睛的。

《围城》里有这么一句话

“许多女人的大眼睛只像政治家讲的大话,大而无当。”

这个比喻里面,从大眼睛和政治家的大话之间,找到了一个更抽象、更本质的共同特征,叫大而无当”。做到神似,就是要找到这个高度一致的抽象特征。

比如说在对人生的比喻上面,我们说:

“人生就像升级打怪,越长大越难,还不允许反复读盘”

这个其实是用关卡越来越难,比喻人生越来越难。它是用一种像的感觉来比喻另一种感觉。

那关于人生,我们看看王朔怎么说?他说:

“人生就是踢足球,一大帮人跑来跑去,可能整场都踢不进去一个球,但还得玩命踢。”

王朔的这个比喻从人生和足球里面抽象出了一个更本质的一致特征,这个特征叫做努力但没有结果

可见一个好的比喻,一定是从本体和喻体身上找到了本质上的、抽象的共同特征。

所以,不要再用浅显的相似性做比喻,因为在这个层面上,你能想到的,读者马上也能轻易想到。这样的比喻,就没有达到妙的效果。

你需要在更抽象、更本质的层面上找到共同点,比喻才能给读者带来醍醐灌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