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心静,为闲

作者:花月闲庭 阅读(123)
心静,是一种境界;静心,是一种修行。

三伏天来了,开始进入一年之中最热的时段。

人们恨不得一天24小时呆在空调房里面,躲过一整个夏天。

不知你有没有想过,在没有风扇,没有空调的古代,古人是否也像我们这般度“夏”如年呢?

虽然我们不能回到古代,但从古人留下的那一首首优美的夏日诗词中,或许能寻找到一丝清凉。

《夏日山中》

唐·李白

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

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

公元744年,李白44岁。

一年前的春天,他迎来了人生最高光的时刻,唐玄宗降辇步迎,以七宝床赐食于前,还亲手为他调羹。

然后力士脱靴,贵妃捧砚,整个大唐都是他的传奇。

可谁也没有料想到,一年后的夏天,他会被毫不留情地赶出了长安城。

他一心只求建功立业,自信满满地写下“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但是在皇帝眼里,所有的宏图大志,比不上为贵妃唱上一句“云想衣裳花想容”。

“数十年为客,未尝一日低颜色”的李白,终究还是不愿屈服。

他的不合作终于惹恼了唐王,那一个“赐金放还”的夏天,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一场煎熬。

但是,当李白离开京城后,整个长安的大街小巷传遍了“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高歌。

自此,大唐失去了一个奋发有为的政客,国人却迎来了一位举世无双的诗仙。

古语云:“无事心不空,有事心不乱;大事心不畏,小事心不慢。”

酷暑难捱,李白轻摇羽扇,逍遥自在

世事多艰,李白初心不改,不动如山。

一个人只要坚守本心,无论身处何等恶劣的环境,都能从容不迫地过好自己的人生。

《过雍秀才居》

唐·贾岛

夏木鸟巢边,终南岭色鲜。

就凉安坐石,煮茗汲邻泉。

钟远清霄半,蜩稀暑雨前。

幽斋如葺罢,约我一来眠。

在贾岛六十多年的人生轨迹中,做过江湖谒客、做过山林隐士、做过落魄仕子……

但是我们的记忆,永远定格在了“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的那位苦吟诗人。

他这一辈子,与功名利禄无缘,醉心诗歌创作。

即便夏日炎炎,但是只要能够给他一个安心创作环境,他便能安之若素

从他身上,我们看不到李白狂浪不羁的气质,也找不到杜胸怀天下的心境,更没有韩愈“以文为诗”的才华。

可韩愈却说:“孟郊死葬北邙山,从此风云得暂闲。天恐文章浑断绝,更生贾岛著人间。”

而这一切只源于两个字:“专注”。

贾岛极端苦吟的创作态度,在文学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几乎在每个时代中都能看到贾岛的影子。

黄庭坚说:“读书欲精不欲博,用心欲专不欲杂。”

思想若能归于一处,就不会时时分散你的精力。

纵使烈日当头,心自清风徐来。

《齐安郡后池绝句》

唐·杜牧

菱透浮萍绿锦池,夏莺千啭弄蔷薇。

尽日无人看微雨,鸳鸯相对浴红衣。

杜牧在创作这首《齐安郡后池绝句》的时候,刚刚被排挤出朝堂,流离失所

正当壮年的杜牧,原本事业蒸蒸日上,却因为党派斗争遭受无端的打压。

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诗人的内心应当是无比的愤懑。

但是最终,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却是一幅清幽妍丽的画面:

夏雨绵绵,菱叶在水面下拼命地生长,浮萍爬满了整个水面,鸣莺在穿叶弄花、鸳鸯在戏水沐浴……

夏日雨季,在诗人的笔下不再是闷热与烦躁,而是恬静幽雅,充满了勃勃生机。

在残酷的政治环境和自然环境的双重压迫之下,诗人反而沉下心来,找寻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清凉。

三代帝师翁同龢有一副名联:“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

一个人遇事能沉得住气,是一种素质,更是一种能力。

当我们急躁的时候,当我们冲动的时候,当我们被各种诱惑激发得心神不宁的时候,我们不妨适当劝导一下自己:静静,再静静。

也许当我们真正静下心来的时候,才发觉烦躁不过是庸人自扰,利欲不过是过眼烟云,唯有安静能带给我们成长的力量。

《闲居初夏午睡起》

宋·杨万里

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

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

有人说:一个成熟的人,既能享受最好的,也能承受最差的。

杨万里这一生,年少登科,曾做过天子近臣,也曾沦为江湖浪子。

宦海之中,浮浮沉沉,却没有一次将他击垮。

在被贬谪的那些岁月中,每当夏天来临,杨万里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采摘几颗杨梅,坐在芭蕉树下,看一群顽童嬉戏打闹。

虽然孤身在外,但是那样一个炎热漫长的夏天在他看来却是一段弥足珍贵的时光。

杨万里退隐江湖,于故园中聆听鸡鸣犬吠,专注于新体诗歌的创作,终成一代诗宗。

苏轼说:“人间有味是清欢。”

人生本就是一场孤独的修行,无论跻身多少繁华,赏尽多少繁花,终究还是要回归平静。

心静了,也便空了;心空了,也就轻松了;心轻松了,智慧也就产生了。

在这种情况下,一颗梅子是人生,一片芭蕉是人生,一首诗歌也是人生……

从而身处酷暑不觉炎热,身居闹市不觉烦躁,身处沧海而波澜不惊。

《鹧鸪天·林断山明竹隐墙》

宋·苏轼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

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

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乱蝉、衰草、白鸟、红蕖,雨后新凉,乡间的景致是那么可爱,处处彰显出诗人的怡然自得

但是,你可曾知晓,写这首诗的时候,苏轼正奔波在被贬黄州的路上。

林语堂说:“苏东坡,这是一个听着就让人想要微笑的名字。”

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晴天,也没有永远的雨季。

阳光太强,就找一片树荫看看蓝天白云;风雨太大,就借一片屋檐听听风声雨声。

常言道:心不平则气不静,心不平则气不和。

很难想象,一个满脑子功名利禄的人,能够拥有平静安乐的生活;也很难想象,一个心机重重的人,能够享受片刻的轻松和惬意。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左右自然、左右环境。

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左右得了自己的内心,照样可以从炎炎夏日里遇见清风明月,从风雨雷电中欣赏到鸟语花香

放开心胸,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苦热题恒寂师禅室》

唐·白居易

人人避暑走如狂,独有禅师不出房。

非是禅房无热到,为人心静身即凉。

白居易这首诗表面上说的是禅师,其实是他一生价值观的写照。

他还有一篇《消暑》流传于世:

“何以消烦暑,端坐一院中。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散热由心静,凉生为室空。此时身自保,难更与人同。”

心静,是一种境界;静心,是一种修行。

当你能在浮华中,不再取悦于人,不再在意别人的目光,而是甘愿独守一份清静,守住自己的心,你才能真正成为,更好的自己。

晚年的时候,白居易得到皇帝的赏识,三番五次将他调入京师,可他最终选择远避朝堂。

后来的事情也证明了他这一选择的正确性:

人生七十古来稀,白居易虽然自幼体弱多病,但是晚年的他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反倒活得比常人更加丰富多彩,不仅躲开了朝堂上的倾轧,而且福寿延绵,终年75岁。

心有多宽,路就有多宽;心有多静,福就有多深。

一个人只有拥有一个良好的心态,才能拥抱美好的生活。

《菜根谭》中有这样一句话:

“从冷视热,然后知热处之奔驰无益。热不必除,而除此热恼,身常在清凉台上。”

无论你是身处在一个多么严酷的环境中,只要消除内心的焦躁不安,便会自在坦然。

放慢脚步,心静自然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