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爱》记录“天下第一懒”23岁小伙杨锁一生

作者:心碎 阅读(5231)
《 罪爱 》一个源于罗山朱堂的真实故事

引言:

如果说非得在这件事上说一个谁对谁错,我想,那应该是晚来得子、宠溺无度惹得祸吧。标题《罪爱》就是一个很好地阐释。

保安村是大别山要地本地一个很普通的村寨,坐落在罗山县朱堂镇的大山麓下。这村住着杨家几户人。杨继春为人诚恳孝敬,无奈家境非常贫寒,直到三十多岁才娶上媳妇。老杨夫妇俩晚来得子,遂十分疼爱,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为了把儿子永远留住,老杨给孩子起名叫杨锁。

孩子成了老杨夫妇的全部,老杨倾其所有侍奉着孩子,出门起根不让孩子自己走路,或挑着或抱着或自行车推着,只要孩子兴奋。小杨锁要啥给啥,百依百顺,家里啥子事情都不让他做。有一次老杨正在家陪客人吃饭,杨锁哭闹着要吃鸡腿,老杨竟至抛下客人不顾立马上街去买鸡腿。老杨天天都要给杨锁买两个猪油馍,这在其时的乡下是很奢侈的,可杨锁竟至吃腻了,咬了一口就扔掉,同村的小朋友很是眼馋!

转眼杨锁就长大了,杨锁成了村里宝安小学的学生。学校离老杨家很近,但老杨每次都要接送。上学后老杨给杨锁起了大名叫杨德稳,杨锁则给自己另起了个名,叫杨德龙,他说他要像龙一样腾飞。杨锁每次上学都抱着大大的书包,鼓囊囊的都是吃的,每天必带的还有两个猪油馍。杨锁以为学习很苦,根本不想学,每次上课也不听讲,也不造作业。教员只要管教峻厉一点,杨锁就很委屈的告诉父母,父母就找教员问罪,教员很是无奈。

小学混到结业,自然考不上低级中学,老杨花钱买了低级中学的指标。杨锁只上了一个学期便死活也不去学校,老杨说他两句,他就满地打滚又哭又闹,老杨拿他没办法也就依了他。

杨锁从此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杨锁喜欢跟侄女杨丽君玩,她小杨锁几岁,杨锁待他很好,杨锁还常拿自己好吃的东西给她吃。有村里的大孩子欺负杨丽君时,杨锁毫不夷由的帮侄女出头。杨锁更多的时候是跟着父母,老杨做生意带着儿子,种田带着儿子,种菜带着儿子,跟儿子寸步不离。可杨锁每次都是看着父母干活,有时也试着想干活,可父母立即就遏止说:"哎呀儿子哎,你别把手弄脏了!""我的乖儿子唉,你可万万别累着了!"杨锁13岁那年,杨锁跟老杨在街上做生意看到有卖鸡的,杨锁吵着闹着要老鹰。老杨马上收摊回家,上老鹰沟给孩子抓老鹰,可怜的老杨摔下了山崖,再也没有回来。

老杨去世了,家里的田地没人耕种,杨锁妈妈只得叫杨锁帮忙去干些活。可杨锁根本不想干,妈妈说多了,他就和妈妈顶嘴,再不兴奋就打妈妈!妈妈没办法,依然宠着他,惯着他。妈妈里里外外承担着一切农活和家务,积劳成疾一病不起,还得给自己熬中药,拖着病体给儿子做饭洗衣,杨锁依然每天玩耍,不帮妈妈干一点活。某日妈妈在门口水塘洗衣服,突然一阵晕眩一头栽进了水塘…那年杨锁18岁。

杨锁白白净净的,个头一米七多,人聪明又俊朗,父母留给他的家产有衡宇、田地、菜园、房前屋后的竹林、树木和水塘。杨锁啥子也不想干,也不会干。为了糊口他到处乞讨,讨饭、讨烟、讨钱、讨衣服、讨用品,起头大家都很同情他,可是谁给了他吃的他就准点老来,谁给他钱和烟他就老向谁要。到最后谁都不敢可怜他了,见了他就躲得远远的。渐渐的杨锁就变成了"犀利哥"的模样,头发很长从不清洗,脸上脏兮兮的还能透出白嫩的皮肤,捡来的绿色大衣又破又脏,脖子上挂着领带,腋下老夹着个手提包…他的精神已经扭曲,他的行为已经失常…

杨锁越来越懒,在衡宇山头外的一个向阳的土坡上,用捡来的垃圾褴褛搭了个棚儿,他常躺在那里晒太阳,只要么到饿急的时候就不出门讨饭。天冬季来了,他就呆在屋里,大便也懒得出门,在堂屋地下刨个坑用土一盖就完事了,屋里只如果能烧的东西他都顺手劈烧了,包括桌子、床、椽子、檩子,最后屋子变成了废墟!屋前堆满了杨锁捡回来的垃圾。

杨锁堂哥的屋子与他的衡宇墙挨墙,因没有办法勉强承受跟他面对干脆搬走了。杨锁就天然地住进了堂哥的屋子。时间久了堂哥的屋子也被杨锁弄得快成废墟了,门和窗都没了,屋里空荡荡的啥子也没有了,杨锁阴天就呆在这个屋里,晴天就出去在他营造的棚儿"山庄"晒太阳。不料去年年前一场暴风雪袭来,有人发现他在屋里墙角的一口破缸后一动不动,走近一看才懂得杨锁已经没气了,终年23岁!


在杨锁屋后竹林边的山坡上,村长带着乡村居民挖了一个墓穴…这里成了杨锁永远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