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 - 韩愈

五岳祭秩皆三公,四方环镇嵩当中。
火维地荒足妖怪,天假神柄专其雄。
喷云泄雾藏半腹,虽有绝顶谁能穷。
我来正逢秋雨节,阴气晦昧无清风。
潜心默祷若有应,岂非正直能感通。
须臾静扫众峰出,仰见突兀撑青空。
紫盖连延接天柱,石廪腾掷堆祝融。
森然魄动下马拜,松柏一径趋灵宫。
粉墙丹柱动光彩,鬼物图画填青红。
升阶伛偻荐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
庙令老人识神意,睢盱侦伺能鞠躬。
手持杯珓导我掷,云此最吉余难同。
窜逐蛮荒幸不死,衣食才足甘长终。
侯王将相望久绝,神纵欲福难为功。
夜投佛寺上高阁,星月掩映云瞳胧。
猿鸣钟动不知曙,杲杲寒日生于东。

释义 -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

  朝廷祭祀五岳,历来按照最尊贵的典礼;泰、恒、华、衡四山环绕,嵩山屹立中央。南土荒僻,地多怪物,上天授权南岳之神,让他雄镇一方。喷云泻雾,山腰已深深掩藏;险峰绝顶,更有谁能攀援登上?我来时正逢连绵秋雨,潮湿阴暗,清风不起。诚心默祷山神,似乎即刻应验,难道正直的神灵也能感通人意。一会儿,天朗云开,峰峦显现,仰望那突兀的奇峰高耸天际。紫盖山势绵延,直接那天柱峰;石廪腾跃起伏,簇拥着祝融。怀着肃然敬畏之情,我连忙下马朝拜;一路松柏夹道,通向衡岳灵宫。白粉墙红廊柱相映生辉,壁画上仙灵光怪陆离。我躬身登阶,献上了干肉、酒浆;要用这菲薄的祭品,向山神表白衷肠。管庙的老人,领会神的意旨,一边鞠躬,一边将游客注视。他拿出占卜的杯,指导我如何投掷;据他说谁也比不上我这一卦,大吉大利。流放到蛮荒之地,不死已算侥幸,衣食暂得温饱,但求安度余年。平生拜相封侯早不存此想,神明纵使赐福也只是徒然。此夜投宿佛寺,独登高阁;望星空,朦胧的月色掩映微云。山猿啼叫、寺钟鸣响,不觉曙色临窗;看东方一轮朝日,已初放光明。

注释 -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

①三公:周以太师、太保、太傅为三公,后世用以称人臣的最高官位。<br /> ②杯珓:占卜用的工具,有对称的两片,合起掷地,以其俯仰定凶吉。<br /> ③祭秩:祭礼的等级。<br /> ④火维:炎热的边疆,此指南方。<br /> ⑤假:授予。<br /> ⑥紫盖、天柱、石廪、祝融:衡山峰名。<br /> ⑦腾掷:腾跃而上。<br /> ⑧森然魄动:指肃然起敬。<br /> ⑨半腹:指半山腰。<br /> ⑩静扫:清风悄悄吹散了阴云。

赏析 -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

  诗写作者贬谪放还途中游衡山,谒祭南岳,求神问卜,借以解嘲消闷,抒发对仕途坎坷的牢骚,寄寓身世之感。诗的开头六句,写衡山的山势和气象。先总写五岳,再专叙衡山。“我来”八句写登山。先写秋景晦明,再写默祷感应,始得晴空峰出,暗喻宦途坎坷反复。“森然”以下十句,写谒庙,是全诗中心所在,以祭神问天,申诉抑郁情怀。最后四句写“宿寺”酣睡,表现旷达胸襟。全诗写景、叙事、抒情如水乳交融,一韵到底,读来铿锵和谐。<br />   诗人本不信佛,在他著名的奏章《谏迎佛骨》中就说过“自佛法入中国,帝王事之寿不能长”等话,曾引起宪宗大怒,几乎丧了性命。这次绕道而去,主要是游山,但在庙令的怂恿下随俗占卜,因为卦吉而高兴。诗人迭遭不幸,对现实已经感到灰心,便借机自我解嘲,发发牢骚。

标签 ①三公:周以太师、太保、太傅为三公,后世用以称人臣的最高官位。<br /> ②杯珓:占卜用的工具,有对称的两片,合起掷地,以其俯仰定凶吉。<br /> ③祭秩:祭礼的等级。<br /> ④火维:炎热的边疆,此指南方。<br /> ⑤假:授予。<br /> ⑥紫盖、天柱、石廪、祝融:衡山峰名。<br /> ⑦腾掷:腾跃而上。<br /> ⑧森然魄动:指肃然起敬。<br /> ⑨半腹:指半山腰。<br /> ⑩静扫:清风悄悄吹散了阴云。 韩愈 七言古诗 唐诗 宋词 元曲 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