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 寿贞素兄 - 舒逊

稀年古来少,何况又逾三。双瞳炯炯凝碧,白发更盈簪。刚把残冬留住,先借新春四日,拚醉倚晴酣。荣悴付定命,艰险任经谙。舞斑衣,沽腊酝,典春衫。觥筹兄弟交错,同是鬓**。自喜衣冠奕世,未堕诗书如线,此外更何惭。笑问梅花信,春已到枝南。

释义 - 水调歌头 寿贞素兄

注释 - 水调歌头 寿贞素兄

赏析 - 水调歌头 寿贞素兄

标签 舒逊 词 唐诗 宋词 元曲 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