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 - 李曾伯

骤雨送行色,把剑渡长淮。西风咄咄怪事,吹不散烟霾。才是橙黄时候,早似梅边天气,寒意已相催。老子尚顽耐,仆马苦虺隤。叹平生,身客路,半天涯。飞鸢跕跕曾见,底事又重来。回首白云何处,目送孤鸿千里,去影为徘徊。篱菊渐秋色,杜瓮有新醅。

释义 - 水调歌头

注释 - 水调歌头

赏析 - 水调歌头

标签 李曾伯 词 唐诗 宋词 元曲 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