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书东流村壁 - 辛弃疾

  野棠花落,又匆匆过了清明时节。刬地东风欺客梦,一枕云屏寒怯。曲岸持觞,垂杨系马,此地曾经别。楼空人去,旧游飞燕能说。
  闻道绮陌东头,行人曾见,帘底纤纤月。旧恨春江流不尽,新恨云山千叠。料得明朝,尊前重见,镜里花难折。也应惊问,近来多少华发?

释义 - 念奴娇·书东流村壁

  野棠花儿飘落,匆匆又过了清明时节。东风欺凌着路上的行客,竟把我的短梦惊醒。一阵凉气吹来,向我的孤枕袭来,我感到丝丝寒意。在那弯曲的河岸边,我曾与佳人举杯一起饮酒。在垂柳下,我曾在此地与佳人离别。如今人去楼空,只有往日的燕子还栖息在这里,那时的欢乐,只有它都作见证。听说在繁华街道的东面,行人曾在帘下见过她的美足。旧日的情事如东流的春江,一去不回,新的遗憾又像云山一层层添来。假如有那么一天,我们在酒宴上再相遇合,她将会像镜里的鲜花,令我无法去折。 她会惊讶我又白了头发。

注释 - 念奴娇·书东流村壁

①东流:今安徽贵池。<br /> ②野棠:野生的棠梨。<br /> ③刬地:无端,只是。<br /> ④云屏:云母镶制的屏风。<br /> ⑤绮陌:繁花的街道,宋人多用以指花街柳苍。<br /> ⑥纤纤月:形容美人足纤细。刘对《沁园春》(咏美人足):“知何似,似一钩新月,浅碧笼云。”

赏析 - 念奴娇·书东流村壁

  这首词是淳熙五年(1178年)春天写的。上片点明时间,描述旅途苦况,“曲岸”以下三句回首往日之幸福艳遇,歇拍两句翻用苏轼《永遇乐》句子而别出新意。下片前三句表明对方已为青楼女子,想象她的美貌及寻觅不见的怅恨。词人融自己身世与其间,虽为爱情词,却有郁勃之气。尤其是“旧恨”三句,更是“矫首高歌,淋漓悲壮”(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据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作者于淳熙五年(1178)自江西召为大理少卿,观其词意,当是作者年轻时到过池州东流县,结识一位女子,两情相洽,十分款曲。此次途经这里,重访不遇,有感而作。若此,本词之意脉便可寻绎了。作者从豫间(南昌)调往临安(杭州)去就任大理寺少卿,舟行途中经过东流县,题于某村的墙壁上。词中写他重游旧地,想起“垂杨系马”曾和一个女子在这里分别,抒发了心中热烈的感情,也寄寓了自己的理想。正是由于南宋当局的阻挠,他那收复失地的美好憧憬,像在下片中所说的“镜里花难折”一样,难以实现。“旧恨春江流不尽,新恨云山千又叠”两句,把他南归后十多年来政治活动中的许多感慨和怨恨都凝结在里面了。辛弃疾很少写自己的爱情经历,偶一为之,也迥异别家,带有一种击节高歌的悲凉气息。

标签 ①东流:今安徽贵池。<br /> ②野棠:野生的棠梨。<br /> ③刬地:无端,只是。<br /> ④云屏:云母镶制的屏风。<br /> ⑤绮陌:繁花的街道,宋人多用以指花街柳苍。<br /> ⑥纤纤月:形容美人足纤细。刘对《沁园春》(咏美人足):“知何似,似一钩新月,浅碧笼云。” 辛弃疾 词 唐诗 宋词 元曲 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