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 - 朱敦儒

堪笑一场颠倒梦,元来恰似浮云。尘劳何事最相亲。今朝忙到夜,过腊又逢春。流水滔滔无住处,飞光忽忽西沈。世间谁是百年人。个中须著眼,认取自家身。

释义 - 临江仙

注释 - 临江仙

赏析 - 临江仙

标签 朱敦儒 词 唐诗 宋词 元曲 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