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离骚经 - 贯休

湘江滨,湘江滨,兰红芷白波如银,终须一去呼湘君。
问湘神,云中君,不知何以交灵均。我恐湘江之鱼兮,
死后尽为人。曾食灵均之肉兮,个个为忠臣。
又想灵均之骨兮终不曲。千年波底色如玉,
谁能入水少取得,香沐函题贡上国。贡上国,
即全胜和璞悬璃,垂棘结绿。

释义 - 读离骚经

注释 - 读离骚经

赏析 - 读离骚经

标签 贯休 杂言 唐诗 宋词 元曲 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