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休

(共收录 517 篇作品)
日角浮紫气,凛然尘外清。
虽称李太白,知是那里精。
御宴千钟饮,蕃书一笔成。
宜哉杜工部,不错道骑鲸。

谁氏子丹青,毫端曲有灵。
屹如山忽堕,爽似酒初醒。
天马难拢勒,仙房久闭扃。
若非如此辈,何以傲彤庭。
万里桑乾傍,茫茫古蕃壤。将军貌憔悴,抚剑悲年长。
胡兵尚陵逼,久住亦非强。邯郸少年辈,个个有伎俩。
拖枪半夜去,雪片大如掌。
碛中有阴兵,战马时惊蹶。轻猛李陵心,摧残苏武节。
黄金锁子甲,风吹色如铁。十载不封侯,茫茫向谁说。
扫尽狂胡迹,回戈望故关。相逢唯死斗,岂易得生还。
纵宴参胡乐,收兵过雪山。不封十万户,此事亦应闲。
玉帐将军意,殷勤把酒论。功高宁在我,阵没与招魂。
塞色干戈束,军容喜气屯。男儿今始是,敢出玉关门。
回首陇山头,连天草木秋。圣君应入梦,半路遣封侯。
水不担阴雪,柴令倒戍楼。归来麟阁上,春色满皇州。
凉风吹远念,使我升高台。宁知数片云,不是旧山来。
故人天一涯,久客殊未回。雁来不得书,空寄声哀哀。
单于烽火动,都护去天涯。别赐黄金甲,亲临白玉墀。
塞垣须静谧,师旅审安危。定远条支宠,如今胜古时。
方见将军贵,分明对冕旒。圣恩如远被,狂虏不难收。
臣节唯期死,功勋敢望侯。终辞修里第,从此出皇州。
百里精兵动,参差便渡辽。如何好白日,亦照此天骄。
远树深疑贼,惊蓬迥似雕。凯歌何日唱,碛路共天遥。
兔不迟,乌更急,但恐穆王八骏,著鞭不及。所以蒿里,
坟出蕺蕺。气凌云天,龙腾凤集。尽为风消土吃,
狐掇蚁拾。黄金不啼玉不泣,白杨骚屑。乱风愁月,
折碑石人,莽秽榛没,牛羊窸窣。时见牧童儿,弄枯骨。
湘江滨,湘江滨,兰红芷白波如银,终须一去呼湘君。
问湘神,云中君,不知何以交灵均。我恐湘江之鱼兮,
死后尽为人。曾食灵均之肉兮,个个为忠臣。
又想灵均之骨兮终不曲。千年波底色如玉,
谁能入水少取得,香沐函题贡上国。贡上国,
即全胜和璞悬璃,垂棘结绿。
憧憧合合,八表一辙。黄尘雾合,车马火热。名汤风雨,
利辗霜雪。千车万驮,半宿关月。上有尧禹,下有夔契。
紫气银轮兮常覆金阙,仙掌捧日兮浊河澄澈。
愚将草木兮有言,与华封人兮不别。
万里桑干傍,茫茫古蕃壤。将军貌憔悴,抚剑悲年长。
胡兵尚陵逼,久住亦非强。邯郸少年辈,个个有伎俩。
拖枪半夜去,雪片大如掌。
碛中有阴兵,战马时惊蹶。轻猛李陵心,摧残苏武节。
黄金锁子甲,风吹色如铁。十载不封侯,茫茫向谁说。
昔时昔时洛城人,今作茫茫洛城尘。我闻富有石季伦,
楼台五色干星辰。乐如天乐日夜闻,锦姝绣妾何纷纷。
真珠帘中,姑射神人。文金线玉,香成暮云。孙秀若不杀,
晋室应更贫。伊水削行路,冢石花磷磷。苍茫金谷园,
牛羊龁荆榛。飞鸟好羽毛,疑是绿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