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首页 诗词 词典

王朔重出江湖再度开骂:郭敬明不要脸

自2000年《看上去很美》之后,王朔便淡出公众视线。本周,王朔重出江湖接受专访,畅谈当下文化现象和自己几年来的生活变化。虽然杂志封面上的王朔比几年前老了几分,但他的谈话仍是带有攻击性的恣意畅言。

  “80后”是泡沫 骂郭敬明不要脸

  对于社会广泛关注的“80后”话题,王朔表示不屑,“‘80后’基本是被港台文化洗脑的一代,这帮孙子只知有港台……他们很可笑。我认为‘80后’基本不构成力量,基本是泡沫。

他们基本上没有形成战斗力,我们‘五、六、七’一出动就打垮他们。”但王朔同时表示,自己不认为“80后”全是无知的,肯定也有明白人。

  “80后”作家会不会取代他?王朔对此显出不屑:“现在是一个进步,大狗小狗一起叫,但您还是小狗,谁没年轻过?”郭敬明在他眼中则“完全一小偷”,“他怎么那么不要脸?郭敬明说,我又有名又有钱。你有什么钱呀?别不要脸了,写那点东西能挣几个钱呀?那几百万算钱吗?太可笑了。”

  不喜欢“知识精英”

  王朔表示自己本能地不喜欢那种自认为是知识精英的人,如余秋雨、张承志、北村……

  “那演名人演精英的余秋雨,经常说一半是对的,扯最后又不对了。很多人假装谦卑,实际上控制大量资源,搞绝对权力。天天在那儿招摇撞骗的,往往是知识精英,读过点书,知道点事,你更应该知道学然后知不足,你怎么会觉得你就成了呢?就成圣人了?太可笑了吧。张承志怎么就成圣人了?包括作家里的北村……自己完整吗?这些人都是跪着的人。”

  王朔表示自己会写文章讲他们怎么露怯。

  骂别人

  “红学家”是最无聊的一群

  谈到当下的“红学热”,王朔“骂”字当头。“怎么能让红学家来改这些东西?把曹雪芹的真事都安贾宝玉头上,哪有这么干的?太可笑了。”

  他认为红学家对《红楼梦》的解读是无聊之举。“一帮人,全是考证索隐派,都不是正常文学评论,拿人小说这么索隐。这些人的话是不能听的,因为他有利益在里头,他是吃这碗饭的。他们之间很可笑地形成门派之争,把中国人那点坏全抖进来了。”

  谈到现在改编《红楼梦》,他说,“人家那不需要改编,你就拿人家那120回一章一章地拍……《红楼梦》里大量的台词,加上关于风景的描写,心理活动都藏在台词里了,上来就是一个电视剧本。”

  谈自己

  新的北京话又形成了

  王朔眼下新的小说已经完成,谈到自己的新作,他表示有了很大的变化。“语言上不一样了,有些新的语言,新的北京话又形成了。……汉语不是没有时态么,我现在学会用时态写小说了,比较多是现在进行时,写法特别不一样,但是我不能通篇这样。现在进行时跟拍画面似的,三维写作。”

  他表示自己原来那种小说不写了,以后也不写了。

  我不靠人多势众起哄

  虽然这些年不断有人约王朔开博客,但他一概拒绝,在他看来不写的答案很简单,“我凭什么给他们写?……我一个字还10块钱呢。我给你白写才怪呢。”

  他披露说,徐静蕾(徐静蕾新闻,徐静蕾音乐,徐静蕾说吧)打算办一电子杂志,他在那上面写,“我要收这个钱。也准备开这种聊天的博客、脱口秀那样的。……我聊死他们。”

  当记者询问是否担心会有他的“粉丝”和别人骂架,他坦然表示,“我从来不需要别人支持我,支持我没用……我会和他们保持距离,谁也别支持我,大家都是一个完整的个人。”

  人生前40年是演戏

  回顾自己以前的生活,王朔表示2000年后他感觉特别崩溃。“我这前40年完全是演戏,演猴戏给人看。所有人认为我是个什么,我自己也认为,其实我不是。”

  他认为“其实大家都是傻子,谁也不比谁明白什么,只是我都快50了,我有我的事……我太容易被忽悠,我年轻的时候被忽悠过,但是我很快意识到了,这跟我从小是一个坏孩子有关系。”

  他说,自己为挣钱耽误太多的时间了,“挣太多钱又不送人,就没劲了。我这么自私,我挣够自己花的,够我女儿在美国上学的,行了。你要真为挣钱这也没完啊,后来我写小说就是为钱写的,那时候极没有快感,为别人写作真是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