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首页 诗词 词典

年终奖:镜花水月的期盼

年关将至,在某地产广告公司任职的潘子墨(化名)开始盘算起即将发放的年终奖。身处杭州,他依然是“上有天堂,下无一房”,因此他希望年终奖或许可以为他的“筑巢计划”加一分力。

不过潘子墨依然有点忐忑,他之前经历的两家公司所施行的年终奖发放制度,曾让他一次次大失所望

2004年,国内的房地产业一路上行,从业人员的薪资水平也普遍处于高位。潘子墨从一家企业管理咨询公司转战到浙江一家民营的地产集团,主管地产项目的营销管理,税前月薪3600元。该集团人力资源部经理告诉他,每年年末员工都将获得一笔数额丰厚的“红包”。

一年很快过去,在喜庆的年终表彰大会上,他从笑容可掬的老板手中接过红包。里面有一叠大钞之外和一张红色纸条:公司祝您新年大吉,万事如意

当时潘子墨还挺高兴的,不过后来他才知道,那个所谓的红包不过是他平时被扣押的工资,并不是额外的奖金。

原来,该公司的人才流动率居高不下,人力资源系统的隐性成本很高,于是,老板就推出了“红色炸弹计划”,即从员工每个月的月薪中提取20%,这预留部分(即月薪×20%×12)累计到年底集中发放。此外,根据老板个人的喜好,酌情再给优秀的员工嘉奖钱款。两相组合,便是所谓的“年终红包”。

老板的额外奖励仅仅是一个概念,这里面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只有老板一个人知道。红包的神秘感,倒是助长了阿谀奉承之风,老板是公司政治的核心,与核心人物的距离远近决定升迁,更决定红包是厚重还是轻薄。

据事后多方了解,潘子墨明白:像他这样颗粒无收的“伪红包”,还有不少。与此同时,老板的“嫡系部队”却斩获颇丰,距离老板的远近,决定了红包的多寡。

春节过后不久,潘子墨便毅然离职。2005年3月,潘子墨转投到了另一家地产公司,幸运地做了总经理秘书,税前月薪5000元。潘子墨心里想:这次他已经身处公司政治的核心地带,自然会有更多的政治红利。

根据事先约定,公司等到项目结算之后,提取利润的10%,在年底大手笔地激励管理层,扩大惠及面。这是非常具有诱惑力的。假如一个20万平方米、均价10000元/平方米的高档住宅项目,一年内去化80%,保守估算,税后利润是2000元/平方米,那么,投资公司与旗下项目公司的管理层,在理论上可以获得3200万元的奖金。

事与愿违,在该公司的人事制度中,秘书属于行政级别,不列入管理层序列,换言之,不具备参与项目利润分享的资格。美好的愿望,再度化为镜花水月

受挫的潘子墨下定决心离开这家公司。2006年3月,他来到了一家专注于地产项目营销企划的广告公司,而且如愿以偿地做到了“管理层”。2006年,受累于宏观调控,地产公司业绩暗淡,作为下游企业,这家广告公司存在大量的应收账款。

当潘子墨在估计公司今年会有多少年终奖的时候,他看到了公司董事会的最新决定:公司是我家,兴旺靠大家。为了基业长青,2007年春节公司管理层取消年终奖金,与公司共赴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