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首页 诗词 词典

《父辈的旗帜》(Flags of Our Fathers)



相信喜欢军事的人都会记得硫磺岛战役,关于那场战争,留在我的记忆里的是美军近3万人的伤亡,平均每天消耗1万根的香烟,骁勇的海军陆战队,还有此战的重大伤亡促使美国决定对日本本土实施的原子弹轰炸,再有就是那张举世闻名的6勇士插旗的照片!

那张照片带给人太多的记忆,除了在影片中反复出现外,它曾经在现实生活中被刊登在当年美国报章头版头条、被无数摄影家和历史学家引为经典、被无限次记载在各类归纳历史镜头的书籍、邮品、海报上,并因其悲壮的历史性和宏伟的艺术角度被授予了普利策奖。

这张图片之所以被美国人如此刻骨铭心地记在心地,完全归功于双方死伤惨重的情况下幸存的五名海军陆战队队员和一名海军义务人员,他们躲避过敌人的炮火把美国国旗插在硫磺岛折钵山上。这张照片彻底振奋了美国国民的士气,这六个硫磺岛战争的幸存者被美国政府以英雄级别的礼遇接回华盛顿,接受全民的胜利欢呼。很快,那张照片出现在美国各地的商场、工厂、学校的招贴上,表现六人插旗情景的大型纪念雕塑也被树立在广场上。



这场电影将再现当年惨烈、血腥的战争场面,但这不是重点,影片更多的笔墨将着眼于6位英雄回到家乡后面临的痛苦和矛盾!受人们崇拜的英雄们无法用这一身荣誉洗去对战场上死难兄弟的缅怀、对残酷战争的恐惧,欢庆给他们带来的是作为带着记忆的活人追悔和痛苦一辈子的机会。1945年2月23日摄影师乔·罗森道尔纪录下了这流传千古的时刻,而图片中的6人最终躲进历史尘埃湮没在时移事易的人海中。



如果不是詹姆斯·布拉德利在整理父亲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他正是树立在华盛顿广场上那著名的六人中的医务兵,那段轰轰烈烈的往事可能真要永远深埋在硫磺岛的黑沙下了。在其父约翰·布拉德利去世后几年内,詹姆斯·布拉德利倾心研究二战历史,根据父亲生前的描述片断和生前书信奖章、亲身探访硫磺岛战斗遗址,将父亲和战友在硫磺岛战役前后的经历撰写成自传体小说《我们父亲的旗帜:硫磺岛的英雄》。

此书出版后一跃成为当时纽约畅销书榜的冠军,并在世界各地被广为传阅。詹姆斯在书中除了用文字详尽重现了战斗过程悲壮又残酷的细节,更重点着墨于六位战士回国后面临的种种痛苦。在全国人民如潮的拥护声中,这六人却被无法抚平的战争创伤和对战友的思念困扰,战争中经受的打击和困惑他们无法坦然面对英雄的称号,他们更愿意在胜利后回到平民的身份以此淡忘那段刻骨铭心的回忆留下的伤痕,他们只是在不得不为国捐躯的年轻生命、在炮火中守望相助的普通人。



在影片拍摄过程中,除了当年《硫磺岛浴血战》的主演约翰·韦恩外,三位战争的幸存者也亲自上阵参加了拍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以詹姆斯·布拉德利的小说为蓝本,以残酷的战争来铺陈人性。

关于这部电影的剧本,伊斯特伍德和史蒂芬·斯皮尔伯格还有段小插曲。2000年的5月,伊斯特伍德着手向詹姆斯·布拉德利买下小说的改编版权,可此时版权已经被斯皮尔伯格买下了。斯皮尔伯格买下版权后在01年将撰写剧本的任务委托给威廉·布罗伊利斯。可威廉·布罗伊利斯剧本让斯皮尔伯格非常失望,拍摄计划也被搁置。三年后,在《百万宝贝》在奥斯卡大出风头后,伊斯特伍德和斯皮尔伯格偶然聊起这部电影的构想,很快达成合作的共识,决定重新电影的拍摄。这次的编剧是《百万宝贝》编剧保罗·哈吉斯。

一个是老牛仔,一个是科技迷,但伊斯特伍德和斯皮尔伯格在这部电影上却表现出了同一个新年,那就是,不会拿这部电影成就任何一个孤胆英雄。就像显示中的6个人,他们都是出身平凡、性格独立并能在战争的残酷中呈现出人性的普通人。演员阵容也很有意思,曾出演过《撞车》的雷恩·菲力普,曾在《风语者》、《拯救大兵雷恩》扮过大兵的亚当·比奇和巴里·派伯以及保罗·沃克等-都是年轻力壮、形象和真实人物身世吻合的新生代演员。

据说影片的真实战争场景之惨烈、血腥不输当年的《拯救大兵雷恩》,希望老牛仔不让战争迷们失望。不同于欧洲起伏的群山和秀丽的田园,硫磺岛粗砺的风格将给人以萧杀的视觉感触。因为题材敏感,在和小日本无法沟通的情况下下,摄制组只能选择加州的巴什图取景,再用特效渲染出类似硫磺岛上独特的黑沙效果,影片视觉效果上也呈现出暗淡、萧瑟的怀旧色调。

壮观的场景、坚实的故事基础、精良的制作团队相信不只让影迷们期待,老牛仔似乎还想和奥斯卡再来一次亲密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