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首页 诗词 词典

男人也会疼

    酒,当然要是白酒,好酒——很烈的白酒。能在解开领带后直着脖子往肚子里倒时,让胃里着上一把火、脸上烧起一片光的那种白酒。度数一定要高。低度的白酒就象是领了外国的护照却还不得不长着张中国脸的外籍华人,黄的不甘心,又白不彻底。喝它还不如喝可乐,让二氧化碳顶出几个饱嗝,却也落得个痛快。 

四、五个男人坐在那种可以随地丢烟头的鸡毛小店里,都是知根知底的,所以谁也别装大尾巴狼,用崔健的话说:“我是什么东西,你早就知道!”只管抱着瓶子给自己灌就齐了。

酒象火,把眼睛点得通红,再加上香烟的熏烤,吸进去的是苦和辣,吐出来的是火和烟。据说,男人就是这样炼成的。“男人不抽烟不喝酒,死了不如一条狗”,谁说的?真够精辟!如果评委全是些刚刚喝得烂醉的男人,一定能评上个什么最有价值文学奖之类的。

虽然,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没了当年的那种洒脱和自在,要躲在厕所边抽着边安慰自己,全当是在品味偷情的滋味;而想如今天这样地好好喝一场,也得东呼西叫地寻得个如意的气氛、如意的人、如意的夜色,唯有这样才能痛痛快快地让自己去体会“墙倒人不倒”的境界。

然而,男人天生就离不开它们,就如这个世界不能少了男人一样。男人用肩膀去扛着日子,烟和酒用牺牲来开脱着男人……

谁让这世上有三八妇女节、有“女士优先”有通则、有妇女儿童保护法、有全国妇女权益联合会……好象女人是生活在一个野兽凶狠的世界似的,要用这样那样的节日、组织、习俗甚至法规来约束被称之为“男人”的那群家伙。

就算真的是群野兽,也还有个舔舔伤喘口气的时候呢,谁说男人就必须要刀枪不入?酒瓶空了、烟盒空了,围坐一团的几个大老爷们,不都个个痛不欲生地讲叙自己的那些辛酸活丢人事吗?砸在地上的,除了瓶子,还有痛!更可悲的是,喝了,吐了,还得洗把脸装的象个没事人似的一脸坚强,硬橛橛的得比女人少点水份,谁让是个男人!

谁让这世上还有群叫比尔·该死、雅虎之类的男人在那儿活生生地挺着个榜样状;谁让在身边还卧着些屎肚肥肠的什么款儿腕儿的,眼巴巴地等着吃口腥。都说男人巴掌拍在女人脸上叫虐待,那女人的眼光戳在男人心窝里叫什么?那叫“给你动力”!

四、五个喝的东倒西歪的男人,几乎执手相看泪眼般地喋喋不休着。说房价怎么就那么贵、薪水怎么就总是不够花? 说刘德华黎明们都四十多的小老头了,还逗的群小姑娘要死要活的,怎么自己全心全意地守着一个,还总是落着那么多不是?说为什么同样是奋斗抗战了几年后,一场恋情的结束,错的总是月亮和男人?说女人真是老虎,吃不透摸不准变化无常,可又离不开,舍不弃?说感到挺累,可死了还不甘心,活着又觉得苍白……

然后,有人说非洲人在挨饿,欧洲人在减肥,怎么亚洲人就是那么多?不明白为什么有个地方叫美国,远在天边却还能勾得身边的人心痒痒的直流口水?不明白足球篮球排球手球,为何中国男人就是不如女人能干?……

再后来,男人们就说到了女人,其实千说万说,男人坐在一起,不管醉没醉,到最后还是要扯到女人身上。想不通街上的姑娘们一个赛一个地漂亮,怎么分配到自己头上的越看越气大?更想不通以前挺有思想挺有追求的一个好人儿,怎么刚脱了白纱裙就现实的不得了?野花并不是比家花香多少,只是因为家花脸色越黄唠叨越多,干脆成了仙人掌,还自我感觉良好……

酒,总有喝不动的时候,一肚子的刀子。几个蹲在街边狂吐的男人站起来后,天在转,地在摇,却不知再说点什么好。日子还得一步一步往下挺,说了等于没说,说完心里也不是那么爽。看看表,再不回去又让她担心了。

女人问堆在床上象团泥的男人,怎么就不爱惜自己些,不知顾家一点?男人的舌头短了,可心里明白的象块镜子。多想告诉她其实特希望这酒能坐在家里慢慢地喝,多希望可以把窝在肚子里的话一吐而出,多希望可以把头埋在她怀里哭的象个孩子,多希望她能聪明一点、宽容一点、温存一点……

可是,男人当然不会说,因为从小他就受过教育,就算是撑,也得撑的象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