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首页 诗词 词典

揭谜:养一个妃子的代价!

养一个妃子的代价,也就是通常说的成本。《旧唐书》里记载,“宫中贵妃院织锦刺绣之工,凡七百人。”这让人想起大诗人李白“云想衣裳花想容”的诗来,要有七百人的一个大工厂为杨贵妃造衣裳。另外,为杨贵妃雕刻熔造做首饰的“又数百人”。

养一个妃子只穿戴这一项就需要这么多的人工。至于她的吃喝拉撒,要用多少人工那就凭我们的想像了。还有许多外地官员,寻求良工,制作首饰器物和奇装异服进献贵妃,以此升官,一个个“擢居显位”,一时“天下风靡”。“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杨贵妃要吃荔枝,李隆基就命人从广东一带飞马送往长安,为此跑死了许多人和马,吃个荔枝的成本这么大!杨贵妃有三个姐姐,李皇帝呼为姨,并封为韩、虢、秦国夫人。杨贵妃死去多年的爹被追封为太尉、齐国公,母被追封为凉国夫人。李皇帝还为杨贵妃的爹立家庙,亲自握笔撰碑,还有叔叔、两个哥哥都受封。老皇帝每年给杨的三个姐姐每人钱千贯,这仅仅是脂粉钱。杨贵妃姊妹兄弟五家,享尽一切优待和特权。每造一屋,花费以千万计,见有超过他的,拆了再造,“土木之工,不舍昼夜”。唐玄宗还把四方进献贡物大手大脚地颁赐给杨氏五家。史书上说,开元以来,豪贵雄盛没有再比过老杨家的了。李隆基为一个妃子如此烧包,真够出血的了。

唐玄宗每年十月幸华清宫。还要带着杨国忠姊妹五家,公款度假,当然都要李隆基付费。史书上记载,每家为一队,着一色衣。五家合队,照映如百花之焕发,川谷灿若锦乡,珠光玉翠,灿烂芳馥于路……笔者有幸到过骊山,参观了华清池杨贵妃洗澡的地方。当年的华清池,现在一汪死水。池边有一块石头说是当年杨贵妃踏着洗澡的。想想当年“温泉水滑洗凝脂”,何等娇贵!这让我想起了洪的《长生殿》,书中写到老皇帝看杨贵妃洗澡,简直是个“老色”,要扫黄。因为一个妃子,“从此君王不早朝”,国事尽废。
李隆基养一个妃子的代价还不只是在这里。经济账好算,还有一笔“政治账”,这笔账也都是因为杨贵妃而开支。杨贵妃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全家活人死人都受封,都从国库里得好处。那个杨国忠,杨贵妃的堂兄,利用裙带关系探测唐玄宗的好恶,然后投其所好,擢居相位,“专徇帝嗜欲,不顾天下成败”。

唐玄宗把这么大的一个权位、官禄交给无功之辈,天下抱怨,可以说直接导致和加速了“安史之乱”。杨国忠和安禄山争位争宠,矛盾日大,“故激怒使之必反”,他好从中取利。安禄山反叛,以杀杨国忠为名。潼关一战失守,震动朝野,李隆基吓得魂飞魄散,带着妃子仓皇出逃。车行至马嵬坡,护驾军士发生哗变,要求处死杨贵妃。老皇帝和杨贵妃只能天上见了。“安史之乱”,使国家元气大伤,就是那个一度“国破山河在”的惨局。

这就是养一个妃子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