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首页 诗词 词典

2045的世界什么样?

2045未来世界大会是由2045倡议及其发起人俄罗斯科技企业家德米特里•伊茨科夫(Dmitry Itskov)组织的年度大会,今年为第二届。伊茨科夫现年32岁,他把其大量财产和坚定的决心投向了掌握和征服21世纪最具挑战性和最令人兴奋的前沿领域,包括人类意识、脑机接口以及生物科技整合等。伊茨科夫的“阿凡达项目”(2045倡议的一部分)的终极目标就是要把人类从身体的束缚中解放出来。首先,确定如何把大脑和意识从身体中移植出来,让其在机器替身中存活下来,最后确定如何向电脑上传思维、意识等。实现这种数字化永生的最后期限为2045年。

2045未来世界大会的演讲嘉宾包括丘奇(率先开展首项真正有效的基因排序技术,帮助启动人类基因组计划)、发明家和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现任谷歌工程主管)、X奖励基金会创始人及科技企业家彼得•迪曼蒂斯(Peter H. Diamandis)博士(现有项目为小行星矿业)以及传奇式计算机技术专家詹姆斯•马丁(James Martin)博士,英国牛津大学牛津马丁学院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参加演讲并不意味着演讲者都支持阿凡达计划及其远大目标,但毫无疑问,这些知名演讲人的参会为2045未来世界大会增加了学术分量。

2045未来世界大会更像是二十多位各自领域的领军人物间的对话,其中许多人有过准确预测未来的记录。换句话说,这些人成功地把现在的我们与未来的我们以及科技如何把我们带向未来的各个节点串接在一起。以下六大预测描述了未来三十年的科技和生活将要发生怎样的翻天覆地变化。

后大脑图谱时代

2013年,全球领导人并没有忽视人脑的重要性和潜力。今年初,欧盟批准了一项10亿欧元(约合13亿美元)为期10年的人脑项目,目的就是要在超级电脑上模拟人脑。美国总统奥巴马(Obama)同样宣布了一项一亿美元的投资计划,为人脑活动图谱项目提供资金,以绘制人脑神经细胞和神经细胞群的复杂网络。尽管一些人批评在当前财政紧缩时期批准如此数额巨大的拨款是浪费研究支出,但是马丁相信,后大脑图谱时代与人类历史上的任何时代都截然不同

马丁表示:“虽然我们不能完全理解精确的功能性大脑图谱将会带来怎样变化,但是毫无疑问它将改变一切。”届时,大部分神经系统疾病都可以治愈。大脑移植也将是很平常的事。基因与认识的增强不仅将带来人类自我提升的全新市场,而且还会带来更智能、更高效的人类,反过来,他们将会产生更伟大的想法和创新,从而创造更多的新技术和新的经济机会。

身体开始更像是一部机器

包括库兹韦尔和迪曼蒂斯在内的数位演讲者表示,人类是唯一能够延伸生物特性的物种――数千年前,我们就已经这么做了,利用技术,我们现在可以更快地旅行,增加力量,能够听到不在听力范围内,甚至是另一个大洲的人说话。我们现在着手做的就是把这种技术更深地整合到我们的生物特性中,通过患者自己的细胞培育可移植的器官或是可移植的机器植入到人体中,以改变或改善身体机能(如心脏起搏器等)。

随着纳米技术的进一步渗入,微型设备将成为医疗和日常生活的常用设备。此外,我们已经开始明白,身体更像是一部机器,也就是说生物学和遗传学是驱动我们身体硬件的软件。我们在实验室里通过基因治疗、3D打印器官以及干细胞治疗看到了这一点――通过对“软件”的重新编码就能对身体这部机器进行重新编程。

拥有在超级电脑上模拟所有最复杂身体机能的能力意味着我们很快就会更好地修复身体中损坏的部分,优化身体出现问题的部分,最终利用移植和其他技术改善我们的身体状况和思维。丘奇表示:“未来,机器将会越来越分子化。”换言之,融合生物兼容材料、3D打印、干细胞技术和遗传学上的突破将会催生新型机器,它们并不是智能手机,看上去更像生物体。如果未来这种重生物技术的半机械人的属性让你觉得不舒服的话,你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丘奇表示:“与过去相比,我们取得了巨大进步,我们要学会适应这些变化。”

云端大脑

库兹韦尔表示,大脑移植将变得非常普遍,但这不仅仅是增强大脑功能,而将是开启云端的能力。

与我们在智能手机上点击屏幕查询网络信息或从邮件中检索电话号码一样,未来几十年内,我们的大脑将能够获取云端收集的信息,按照指数级的速度延伸。库兹韦尔表示,大脑新皮层中的神经细胞群和神经网络的数量是有限的,即大脑储存和检索的信息量是有限的。但当能直接连到云端时,从理论上讲,我们的大脑就能获得无限的信息和无限的处理能力。

库兹韦尔表示,科技将从本质上无限延伸大脑新的皮层。

2045年:永生变成现实

在可预见的未来,科技将极大延长人的寿命。

过去200年里,发达国家的人均寿命延长了一倍,随着医疗技术和改善生活质量技术的改进,我们将能够以更快的速度延长人的寿命。库兹韦尔表示,在即将来临的某一时刻,我们将可以越过一个临界点,使得人均寿命每过一年就能延长一岁。

库兹韦尔表示:“从现在开始的10年到20年间,这方面的技术将会突飞猛进,也许不到15年,我们就能达到那个临界点,届时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延长的寿命将会超过已经度过的时间。今后10年到20年间的某个时刻,健康和医疗将会出现巨大转变。”

当然,延长平均寿命并不能阻止死亡。事实上,考虑到资源不足,这会增加痛苦和疾病。不过,在伊茨科夫讨论的永生中――他讨论的是数字化永生,即大脑要么存活在机器替身里,要么上传到电脑芯片中――他指的是,在过去十年中出现的神经系统科学和脑机接口领域取得的较大突破。能对大脑信号做出反应的假肢曾是10年前科幻小说中的情节,但是在2045全球未来大会上,观众看到了一个实际可用的思维控制的假体在运动。同样,2013年听起来可笑的事在2023年会显得非常合理,在2033年甚至会非常普遍。

伊茨科夫认为,到那时,永生行业将发展良好,从而确保人的生理寿命结束时并不一定意味着意识生命的终结。他表示,永生将无处不在,不会只是富人的特权。库兹维尔就此谈到了手机。他指出,手机技术在10年内便宜了1000倍,现在手机普及到人手一部,但是在手机发展初期,只有富人才拥有手机,那时的技术并不先进,手机的功能也有限,并且还不是很好用。

库兹维尔讥讽说:“只有富人才有钱使用不成熟的技术。”当寿命延长和“永生”技术足够成熟成为主流时,成本将降到大众接受的范围之内。

技术统治者新贵

从社会经济学角度来说,在生物科技扩张的未来,并不是一切都是平等的。马丁表示:“我们周围的技术层出不穷。那些掌握最佳技术的人将成为社会精英。”这与当今设备文化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在设备文化中,能够拥有最新科技产品是社会和/或经济地位的象征。但是像iPhone只是一个产品,而身体和大脑远不止是配件或装饰品。增强认知功能的能力具有的优势远大于智能手机屏幕更高分辨率的优势。

马丁表示,技术统治者将成为新的贵族。那些拥有最好技术,而不是拥有最多物质的人,亦或是两者都有的人将成为社会新的精英。

关于《财富》500强……

迪曼蒂斯博士在回答提问时表示:“50年后,《财富》500强榜单中一半的企业将会消失。”虽然这并不是一个科学数字,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种观点仍是正确的:上个世纪非常流行的东西在这个世纪未必就深受欢迎。

这种预测似乎谁都可以,但是参考全球最被认可的成功企业榜单,你就会发现这并非偶然。这倒并不是说我们处在一个企业不断破产的时代,而是旧模式或旧行业在新时期的衰落,在新的时期,技术的巨大进步迅速改变着社会、消费者和经济。

迪曼蒂斯表示,这并不意味着企业就不重要。事实上,企业起着绝对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表示:“变革和创新的速度如此之快,这是目前任何一个政府都无法应对的。”能够自由探索新技术的灵活企业和机构不仅会成为未来数十年的最成功者,而且还将承担政府不能承担的责任:塑造21世纪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