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首页 诗词 词典

教会孩子们说不

接到一个自称是师弟的网友私信,让我留意一条微博。原来是一群我中学师弟们,用这样的方式,投诉一名中学老师,经常用“检查身体”的名义,对他们进行性侵犯。不过,那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发微博的师弟,已为人父,也因为这样,他决定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结果,引发了不少其他师兄师弟的回应。

正好我正在做关于儿童性侵犯的专题,手头有女孩子在学校被老师性侵犯的个案,事实上媒体也报道的很多,但是关于男孩子遭到性侵的,一是手头没有,二是媒体报道也不多。只是很可惜,这些师弟们商量了很久,并不愿意接受访问,他们的目的,看来就是要让这个老师得到惩罚。

我没有转发他们的微薄,因为如果只是一面之词,而且是网络的身份,既然他们不愿意接受访问,我无法确定真伪。不过这条微博在一天的时间内,就转发了二万多次,第二天,我的母校发表了声明,表示会进行调查和处理,很快,这位老师,被解除了聘约。

事情很快就过去了,但是对我来说,觉得很是遗憾,因为这样的事情,在生活中一定不是个案,而且我也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十五年前,当师弟们还是中学生的时候,他们肯定并不懂得,老师这样做是不对的,他们是有权利对老师说不的,至少,他们应该在事发之后,告诉自己的父母,如果这样的话,遭到同样性侵犯或者性骚扰的学生,就会减少太多。

我希望这些师弟能够接受访问,因为我不认为这件事情作为一个个案来了结就到此为止了,我希望透过这件被公开的个案,提醒社会这样一个事实:针对儿童的性侵犯是存在的,存在于社会,存在于学校,甚至家庭内,不单单对女孩,还有男孩。

一位来自甘肃的父亲接受了我们的访问,他的女儿,一个小学生,遭到了老师的性侵犯。她不是仅有的一个,到目前为止,愿意站出来指证的,有八个小学生。听这位父亲的讲述,其实准确的说,都是转述,因为他和他的妻子,一直在外打工,女儿是由祖父照料,而这件事情,是由祖父打电话告诉他的。

事情被揭发,起源于这个女孩的表妹,她回家和母亲哭诉,在母亲追问之下,才知道女儿害怕,第二天,要轮到自己被老师欺负了。原来这样的事情存在了差不多两年,同学之间早就知道,也知道哪几个女孩被老师欺负过了,也知道只要老师心情不好,被叫到办公室的女生,一定会被做那件事情。只是,没有人选择告诉家长或者其他的老师,直到那个找妈妈哭诉的女孩,告诉妈妈,自己的表姐原来已经被老师欺负过了。

女孩的祖父得知之后,第一时间选择了报警,事情才被揭发出来,而赶回家乡的父亲这才知道,不仅仅女儿所在的学校有这样的事情,就在同一个县,还有其他两所小学,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其实村民们几乎都知道,都在私下当成茶余饭后的话题在聊。

采访专家,专家说,其实农村的孩子,成熟的更早,因为虽然性是不能触及的话题,父母也不会教他们,但是他们很早就从大自然那里学懂了很多。只是,她们选择不告诉父母,那是因为,她们心里面知道,说出来,被遭到父母的责骂,在农村,这样的事情,往往不是加害者遭到谴责,而是被视为是害者存在行为问题,说得直白一点,自作自受

但是这位祖父还有父亲选择报警,并且顽强的要告到底,即便遭到压力,也要让加害者遭到法律制裁,专家说,这就是观念的转变,他们都曾经或者正在城市打工,不再有传统的熟人社会的种种制约。

我问孩子的母亲,有没有教过孩子,女孩子的身体是有隐私部位的,有很多地方是不能碰的,有没有教过孩子,应该如何保护自己?母亲坐在那里叹气,她说她真的很后悔,从来没有说过这些,而现在,事发之后,她告诉女儿,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放了学,早点回家。

其实不能怪这位母亲,这个社会上的成年人,接受过正确的性教育的人又有多少?我算是第一批,从课堂上学习过性知识,那是八十年代中,上海走出了中国的第一步,在一些中学试点,开设生理卫生课,我还记得,一堂课,男女分开,现在回头去想,除了知道了生理期,其他的都是空白。

坐在上海一所小学的课堂上,老师正在给我们示范,给一年级的小朋友上性教育课。老师讲述胎儿生出来的过程,告诉孩子们,生命的珍贵还有喜悦。在四年级的课堂上,孩子们已经可以准确的分辨,那些行为是不当的,比如,不能触碰女生或者男生那些隐私部位,不要轻信陌生人,如果大人和自己有不正确的身体接触,一定要大声的说“不”。

我问一个孩子,说不的时候会不会害怕?这个四年级的学生看了我一眼:“不会,这是常识呀。”在她眼中,这个阿姨显然好无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