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巴菲特捐出所有财产与仁慈无关

作者:如此深爱这片土地 阅读(2932)

中国式成见教育总爱把富人捐钱给社会附上仁慈的标签,假如死后把所有钱捐出来却不留给自己的后代,更显得人格高尚。

美国人不是这样看的。

曾经看过一个Oprah主持的电视节目,期间讨论主题就是关于一些首富们不把资产传给后代的问题。

特邀嘉宾里有巴菲特的孙女,她没有得到家族的任何遗产,连信托基金都没有(信托基金就是把一部分钱或房产等资产拨入“基金”,不用打遗产税,定明基金收益用途,例如照顾后代,每人每年得到多少钱等)。

家里只供她读完大学,她喜欢艺术,现在好像是个普通的画家之类,一个人租普通公寓住,和出身平凡的年轻人没有区别。

Oprah问她,“你外公那么富有却不留一分钱给你,你有没有尝试去争取让他给多点钱你呢?”

她回答:“呵呵,我试过了,他不给。小时候学校外出露营,我问他拿点钱出去花,他都不给。”

“不过我很幸运了,家里给我最好的教育机会,我接受教育的钱家里都出,随我读多长时间,不用背上学生贷款。”

另一个社会学家嘉宾谈到,社会之所以能稳定,就要为每个人制造公平的环境,每个人都有机会依靠社会资源及自己努力白手起家,然后得到物质财富和其他人的赞赏,这才是美国梦的真谛。

富人死后把财产都留给儿女子孙,他们的后代就拥有比别人优越的竞争起点,尤其是庞大的财产继承会制造特权阶层,别人根本不可能和这个阶层竞争,当弱势阶层越来越庞大时候,他们的人生没有了希望,就只好起来造反了,社会就会陷入动荡。

为社会最底层的人制造出路、提供一朝“跃级”的可能,是维持和谐社会的最主要手段。

所以美国为最没文化、教育程度最低的黑人提供了两个不需要文化知识的机会:成为歌影视或体育明星。

他们的收入比更多接受良好教育的医生、律师、大学教授、甚至大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收入还高。

录制组还去最贫穷的某黑人社区采访街边一个无所事事的黑人,他带着儿子,笑容满面,当被问到想不相信他的儿子以后有光明的前途时候,他信心十足地说:“那当然,我儿子以后一定是个说唱歌星或是体育明星。”

人生就如一场马拉松长跑,你认真练习,不断进步,最后取得好的名次,成了首富、社会精英,就如跑在前面的运动健将,你的成绩被大家承认了,于是得到的奖牌、奖金,但最后都要交回给大会,好让以后的比赛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所以富人有“义务”把财产回归社会,而不是留给后人。

首富们把财产世世代代流传给子孙,就相当于子孙那一辈的“起跑线”比别人接近终点,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跑得过这些特殊阶层,那别人干脆就不跑了,把这些家伙拉下来打一顿还过瘾。

富人把财富归还社会,其实也是对自己后代的一种爱护。

因此美国人对捐献所有财产的盖茨巴菲特同学并不特别崇拜,认为这是应该的。社会大众首肯的是他们是最好的长跑健将,而不是大会颁给他们的奖品奖金。

听到这种解释,一开始感到很震惊,不过想想也是,我们中国古老文化总教育大家“钱是臭的”“无欲无求境界高”,某种意义上相当于让大家都别好好跑,对于认认真真比赛的同学我们在一边唧唧歪歪地说三道四,这个姿势不美,那个身材不是运动员的料等等。

我们关注的不是自己好好练习越跑越快,我们最喜欢呆在一边期望看到跑得快的同学摔跤好有个题材供我们这些落后分子嘲笑。

但另一方面,当得到名次的同学领了奖牌、奖金后,俺们这些闲人又哈巴狗地围着他们转,期望他们能提携我们,希望走后门晋级不用跑那么长距离。

于是我们中国人花精力钻研人际关系、讲究根本与感情无关的“人情”,我们痴迷历史书籍,沉迷于过去运动名将的传奇。

唯一忘了自己最应该做的是认真参赛。

可如果大家都明白了这个道理,所有人都努力练习长跑技术的话,社会又如何能够保证每个人都有同等的机会,而不会因为地理区域、家庭背景不同,起跑线不一样呢?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