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首页 诗词 词典

很难想到结局的故事

我的头好晕,好象烧得更高了。
我不知道,一直昏昏沉沉的。我从山上跌下来的时候,天佑试图拉住我腰间的绳索,惯性太大,连他也被一起扯下来。触到地面的积雪时我昏了过去,隐约感觉天佑把我背进了这个小洞。无线电摔坏了,我不知道时间到底过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我们到底还能不能得救,我的双腿跌断了,一直没有知觉。天佑只是轻微的擦伤,他一直照顾着我,偶尔清醒的时候,看见他的脸,和他温柔的眼睛会让我感觉好些,虽然他也一直愁眉不展。
“天佑,你说其他人会找到我们吗?”
他疲惫地笑笑:“慧慧,别想那么多,还疼吗?”
“脚还是没知觉,就是觉得好冷。”
天佑往上爬了一点,把我抱在他怀里。
“好点了吗?”
“嗯。”也许只是心理作用,但我还是感觉到一丝温暖。
“慧慧,我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坏消息。”
“我们的食物快吃完了,还剩下一版巧克力。”
“那坏消息呢?”
“雪崩了,洞口被封了一大半,空气还能进来,我们大概勉强还能爬出去。”
“这算什么好消息!我们要死在这里了!”我的眼泪难过得一下子冲了出来。
“傻瓜,这是老天在让我们享受二人世界呢。”天佑笑了。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被他逗乐了,咳嗽起来。天佑轻轻拍着我的背,把我搂在怀里。
“慧慧,等我们回去了,答应嫁给我好吗?”
“我们还回得去吗?”
“当然可以,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我都没有正式向你求过婚,也许现在不合时宜,但我想这个时候你肯定不会拒绝我,所以答应我,嫁给我好吗?”我哭了,但这次是幸福的眼泪。
“好的,天佑,我答应你。”
“乖孩子,为了那一天,你一定不要轻言放弃,好好活下去,答应我好吗?”
“好的。”我拼命的点头,可又一下子晕了过去。
“好了,乖乖的睡一下,我会叫醒你的。”
“天佑,我的脚还是没有知觉。”天佑爬到我脚边。
“感觉到我在掐你吗?”
“没有。”
“这样呢?”
“还是没有。”
“这样?”
“没有。”
天佑笑笑:“呵呵,慧慧,你的脚累了,它想好好休息一下。”
“天佑,如果我不能走路了,你还要我吗?”
“要,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
“天佑…”
“好了,慧慧,好好睡,来,闭上眼睛。”我睡了过去。
再次被摇醒的时候,头晕得更厉害了。天佑拿着巧克力在我面前晃着。
“慧慧,吃饭咯。”
“你吃吧,我不饿。”
“不行,好孩子听话。”
“可我喉咙干得咽不下东西。”
天佑想了想,把巧克力掰下一小块放进嘴里含了一会儿,吻住了我。融化的热巧克力顺着他的嘴唇流进我干涸的嘴里,虽然我的味蕾已经麻痹,但我还是隐约感到一丝甜味。天佑又用嘴融化了一小块雪送进我口里。就这样一口巧克力一口雪,天佑把一版巧克力的两小块送进了我的身体里,我的胃隐约有了些许暖意,但头更晕了。
“天佑,你不吃吗?”他将剩下的巧克力收了起来。
“我喂你我的时候也吃过了。”
“你都喂给我了呀!”
“ 我还是会吃进去那么一小点的,你不是连这点都要和我抢吧,太黑了哦。呵呵。”
我握紧了天佑的手:
“你对我真好。”
“所以你要好好忍气吞声活下去呀,乖,继续睡吧。”
“嗯。”
就这样,整块的巧克力天佑都喂给了我,可他自己一点都没有吃,我问他的时候,他说洞里有山鼠,他抓到过两只,可以吃的,他连皮带肉都吃下去了,所以精力充沛。
我知道他在骗我,可他的精神还真的不错,大概是我太虚弱了吧。头晕的我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终于,我们听到了直升机的轰鸣,天佑努力的探了身子出去,说了些什么,我虚弱得已经快不行了甚至连他喊的话都听不清楚。轰鸣声远走了。
“慧慧,醒醒,慧慧。”
我努力睁开眼。
“你听到了吗?直升机飞回去取救援设备了。”
“我们终于得救了吗?”
天佑笑了。
“对不起!慧慧,他们只能带一个人走,所以,是我得救了。”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说什么。
天佑似乎看出了我疑惑的表情。
“我告诉他们,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谢谢你,慧慧,没有你我绝对撑不到现在。”
我还是没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我看见他正拿着瑞士军刀一下一下刺入我的腹腔。
“慧慧,你知道,物资是不够的,我也不知道我们究竟什么时候能得救,所以你不用感谢我把所有的食物给你,如果你活不下去的话,我就没有食物和生活下去的可能了。既然我已经获救了,我要谢谢你。”
天佑将瑞士军刀最后一次重复的插入我的身休,慢慢的旋转着。
他吻了我的额头。
“慧慧,下辈子再娶你,别了,我爱你。”
说完他拔出刀子往外爬去。我鼓起最后的力气掀起盖着我下半身的睡袋。
膝盖以下只剩一堆挂着血肉的森森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