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需要向中国学习

作者:wangjiati 阅读(1640)

倘若人们曾对中国的优势地位有所怀疑,那么,在8月8日晚上8点零8分那一刻,所有怀疑都烟消云散了。奥运会开幕式的自信、创意和规模都宣告着:“我们在这里。适应这个事实吧!”

的确,我们必须这样。然而,随着实力转移回东方,正在感受潜在经济衰退寒意的英国,是否应该听任自己缓慢衰落?我不这么认为。但为了保持我们在全球经济强国超级联盟中的地位,必须进行重大变革。

我们必须承认,在当今世界,先进的通信手段意味着企业不再受国界束缚。对一些企业而言,永远都有留守伦敦的政治和公关理由。而雷格斯 (Regus)、Charter和Henderson等其它企业,爱国束缚感则没那么强,已经迁往税收政策更有利的国家。会有更多的企业这样做。

面对“受控外国公司制度”(controlled foreign companies regime)的拟议变革,WPP自身也在审视其处境。该制度的变革将赋予英国税务及海关总署(HM Revenue & Customs)更大的海外税收权力。英国财政部(Treasury)在下一盘精明的棋,暗示它将修订计划,而改变却甚少。它应该重新审度一下这些提案。 许多国家拥有熟练工人和成熟资本,与英国一样有吸引力。就以爱尔兰为例,那里的企业所得税相当有吸引力,为12.5%,而英国为28%。对那些希望在英国 开店和已经进入英国的企业而言,英国相对很高的税率可不是件快事——同样还有我们落实新基础设施时那种令人难挨的迟缓。

仿佛为了向我们昭示它的雄心,中国宣布了一项2012年新目标。这个日期当然不是巧合。北京至上海的高速列车速度将达到每小时236公里——比目前 的子弹头列车快18公里。相反,希思罗机场(Heathrow)的运营者承认,到同年的伦敦奥运会时,新希思罗东航站楼只有局部能完工。之前,第5航站楼 的失败已令人窘迫不已,而修建第3跑道的批准则一再被延迟。这条跑道如今很有必要,然而,计划的制定以及政府的无为很可能会将其修建推迟至2020年。中 国被描绘为一个受僵化的官僚作风所累的国家,但它能成事——并准时完成。与希思罗5号航站楼耗时20年相比,北京机场3号航站楼4年完工,且规模超过希思 罗5个航站楼的总和。

政策粘滞拖延了英国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也妨碍了在此经商所必需的生活其它方面。房价过高,是因其计划过程阻碍了新的房地产开发。同样,想要普遍架设光纤系统,必须寻找其它途径。而这项技术对于现代商业的中心意义就如铁路网对于维多利亚时代一样。

人们视官僚作风为一个商业问题,但它也败坏了我们的国民医疗保健制度(NHS)——程度之严重,甚至使得美国大学的教授职位也充满吸引力,令我们的资深顾问无法拒绝。现在,NHS里的管理、行政及助理人员数要多过医院病床数量。

英国电视业放开管制的进展也相当缓慢。以英国通信业监管机构Ofcom进行的公共广播审查为例。在一系列问题中,它对准了英国独立电视台(ITV) 的公共广播义务,而该广播网希望能将放开这一规定。我很同情ITV的要求,即在切合实际的约束范围内减少地区性新闻量,并修改将其制作预算的一半花在伦敦 以外地区的规定。容许行业领先者在数字领域进行竞争,这点很关键。

媒体、创意行业尤其是金融服务部门对英国的未来很重要,但它们不是全部。中国有大规模制造业所必需的廉价人工成本,但由于掌握定价权,德国、意大利北部、日本和韩国的中型专业工程公司正显示出扩张的热情。

英国的专业制造业也具有类似机会,但我们需要合适的熟练工人。雇主团体英国工业联合会(CBI)的调查显示,四分之一的雇主对毕业生的基本读写能力 不满意,16%对他们的计算能力不满。这代表着教育竞争力,对更高学术标准的追求,以及精英主义。没错,就是精英主义。牛津(Oxford)、剑桥 (Cambridge)和其它顶尖大学应该是精英。面对来自美国的竞争,精英主义是维持我们在全球教育界声望的关键。

吸引企业到英国并将其留住,另一个要素是适居性——安全、空气和生活质量。对任何创造性行业而言,伦敦的多样性和街景都颇具吸引力,但其破坏性的房价、高犯罪率和老化的公共交通却相反。

英国的海外形象对吸引外国投资至关紧要,因而,这样的印象很重要。今年,WPP旗下的扬雅广告(Y&R)发现,世界其它地区认为英国可信、开放、宽容,但印象仍趋向于刻板:传统、有声望、傲慢、拘谨,甚至可能是乏味。因此,英国如何表现自我仍有改进的空间。

幸运地是,研究还表明,英国享有创新的声誉,而理由很充分——正如奥运庆典所证明的那样。其中一名总设计师为英国人:马克•费希尔(Mark Fisher)。但他设计的是中的表演部分——而不是英国带来的那段苍白无力的8分钟“移交”表演。这便是证据,证明全世界都赞赏英国人的创造性和技能 (即使并不总是施展在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