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你没商量,亲历“旅游陷阱”重复收费

作者:洽洽 阅读(1934)

近日,在记者从辽宁去云南旅游前,一位旅游业内人士告诉说:“东挤点,西蹭点,再加上重复收费,是一些导游的惯用手法。”

记者随团到达昆明后,云南世博国际旅行社导游吴跃江带领大家去民族村游览,果然印证了那位业内人士所说的话。


在售票处,记者看到民族村的门票价格为:成人70元;学生35元。然而,导游头天晚上收取的555元团费中,则白纸黑字地清楚写着:“民族村门票100元整”。

其实,导游宰客才刚刚开始。次日,记者随团从大理出发去数十公里外的严家大院喝白族三道茶,此项活动包含在555元团费,每人被收取了50元;之后,又去一个叫“边陲古寨”的地方游览,此项活动每人也被收取了100元。当天下午,到达丽江入住宾馆后,导游吴跃江又带大家乘坐微型面包车,去了距丽江古城10余里的束河古镇。由于在严家大院、“边陲古寨”及束河古镇,记者均未见到售票处,所以难以断定导游所收费用与实际发生的费用相比,究竟打了多少埋伏。不过,在与微型面包车女司机攀谈中,记者略知一二


这位纳西族女司机说:“开车从丽江到束河,再回到丽江,一个来回每人车费10元。”然而,在导游所收的每人555元的团费中,游览束河古镇一项却占了60元。记者头脑里有了问号:“除去支付微型面包车费用外,其余的50元哪里去了?”

从丽江回来,导游又拉大家去洱海西湖划船游玩了1个多小时,此项活动每人被事先收取80元。记者感觉与实地景观比较来,所收费用有点高得离谱,便多次向洱海西湖游览区工作人员询问景区门票价格,对方始终不肯答复。

转天,去游览位于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阿庐古洞。记者从这个景点的售票处得知,其60元的门票中,已包含了15元的索道费。辽宁方面开出的出团通知称,记者在辽宁所付的2900元团费中包含了景点的第一门票,也就是说包含了这笔索道费。但是,记者发现,导游所收每人555元的团费中,有一项就是15元的阿庐古洞索道费。

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自己所在的旅游团每名成员不明不白地多支出100元计算,那么,我们40多人就被导游宰了4000多元钱。显然,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由于旅游费用欠透明,记者再三向导游索要发票或收据,但对方一直没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