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首页 诗词 词典

天堂的凝望 -忆傅彪去世两周年 - 张秋芳

彪子离开我们两周年了。
别人总说:“一转眼就两年了。”这就像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旁人总觉得一转眼的功夫孩子就长大了,只有自家人知道,这“一转眼”的日子是要一天一天过的。孩子是可以看得见成长的,一天一个模样,而彪子却是永远地走了。
很想他!快乐的时候想他,苦闷的时候想他;喧嚣的时候想他,孤独的时候想他;顺利的时候想他,无助的时候更想他。
很长一段时间不愿参加朋友们的聚会,没有他的身影和笑声的聚会是奇怪的、残酷的但又是真实的。多少次提早离席只是因为内心实在承受不住。坐在车里,强忍的泪终于可以夺眶而出,那小小的曾经属于我们俩的空间让我可以肆无忌惮地释放压抑的情感,犹如重回他温暖的可以依托的怀抱。
很长一段时间不敢看他的作品,音容笑貌生动得令人心痛,痛如刀割。
很长一段时间看到成双成对的夫妻心里总是酸酸的。聚会的时候,出双入对的他们愈发透出我的形只影单,尽管还是笑容可掬,可心里的落寞只能独自吞咽,只盼昔日能重现。
无论大人和孩子,只要他们提到自己的父亲,我便心头发紧,总会尽量不露声色小心翼翼地观察一下儿子,怕他如我般被击中。儿子当然是敏感的。看到别的孩子在父亲面前撒娇耍赖、与父亲交谈辩论,他的眼神流露出渴望、羡慕甚至有一丝嫉妒。前不久的一天儿子告诉我,他最大的遗憾是自己还不能像一个男人那样跟父亲交谈的时候父亲就走了。儿子真是长大了,学会了思考,这是他尝到了多少酸楚苦涩而悟出的。
八月是燥热的,心却有些闷凉。八月是火红的,心却是无色的。
八月暑期是我和儿子能长时间独处的,却又是我想回避的。我想给儿子创造一个健康的心理环境,于是带着儿子出行,到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国度,心里装着我们放不下的亲人。
我知道彪子希望我们娘儿俩从容地面对生活,希望我好好把儿子抚养成人;我知道彪子不愿意看到我的悲悲切切,更不愿意看到我的软弱,那样他会不安心,他会怪我。
早已习惯了人前有泪不轻弹,因为耳边常响起他的话:“芳芳,别哭,哭没有用!”
早已决定要学会独当一面,因为他的话时常支撑我:“芳芳,我不在你身边你什么事儿都办得了!”
当我可以从容地面对那些老朋友;可以从容地倾听朋友们回忆他的往事;可以重温他讲过的经典笑话;可以不再回避观看他的作品;可以经常和儿子谈起他,谈他的为人、他的趣事、他的生活习惯、他的人生态度...我知道我的内心真正有力量了;我知道陪伴我20年的彪子在我的心里真正的永生了。
心在一起,人就不会走远,何况彪子还在天堂看着我们呢!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0d7f901000c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