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的性教育?

作者:韩湘子 阅读(3277)

看《新唐书.诸帝公主》时,讲及高祖诸女,其中丹阳公主那一节讲得细些:丹阳公主,下嫁薛万彻。万彻蠢甚,公主羞,不与同席者数月。太宗闻,笑焉,为置酒,悉召它婿与万彻从容语,握槊赌所佩刀,阳不胜,遂解赐之。主喜,命同载以归。

  偶然在网上看到,有人竟然说这是唐太宗对十八个姐夫、妹夫进行“性教育”,看完后我差点笑得喷出来。估计这些人之所以看成是“性教育”,就是因为“蠢甚”、“羞”、“同席”、“同载”这几个词,认为是薜万彻不懂得房事或怎么着,然后丹阳公主害羞,不跟他同床几个月。要说谁最爱干这种事,自然是“文化狗仔队”
喽,恨不得把能歪解的东西一并歪说了。

想来这种事从通俗角度来看,更容易被民间传说接受——民间传说嘛,最爱的就是这些帝王的“妙”事。李世民帅哥一个,十几岁就开始打打杀杀,二十几岁就当上了大唐帝国第二代CEO,风流自是难免。不过这种“性教育”绝对是没有的事。读史书,要前后连贯、结合起来看,万不可断章取义,乱了自己不说,乱了别人的历史认识就是大错了。

-------------我是分隔线

先来说说“蠢”字。这个字在今天看来,是“笨”、“不懂事”的意思,但在古语中则可以表示“行为无礼”的意思。要理解这个词,就得先了解一下薜万彻老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薜万彻的哥哥叫薜万均,祖上是敦煌人,老爸薜世雄在隋代是涿郡太守。两个兄弟去幽州时,由于武出众,认识了罗艺。后来李渊授万均上柱国、永安郡公(上柱国是正二品)。两个兄弟挺能打战,窦建德十万大军打范阳时,薜万均献计以少胜多,第二年窦建德不死心,拉了二十万人马又杀过来,薜万均和薜万彻带了几百个敢死队从地道出去,绕到窦建德后面袭击,把这老小子给吓退了。柴绍讨梁师都时二薜都去了,在途中突然碰上突厥兵,两兄弟冒险进击,干掉了突厥猛将。薜万均死后,李世民有一次赐群臣膜皮,轮到薜万彻时,误喊成薜万均,大发感叹。万均战功不小,死后陪葬昭陵。

万彻刚开始被封为车骑将军、武安县公,是李建成这边的人。李建成被李世民干掉的时候,薜万彻带着东宫的兵将们杀奔秦王府,一堆人都给吓着了,在出示李建成首级后薜万彻见大势已去,带着几十个人逃亡去了。后来被李世民召回,随李靖讨去打颉利战功不小,授统军,进爵郡公。再往后,当过右卫将军、蒲州刺史(今山西永济市)。和李勣打薜延陀部时,又是带了几百号敢死队绕到后头去,斩首三千。

薜家两兄弟爱好“奇”兵,由是唐太宗曾这样说:如今的名将,只有李勣、李道宗、薜万彻。李勣、李道宗即使没大胜,但也没大的败绩过,而薜万彻不是大胜就是大败。这么说来,万彻也算是个“奇”将了,不过这种奇将在今天看来,为主帅是不太适合的,却很是适合副将或前锋,先求稳,再用其“奇”。唐太宗晚年时,薜万彻带兵打高丽。高宗时当宁州刺史,入朝时与低能儿房遗爱很是亲近,房遗爱造反失败后,牵连万彻受死罪,临死时比较搞笑,刀斧手一斩没斩死他,他大骂刀斧手没力气,斩了三次才死,这么硬的脖子史上绝对少见。被房遗爱牵连的还包括当时威望甚高的李恪,这家伙比李治年长,是个文武全才,最是神似李世民,早年太宗想立他为太子,但被长孙无忌坚决否掉了。

-------------我是分隔线

唐太宗时以丹阳公主下嫁薜万彻,当时薜万彻已经有儿子,还封了县候。另外,万彻一世名将,说他笨是根本不可能的,不但不笨,而且还极能出奇致胜。所以,“蠢”表示的意思应该是指薜万彻“不通礼”、“举止不雅粗鲁”,而不是“不通房事”和其它,要不然,早前的儿子是怎么来的?估计薜万彻之前的老婆已经死了还是怎么着的,然后娶了公主当了驸马。一介武夫,习惯了战场上和刀剑、兵士打招呼,莺莺燕燕的事倒是不行了。

李世民家世代为官,从来都是社会中的上流,丹阳公主自然娇生惯养的,平素和她来往的都是些娇贵、风雅的人物,于是就“羞与万彻同席”,觉得他“上不得厅堂、这种粗人哪里配得上我堂堂大唐公主呢”。这“席”字在古代是指吃饭之类的事,“同席”当然不是说“同床”了。公主厌恶他的粗俗而不愿和他一起吃饭啥的,这很好理解,娇滴滴的人儿,这也讲究那也讲究,心目里的白马王子怎么也应该是个文雅、有气质的人,自然嫌弃一介武夫,何况这还是个举止不雅的家伙。(万彻的老爸是隋代的太守,想来教育、文化方面肯定是没有问题,再怎么也是大将嘛,但既然从武,行事方面比较“武”、不大讲礼是可以理解的。)

再往下看,“太宗闻,笑焉,为置酒,悉召它婿与万彻从容语”。就是说李世民知道这事后,开了个Party晚会,请了其它姐夫、妹夫一起过来聚会(应该说是把所有姐姐、妹妹、姐夫、妹夫都请了来,我想还是包括皇后之类的女人。李世民有十九个姐妹,其中一个早年夭折)。这些人都是谁呢?有柴绍、隋州刺史等,反正都是名流,有些公主估计还没嫁,所以肯定不满十八个姐夫、妹夫。这些名流加上皇帝本身都在,看到他们和自己老公都是一起的,都是平起平坐的驸马,一下子给了公主好大的虚荣心满足,估计对薜万彻的感觉也一下子好了不少(那时候都是政治婚姻,感情要婚后培养,确实也难为了她,公主又年少,容易感情用事)。

-------------我是分隔线

这还是不够,李世民在Party上,跟薜万彻玩了个游戏,也就是“握槊赌所佩刀,阳不胜,遂解赐之。”
槊,是古代常用的一种兵器。硬木制成,分槊柄和槊头两部分。槊柄一般长六尺。槊头呈圆锤状。怎么玩呢?拼起打斗是不大可能的,毕竟李世民是天子,怕万一有个闪失。槊这东西比剑长一倍,用来拼力气是很不错的,我估计就是一人“握”一边,互相推拉,比试谁的力气大。

“阳”字通“佯”,就是假装的意思,假装败给了薜万彻的意思。这有些疑问,到底两个人的气力谁更强呢?李世民马上夺天下、一箭射死李建成,武艺绝不是当时一般的武将能比,而薜万彻虽然没有李世民的“帅才”,但武艺、气力想必也是一等好手。不过不管怎么样,最终的游戏结果是李世民自己安排的——他肯定得输才行,这样才能在众人面前让公主“喜”,小女孩子家嘛,看到自己老公在皇后、姐姐们、姐夫们面前,把至高无上的、打下唐朝江山的皇帝哥哥给赢了,并且也看出了皇帝对万彻这个妹夫的重视、亲近,这是多大的面子啊。于是再也不嫌弃他“蠢”的一面了,转而喜欢上他“武”的一面。由此看来,唐太宗不管是治国还是治家,都很有一套自己的手段。于是 “命同载以归”的结果就出来了,想必之前几个月里,公主和薜万彻除了“同屋”外,就没有“同”过什么事。